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二十三章 王者歸來

第二十三章 王者歸來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方圓數里的廣場之上,此時已經是煙塵瀰漫,所有的人,除了鎮長老頭和那青年之外,包括各大家族族長家主,都已經遠遠的離開了廣場,面色震撼的看著那漫天的煙塵,以及煙塵之中,那若隱若現的巨山和驚天劍光。

即便是鎮長老者和那青年,也都是退到了距離原本擂台所在位置數百丈之外,皺著眉頭看著煙塵中心的戰場,因為他們兩人也感應不到戰場中心的具體情況,兩人都已經是三花境的存在,早已經修出了意念之力,可以覺察周身數里之內的一切情況。

但是如今,那煙塵之中,山之意境和劍意相互碰撞,山之厚重,劍之鋒銳,讓他們的意念之力稍一探入,便立刻受到鎮壓,根本無法看到中央的情況,兩人心中震驚不已,沒有想到,這小小的蒼山鎮,竟然出現了兩位不到三花境便已經領悟了意境的天才。

轟,唳

巨響傳出,神劍長吟,大地龜裂,足足持續了小半刻的時間,煙塵之中的聲音才漸漸消失,整個戰場之上已經是寂靜無聲,所有的人眼睛都瞪的大大的,死死的盯著戰場之中,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誰勝了,尤其是郭家和鍾家。

啪,啪,啪

輕盈的腳步聲傳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如踏在眾人心頭,讓人期待,卻又心中擔憂,亦或是,糾結。

終於,那道身影漸漸走出煙塵,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就是當年蒼山鎮的第一天才嗎?果然,即便是消失了五年時間,也不是尋常人所能夠相比的。」

「是啊,郭家,真不知道他們是該喜還是該憂,不過,應該是很後悔吧,竟將這樣一個天才逐出門牆。」

「不知道鐘鳴如何了,五年前他打敗了郭浩,不過聽說是用了一些手段,如今,郭浩王者歸來,鍾家,只怕要不得安寧了,那蒼山城的人也不可能護他一輩子,更何況,他們會不會願意為了一個小小的鐘家而得罪這樣一個天才,還是兩說呢。」

從煙塵中走出來的,是郭浩,煙塵之中,兩人交手,一招決勝負,郭浩的劍意綿綿不絕,鐘鳴雖然修為高出他一個等階,但是在意境的領悟上終究是不如他,以致後力不足,最終被他一招擊敗。

不過,郭浩也是不怎麼好受,他身上的衣服已經是破破爛爛的,嘴角還掛著一絲沒有擦乾的血跡,但是,他的眼神卻是無比明亮,因為這一戰,讓他明悟了,終於明白了那塊石碑上的劍意,雖然依然膚淺,不登大雅之堂,但是他終究是找到了方向,也算是堪堪入門了。

「你把鳴兒怎麼了?」

鍾宏逸猛然間衝出,面色憤怒,眼含殺機的看著郭浩,大聲吼道。

「倒是個老狐狸般的人物」,郭浩嘴角撇了撇,輕蔑地看了一眼鍾宏逸,若是一般人,此時只怕立刻就會出手,但是這鐘宏逸看起來憤怒無比,可郭浩卻是從他的眼中看出了一絲別樣的東西。

事實上

,郭浩此時雖然也是身受創傷,但是卻還不至於沒有動手的能力,而且他剛剛明悟意境之力,領悟了一絲石碑上的劍意,但劍,乃殺伐之氣,也同樣讓此時的他極為危險,若是鍾宏逸膽敢對他動手的話,他絕對會一劍斬之。

「五年前,我就說過,他給我的,我會加倍還回去!」

郭浩面色恢復淡然,大敵已除,他心中一片坦然。

就在這時,煙塵散去,露出了戰場中心的情景,讓所有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涼氣,即便是鎮長老頭和那青年人,也是如此。

只見原來以精鐵澆築的高大擂台此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地的鐵屑碎塊,大地之上,無數裂縫密密麻麻,觸目驚心,而在那中心,一道身影挺直站立,卻是一動不動。

「鳴兒?」

鍾宏逸面色一變,就要衝過去。

「父親,別過來!」

就在這時,鐘鳴說話了,只是他的聲音卻是有些怪異,充滿了絕望,只見他緩緩地轉過頭顱,看向郭浩,似乎極為艱難的說道:「郭浩,記得你的諾言!」

郭浩看了看他,淡然的說道:「鍾家不來惹我,我絕不會踏入鍾家一步。」

「多謝!」

鐘鳴又看了看鐘宏逸,似乎是解脫了一般,說道,隨即,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中,他的臉上開始出現一個個裂紋紅印,那些裂紋越來越多,終於,「砰」的一聲,鐘鳴整個人直接炸開,化作了一灘血霧。

剛才的一招對拼,兩人都沒有絲毫留手,鐘鳴不敵,被郭浩劍意入體,一招敗北,不過,相對來說,鐘鳴還算是一個磊落之人,五年前的事情,他也是逼不得已,被父親苦苦哀求,才算是答應了那件事。

這一次戰敗,讓他也算是明悟了一些事情,將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郭浩,換得郭浩的一個承諾,不主動出手對付鍾家,當然,郭浩從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主,鍾家如果招惹他的話,他也不會留手。

「鳴兒!」

鍾宏逸一聲悲呼,雙目圓睜,就要向郭浩出手,但是卻被他身後的鐘家眾人死死攔住,他們剛才親眼看到了郭浩的實力,又聽到了鐘鳴和郭浩的對話,隱隱也猜到,兩人似乎是有了什麼協議,只要鍾家不再招惹他,他就不會再跟鍾家為難,他們又豈會讓鍾宏逸再去招惹這個小殺星。

「怎麼?想動手嗎?」

郭浩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著鍾宏逸,輕聲的說道:「我想你也知道,我和鐘鳴的約定了,那是因為我佩服鐘鳴的為人,但是這可不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