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十九章 大比開始

第十九章 大比開始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蒼山鎮外,一個小小的土包之下,有一隻能容得下兩三人容身的小洞窟,郭浩盤膝坐在裡面,這裡是他小時候經常來的地方,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便隕落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即便他表現出了極為耀眼的天賦,可是他的母親卻始終不待見他,作為天才,他享受著家族最好的資源,但是卻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心中的痛苦和孤獨,而這裡,是屬於他自己的小天地。

此時他的面色有些猙獰,又有些無奈,那間小廟他依然沒有能夠走的進去,但是就在他靠近小廟的一瞬間,一股無法抵抗的氣息卻是從中隱隱透出,將他拒之門外,緊接著,他的耳邊便響起了一個聲音。

「別進來了,現在的你太弱了,我傷勢還未痊癒,無法控制自己的氣息,會傷到你的。」

那聲音有些蒼老,有些顫抖,顯然是聲音的主人在極力的控制著自己,生怕會不小心釋放氣勢,傷到他。

「前輩,晚輩……」

郭浩心情激動,顯然裡面的這位至強者並不排斥他,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就被打斷了。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麼,只是現在的你太弱了,想要為你的父親報仇,還差得太遠,太遠,快點成長吧,不要只看著小小的蒼山鎮,這裡容不下你,好了,這只是我沉睡前留下來的一絲神念,感應到你的到來,才會醒來,支撐不了多長時間,總之,記住,在外行走時,不要告訴別人你父親的名字。」

那聲音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隨即便陷入了沉寂,小廟之中也在沒有任何氣息傳出,但是郭浩感覺得到,那種恐怖的氣勢正在衝擊廟門上的一道無形結界,而且很快就會衝出,重新籠罩小院,若是他還站在這裡,只怕有性命之憂。

「前輩珍重,晚輩告辭!」

郭浩不是優柔寡斷之人,自然明白這位前輩不惜延緩傷勢恢復,也要耗費這一絲神念跟他說這些話的苦心,遂轉身一躍,向郭家外面潛行而去,回到了這個小山洞之中。

「還不夠強大嗎?」

郭浩看著自己的手掌,那上面有四個小小的血痕,那是他自己的手指甲剜出來的:「既然如此,那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強大起來,強大到讓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無法再阻我之心,擾我之意。」

他的眼中冒出鋒銳的神光,隨即便又是沉寂下去,陷入修鍊之中。

接下來三個月的時間,郭浩沒有再進入過蒼山鎮,而是直接居住在這個小山洞之中,每日進入小蒼山尋找強大的妖獸,與妖獸廝殺,一邊修鍊《九霄凌雲》功法,練習八步崩拳,同時每到雷雨天氣,他還會想辦法引少量雷電下來,用來鍛煉肉身,修鍊《雷罡霸天》煉體術,這是九霄傳承之中特別交代的,一定要與《九霄凌雲》功法一起修鍊,他不知道為何如此,但是既然傳承之主,也就是自己的師尊那麼說了,那就一定有其道理。

傳承之中還有一門劍術《斬

雷道劍》以及陣道傳承,只是他如今修為淺薄,見識短淺,根本無法看懂這兩門傳承,更不用說修鍊了。

眨眼間,三個月的時間過去,郭浩的修為已經到了易筋換血的巔峰之境,隨時都可以衝擊通脈洗髓境界,不過,他也並不著急,經歷過一次散功重修的他,深深地明白根基的重要性,強行沖關固然可以讓他的實力暴增,但是卻會留下一些隱患,雖然微不足道,但是對日後的修鍊終究會有影響,所以他要讓自己的修為達到極限,水到渠成的進階。

而且,以他此時的實力,即便是那幾位老祖出手,或許可以敗他,但是想要殺他,絕不可能。

「終於到了,這一次,鍾家,是該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摸索著手中的長劍,郭浩眼現厲色,隨即,將這柄長劍收入左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中,向蒼山鎮的方向趕去。

清早的陽光總是讓人感到溫暖,但是此時的郭浩卻是身籠寒霜一般,面色冷峻,他想殺人,想要大開殺戒,不只是因為五年前那一次陰謀算計,還因為知道了仇人的強大,讓他心中壓抑,他需要發泄,而近日,他的那些敵人們,將會成為他發泄的目標。

蒼山鎮從一早開始便極是熱鬧,這裡是進入小蒼山的要道,周邊勢力匯聚,自然是比周圍的那些鎮子要大得多,也要繁華得多,而今日,小鎮大比,更是讓所有人目含期待。

鎮子中央的廣場上,已經是搭起了十餘個屋棚,圍著中央的那座數丈高的擂台,周圍還有不少的座位,百餘名小廝在場中穿梭,布置著會場,向那屋棚之中搬運著桌椅茶具等物,此時已經有很多鎮民圍在四周,等待著看各大家族的表現了,郭浩,則是身著青衫,靜靜的站在人群之中,眼眸微閉,此時他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氣勢,讓人瞧不出深淺。

又是小半個時辰過去,原本眼眸微閉的郭浩猛地睜開眼睛:「到了!」

此時廣場之上,已經人滿為患,只有那十餘個屋棚之中,依然是空空如也,就在這個時候,三聲禮炮響起,直入蒼穹。

「有請鍾家家主鍾宏逸,楊家家主楊昊穹,郭家家主郭成天三位入場!」

一個洪亮的聲音從擂台之上傳出,就見到鍾宏逸,楊昊穹和郭成天三人並肩而行,走向最高的三座屋棚之中,沿途所過,眾人自動讓出了一條路來,三人落座,郭成天面無表情,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遠處的鐘宏逸斜斜的看了一眼郭成天,發現對方根本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