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二十章 楊家晨新

第二十章 楊家晨新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蒼山鎮大比,實際上也就是三大家族展示實力的舞台,讓所有人看到三大家族下一代領軍人物的實力,以此來彰顯武力,決定利益分配。

三大家族所有的二十五歲以下的年青一代都可以自行參加,直到哪一方再也沒有人能夠出戰為止,最終能夠站在擂台之上的一方則為勝方。

抽籤之後,鍾宏逸的面色有些陰沉,冷厲的看了一眼郭成天,不過,郭成天卻是依然沒有看他,只是面色淡然的看了看身後的幾個郭家少年,眉宇之間隱晦的憂慮之色難以化去。

「也好,就讓你們多蹦躂一會,明日定要你郭家付出代價。」

鍾宏逸心中冷哼,隨即又換上了一副笑臉,看向了那高坐主座上的青年,開始攀談起來。

「抽籤已畢,現在有請鍾家和楊家弟子,準備大比。」

老者面無表情,聲音洪亮,就要宣布大比開始,就在這時,楊家家主楊昊穹卻是站起身來朗聲說道:「鎮長大人,楊某請求,讓我兒楊晨新和鍾家鐘鳴一戰定勝負,還請鎮長大人允准。」

「哦,為何?」

鎮長眉頭微皺,搞不明白楊昊穹的意思,鍾宏逸和郭成天亦是有些疑惑的看向楊昊穹,要知道,自郭浩失蹤之後,鐘鳴已經成為了公認的蒼山鎮年青一代第一高手,楊昊穹竟是想要直接讓楊晨新和鐘鳴一戰,這不得不讓人懷疑,這位楊家家主,是不是想要攀附鍾家,誰都看得出來,如今的鐘家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只怕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蒼山鎮真正的霸主,雖然未必能夠滅的了郭家,但是起碼郭家很難再有出頭之日了。

「哈哈哈,楊家主果然是識時務之人啊!」

鍾宏逸哈哈大笑,大聲說道,還挑釁的看了一眼郭成天,似乎是在示威一般。

「呵呵呵,此次大比,我楊家無意爭奪什麼,只想保住現有的利益,所以也沒有必要再多起爭端,還請鎮長大人應允。」

楊昊穹沒有理會鍾宏逸,不過卻也沒有做什麼反駁,雖然有些高深莫測,但是很多人卻是都認為他這是默認了。

「鍾家主,你以為如何?」

鎮長轉首,看向鍾宏逸說道。

「鍾某沒有意見!」

鍾宏逸自然不會反對這等天下掉餡餅的事,他還想要家族小輩留著力氣,明天好好地修理郭家呢。

「好吧,那鍾家和楊家之間就由鐘鳴和楊晨新一戰而定。」

當事人都沒有反對,鎮長自然也不會有異議,便是宣布兩人決戰,來決定兩大家族的排名。

擂台之上,兩個少年相對而立,一人劍眉星目,氣勢逼人,鋒芒畢露,正是鍾家鐘鳴,蒼山鎮第一天才,當然,每次說其他的時候,前面總還會加上一句「郭家郭浩之後」,這讓他很不爽,心底發誓,要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自己的存在,要將郭浩徹底踩在腳下,可惜,五年來郭浩音訊全無,也許他的這個願望,永遠都無法實現了。

另一人,氣勢沉穩,敦厚樸實

,鋒芒內斂,眉宇之間不見絲毫凌銳之氣,楊家楊晨新,這是一個謎一般的少年,幾次大比,他都是以微弱的劣勢輸給了鐘鳴,但是這十餘年來,楊家在蒼山鎮的利益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大的損失,不得不說,楊家,一直是一個讓人難以看透的家族。

「你父親倒是很識時務,你放心,我不會出手太重的,而且,你的實力不錯,以後可以成為我手下的一員幹將,與我一起干一番大事業。」

看了看屋棚之中,面色淡然的楊昊穹,鐘鳴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盯著楊晨新說道。

楊晨新眼中微微顯過一絲慍怒,身上的氣勢隱隱綻放,鐘鳴的話顯然已經將他楊家當成了自己家族的附屬勢力了,區區一個土鱉家族,即便是傍上了蒼山城的一些大一點的土鱉,以楊家的底蘊,要想滅了他們也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而今,這小小的土鱉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張牙舞爪,大放厥詞,若不是……哼……

而台下的郭浩在看到此時的楊晨新的瞬間,卻是猛然一驚,這楊晨新不簡單啊,看來這幾年他都是隱藏了實力,楊家,果然深藏不漏,難怪這麼多年,雖然一直在大比中處於劣勢,但是鍾郭兩家卻始終沒有對他出手。

將那一絲慍怒隱去,回頭看了一眼楊昊穹,楊晨新深吸一口氣,面色恢復平靜,深深的看了一眼鐘鳴,微微一笑說道:「鍾兄實力強大,若是真有那麼一天,還請鍾兄多多提拔了呢!」

「放心,那楊兄可要小心了。」

鐘鳴笑笑,下巴微抬,似乎對楊晨新的表現極為滿意。

兩人都不再說話,身上的氣勢緩緩升起,死死的盯著對方。

驀然間,鐘鳴右手掌抬起,右腳微微後踏,整個人便如離弦之箭向楊晨新射去,身化光影,瞬間跨越數丈距離,出現在楊晨新面前三尺之地,一拳向著他胸口膻中穴搗去。

而楊晨新眼見鐘鳴來勢甚急,氣勢恢宏,便即身化一道清風,飄身後退,而後,在鐘鳴招式用老,欲要換招再擊之時,猛然間一個迴旋,竟是不知怎麼的繞到了鐘鳴身後,右手成爪,一招「蒼鷹擊兔」攻向鐘鳴後腦玉枕穴。

哪知鐘鳴卻好像已經預料到了他的招式一般,竟是猛地一個鯉魚擺尾,右腿上提,向著他的小腹一腳踹去。

楊晨新倒也反應迅速,就在鐘鳴的腳即將擊中他的小腹之時,就見他右膝提起,和鐘鳴的腳轟然相撞。

兩人借力分開,只感覺腳上麻木,膝蓋酸疼,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