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二十四章 蒼山城洪家

第二十四章 蒼山城洪家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鍾家敗了,鐘鳴被打得屍骨無存,沒有人去追究郭浩的責任,因為這本就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更何況兩家本就是世仇,郭浩給了鐘鳴一個承諾,雖然心中不願,但是出於尊重,他還是準備履行諾言,這是一個武者的堅持。

郭浩跟著郭成義回了郭家,讓郭家眾人感覺到興奮喜悅的同時,卻又有些尷尬,五年前,這個少年給郭家帶來了一個絕大的災難,雖然未必是他的錯,但是,他們卻沒有管這些,而是堅持將他逐出了門牆,那是他最需要家人的安慰和幫助的時候。

而今,這個少年王者歸來,讓所有人震驚,重新拿回了屬於他的榮耀,但是,很遺憾,這榮耀卻不屬於郭家,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郭浩對於郭家其他人的疏遠,正如他在走進郭家大門的那一刻所說的,我欠郭家的,今日已經還清了,日後,我與郭家,再無瓜葛。

大比結束了,但是蒼山鎮卻依然是熱鬧非凡,所有人都在議論著五年前那個狼狽離開蒼山鎮的少年,他曾是蒼山鎮的第一天才,然而一朝被廢,連家族都拋棄了他,五年過去,他卻用自己的努力,回到了這裡,擊敗了他的敵人。

蒼山鎮的熱鬧,郭浩沒有理會,在將丹藥給郭元吃下,並且為他運功催化,確認他已經沒有危險,而且,體質也被大大改善,丹田也完全恢復之後,他便準備離開了。

「浩兒,真的不能留下嗎?」

書房中,郭成天面色有些黯然,看著眼前神色淡然的郭浩,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大伯以為,我還能留下嗎?」

郭浩淡然開口,眼前的大伯從小對自己不算好,但也不算壞,他是一家之主,很多事情都要為家族考慮,五年前,他也是反對將自己逐出家族的,所以對他,郭浩倒是沒有什麼怨懟。

「也是啊,從五年前你走出郭家的那一刻,就不是郭家容不容得下你的問題了,而是,你能不能容得下郭家,如今你能夠在這危急關頭挺身而出,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郭成天面露苦笑,嘆口氣說道。

「大伯,過兩天我會去一趟鍾家,徹底解決掉這次的事情,那邊你不用擔心,等所有事都解決了,我會離開蒼山鎮,這裡,太小了。」

郭浩的聲音之中蘊含一絲殺機,讓郭成天都是心中一顫。

「你要滅掉鍾家?」

郭成天聲音微顫,倒不是因為鍾家被滅而不忍,而是覺得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了。

「不是,我和鐘鳴有過約定,只要他們不主動對付我,我不會對他們出手,不過,這個約定還有個限制,對鍾家的某些人,這個約定,無效。」

郭浩的聲音恢復平靜,但是這種平靜卻更讓人心寒。

整整一個下午,郭浩和郭成天都在書房之中呆著,沒有人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也沒有人知道郭浩對郭家到底是什麼態度,但是不論他對郭家是什麼態度,此時郭家卻有一個人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後院的一個小院外面來回踱步。

「老

四,你在外面來來回回的幹什麼?出什麼事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小院之中傳出,郭成雲面色一喜,躬身對著小院大門行禮道:「啟稟二長老,郭浩那小子回來了。」

「什麼?」

院子大門猛然打開,一個頭髮花白,精神矍鑠,但雙眸之中卻透著一股陰鷙之色的老者大步衝出,一把抓住郭成雲的肩膀問道:「那個小畜生回來了?怎麼可能?」

「郭浩回來了,而且……」

郭成雲看了看二長老,欲言又止。

「而且什麼?說……」

二長老郭涵承眼見郭成雲的表情,心中不由的有些煩躁,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而且,他還擊敗了鐘鳴,不,是殺了鐘鳴,讓整個鐘家都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與他一戰。」

郭成雲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他看到,這位二長老的眼神越來越可怕,讓他心中恐懼,他原本就不是一個有主見的人,五年前陷害郭浩的事情也是因為二長老的攛掇,因為他嫉妒他的二哥,更嫉妒他的二哥不知道從哪裡撿回來的一個孩子,竟然會有那麼驚人的天賦。

很多人都說那孩子是他二哥的私生子,但是他知道,不是,這是他的二哥親口說的,別人不信,但他相信,他知道他的二哥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說謊的人,一個不是郭家血脈的孩子,竟然享受著郭家最高的待遇,他接受不了。

「擊敗了鐘鳴?怎麼可能呢?那鐘鳴修為雖然只是通脈洗髓的境界,但是戰力之強大,已經不遜於我們這些老傢伙了,他現在是什麼修為?」

二長老眉頭皺起,聲音有些冷厲的說道。

「好像是易筋換血境界。」

郭成雲眉頭微皺,稍作思忖,開口說道。

「易筋換血?不可能,易筋換血的修為,那鐘鳴只怕一招就能滅了他,鐘鳴的實力可是半點水分都不摻的啊。定是你們看錯了,這小子只怕是隱藏了修為,不過能夠殺得了鐘鳴,也不可小視,我去找老三和老五商量一下。」

二長老說完之後也不等郭成雲回話,便是一個閃身,消失不見,只留下面色有些惶恐的郭成雲站在那不知所措。

傍晚時分,郭浩和郭成雲從書房中出來,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四大長老以及郭成雲等人,看到那三位老者和郭成雲,郭浩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不過卻沒有發作,而是轉首看向另一人,那是一個老嫗。

「浩兒,給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