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十二章 殺無赦

第十二章 殺無赦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郭浩的身上驟然升起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讓急攻而來的三人臉色一變,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他們也不是蠢人,知道今日若是不能夠把郭浩滅殺,日後,幾人絕對難逃一死,郭浩的天賦太妖孽了,今天別看他還是練皮鍛骨的境界,也許明天就要進階易筋換血之境了,到時,他們將只能任其宰割。

「哼,廢物就是廢物,即便本公子功力倒退,境界跌落,你們,依然沒有資格當本公子的敵人,阻攔本公子的路。」

一聲冷哼,就在三人的攻擊即將臨體之時,在伏家二人面露喜色,似乎以為郭浩將會被三人聯手擊中的時候,郭浩的聲音猶如利劍一般,刺入三人心中。

緊接著,郭浩一拳轟出,直擊鐘克,普普通通的一拳,卻是猶如千軍萬馬,氣勢磅礴,狂猛的拳風直接就將伏家兄弟轟飛數百丈,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卻是已經被郭浩的拳意震傷內腑,連胸口都有些凹陷,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不過區區融合境界,又豈能抵擋得了煉體境界強者的威能。

瞬間而已,就是兩人失去戰鬥力,鍾克獨自面對郭浩的攻擊,方才真正感受到了這個蒼山鎮第一天才的威勢,讓他有一種面對天地一般的渺小感覺,手上的尺子微微一滯。

郭浩既然被稱為蒼山鎮第一天才,又豈會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就在鍾克被他的氣勢所攝,攻擊微滯的一瞬間,就見他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直接站到了距離鍾克不到一尺之地,兩人的臉幾乎都提到了一塊兒,嚇得鍾克下意識的就要後退,但是很顯然,他退不了。

噼啪

鍾克心中驚懼,正要後退,卻突然感覺自己的右臂猛然傳來一股直入心扉的劇痛,這才發現,不知何時,郭浩的右臂竟然猶如一條無骨毒蛇一般,纏到了他的左臂之上,一個扭轉,竟然將他的右臂直接擰成了麻花一般,他清晰的聽到了他右臂臂骨折斷碎裂的聲音。

凡俗武技,萬蛇纏絲手,在郭浩的手中發揮出了非同一般地威力。

「啊……我的胳膊……」

轟,噼噼啪啪

一聲慘叫,鍾克還來不及再做其他反應,便又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痛,又是幾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就見到郭浩的左拳瞬間在他的胸口轟擊百餘下。

鮮血飛灑,一隻斷臂飛起,手中還抓著一柄尺子兵器,鍾克七竅流血,胸口凹陷的倒飛出去,摔在了地上,直接就昏了過去,一動不動,比伏家兄弟凄慘數倍。

鍾潤面色恐懼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從伏家兄弟出手,到鍾克出手,再到三人幾乎同時被郭浩轟飛,生死不知,這一切的發生,說起來慢,但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罷了。

一瞬間而已,郭浩就將兩名融合境強者和一名煉體境,練皮鍛骨境界的強者擊飛,倒在地上,失去戰鬥力,此時,鍾潤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男子會被稱為蒼山鎮第一天才,將他們這些年青一代的弟子壓制十

余年都抬不起頭來,單看這種戰力,幾乎就能夠和易筋換血境界的大哥相比了。

擊潰鍾克三人,郭浩沒有半點喜色,依然是風輕雲淡,好像做了一件平平常常的小事一般,實際上也確實如此,在他心裡,鍾潤幾人根本沒有做他的敵人的資格,將他們擊潰,不過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罷了。

抬步緩緩走向鍾潤,郭浩無悲無喜,一步一步走著,清脆的腳步聲伴著伏家兄弟的慘叫聲,顯得極為刺耳。

鍾潤面色有些驚慌,眼中的恐懼難以掩飾,死死的盯著郭浩,嘴角顫動,他,害怕了,他一直以為他的大哥之所以可以得到家族的重視,是因為他比自己早出生了幾年,多修鍊了幾年,如果換成是他的話,他一樣會做的不比他的大哥差絲毫。

但是如今,見到了郭浩的神威,他才知道,他有多麼愚蠢,他的大哥雖然不如郭浩,但是能夠跟郭浩並列成為蒼山鎮三大天才,又豈會弱了。

「你……你想幹什麼?」

鍾潤的聲音顫抖,恐懼的看著慢慢走到他面前的郭浩,在他的眼裡,郭浩已經成為了催命的魔神,讓他打心底里感到懼怕。

「早就聽說,鍾家當年乃是山寨盜匪起家,原來本公子還不怎麼相信,如今看來,這件事可不是什麼空穴來風,你說呢,鍾潤?」

郭浩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但是他的笑,卻是讓鍾潤更感覺脊背發涼。

「那又怎麼樣?每一個家族勢力的崛起都是有自己的手段,你們郭家在以前難道就一直是一個大家族嗎?不也是靠著一些手段,光明的,不光明的,慢慢積累起來的嗎?」

雖然心中恐懼,不過鍾潤卻還是開口爭辯道,但是很顯然,在絕對的實力之下,他的底氣很不足。

「郭家,的確,也是靠著吞併其他家族,搶奪其他家族的資源,慢慢崛起,成長為蒼山鎮三大家族之一的,可是,他們卻沒有做過欺壓普通人的事情,更沒有縱容屬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郭浩的眼神開始變得冷酷,一絲殺意緩緩透出,讓鍾潤更是恐懼,面色鐵青。

「哼,那又如何,他們能夠為鍾家的崛起貢獻一份力量,那是他們的榮幸,只要我鍾家越來越強大,他們付出再多,那也是應該的。」

雖然恐懼到了極點,但是鍾潤卻還是大聲的爭辯著,在他的心裡,鍾家就是他的一切,甚至是他的生命。

「唉,看來我的決定沒有錯,你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