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十四章 屠神百萬帝路骨

第十四章 屠神百萬帝路骨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大殿並不算高大,不過是十餘丈高罷了,但是在郭浩的眼中,這座九霄仙府卻好像無限廣大,那種氣勢,那種古老的神韻,讓他心中震撼。

「進去吧,裡邊有能夠幫助你走到最後的東西,得到那些東西,你就可以在武道上有更深的體悟,能夠走得更遠。」

正在郭浩震驚之時,白猿的聲音傳入耳中,郭浩回頭看了看白猿,白猿眼中滿是期待和慎重,向著郭浩點了點頭。

郭浩沒有再猶豫,他知道,前面或許是地獄,但是要想真正的在武道這條路上走的更遠,他就必須進去,他還有大仇未報,還要去蒼山鎮,讓那些陷害他的人付出代價,他還要找到昔年殺他親生父母的仇人,所以,他沒有選擇。

抬步而起,郭浩一步一步走向大殿,他的眼中最初的迷茫,猶豫,慢慢的隨著他的腳步而減弱,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堅定,這讓他的心中越發的激動。

踏出這一步,昔日的郭浩便已經死去,我將告別過去的一切,於火海劍山中浴火重生!

踏出這一步,我的前路便是海闊天空,管他妖魔鬼怪,管他仙神佛陀,阻我者,殺!擋我者,殺!逆我者,殺!

踏出這一步,我的雙手,將染神魔之血!我的雙腳,將踏神魔屍骨!我的雙眼,將看到蒼天泣血!

不知為何,郭浩的心中似乎出現了這樣的想法,他自然而然的開口說了出來,他的身上,氣勢緩緩升起,浩蕩的戰意直衝霄漢,捲動風雲,讓身後的白猿看在眼裡,甚是欣慰,露出了一絲微笑。

伴隨著郭浩那高亢的聲音,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九霄仙府大殿門口,大殿之上,朵朵雲霞飄起,縈繞在九霄仙府之上,讓整座仙府看起來更加絢麗多姿,不過,美好總是短暫的,不過片刻之後,仙府便如一道影子一般,慢慢的變淡,最終消失不見。

進入大殿,郭浩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大殿之中,並沒有如果好所想的那樣,如同皇宮金殿一般,金碧輝煌,堂皇大氣,而是一條路,是一條由屍骨所鋪就的路。

人族,巨龍族,黃金巨人族,鳳凰一族,虎族,玄武一族,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各族強者屍骨,被人放置在這條道路上兩旁,擺放的極為整齊,那屍骨之上的凶煞之氣讓郭浩即便離著有近百里,也同樣感覺到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身上猶如壓著一座大山,讓他的雙腿腿骨都砰砰作響。

那些屍骨已經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其上依然是溫潤如玉,晶瑩剔透,流轉著一種神秘的力量,郭浩僅僅是盯著那種力量所激蕩出的紋路,便感覺到有一種要陷入武道境界頓悟的感覺,同時,腦袋劇痛,像是要被漲破了一般,嚇得他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死物而已,豈能阻我!」

郭浩一聲嘶吼,強頂著壓力,向著那條路走去,他知道,這條路就是九霄仙府的考驗,他心中無懼,他堅信自己一定會成功,這是他的自信,這種自信自小就伴隨著他,如同他頭上的天才光環一般,雖然在半年

前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失去了它,但是如今再次恢復自信之後,這種感覺卻變得更加強大。

這些屍骨所釋放的壓力雖然強大,可是它們畢竟已經死去,而且郭浩本就是肉身強大,經過了小湖之中的鍛煉,又更上一層樓,遠超同階,堪比黃品寶器,這壓力卻是對他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阻礙,真正讓他感到棘手的是,這些屍骨主人臨死之時的怨氣,竟是被人以特殊的方法祭煉,對他的靈魂意識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讓他時不時的就會陷入幻境之中。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竭力的抵抗這種影響,讓自己保持清醒,以免陷入幻境,無法自拔,但是後來他才發現,這幻境才是這條屍骨路的真正機緣,因為每一次陷入環境之中,他都彷彿經歷了一世,讓他對於紅塵的理解更加深刻,他感覺到,這對他的武道有著極大的好處。

半個時辰之後,郭浩終於走上了那條屍骨路,站在路口,郭浩震驚的看了看這條遠遠望不到盡頭的路,路的兩旁,各族強者屍骨整齊排列,讓他感到詫異的是,在這麼多的各族屍骨之中,那位人族強者的屍骨單看體型的話,基本就是最小的了,可是他卻是感覺到,這整條路,至少在他的視線內,其他各族,所有的強者屍骨似乎都被這具人族屍骨全面壓制,顯然,目力所及,這位已故的人族強者絕對能夠輕易的碾壓任何一具屍骨的主人。

屠神百萬帝路骨,殺機驟起天地畏;

血薦軒轅我為皇,一劍凌雲入九霄。

一步步走著,郭浩的耳中似乎又響起了一聲聲吟唱,讓他感覺漸漸地陷入了一個個世界之中,他變成了那些世界的人,經歷那裡的苦與樂,喜與悲。

曾有一世,他成為了一個書生,自小聰慧過人,飽讀聖賢之書,後來參加科舉考試,一路高中案首,解元,會元,狀元,後被當朝宰相看中,招為女婿,可謂是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借著岳父的權勢,他一路青雲直上,後來宰相年邁,辭官退隱,他卻因為扶持新帝有功而成為新任宰相,輔佐新帝,天下大治,之後強敵來犯,他又力排眾議,一力主張殊死一戰,調動全國兵馬將外敵驅除,並且還開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勛,然而,皇帝大部分都是短命的,新帝因操勞過度英年早逝,留下幼帝,託孤與他。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盡心竭力,事必躬親,將整個朝堂打理的井井有條,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