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三十章 約定

第三十章 約定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這一夜,郭浩和陸離都沒有再說話,郭浩是抓緊每一分時間修鍊,他已經到了易筋換血境界的巔峰,觸摸到了通脈洗髓之境的邊緣,自然不會懈怠,只要進階通脈洗髓之境,那他自信,在煉體境之中,他將是無敵的存在。

而陸離自不用說,借著郭浩渡給他的真氣,還有體內殘留的療傷靈丹的藥力,不斷運功,調理靜脈,想要儘快恢復修為,然後去找那個混蛋報仇,好好的問一問,他到底為什麼要恩將仇報。

不過,即便有五大家族的約束,今夜的蒼山城也都註定了難以風平浪靜,十大幫會之中的陸離盟突然將幫中的其他幫派卧底一網打盡,幾乎所有的陸離盟幫眾全部出動,全城搜索,彷彿在尋找著什麼。

陸離盟的動靜太大,所有的幫會都是劍拔弩張,陸離盟封鎖了一切消息,他們不知道陸離盟想幹什麼,只能夠被動防禦,弄得整個蒼山城局勢緊張無比,甚至有趁火打劫的事情發生,一夜之間,混亂的蒼山城有七個小幫派被滅門,幫會高層盡數被殺,卻沒有人知道是誰動的手。

「天亮了!」

一夜過去,陸離的傷勢好了七七八八,讓郭浩極為震驚,那麼重的傷,竟然僅僅用了一夜時間,就基本痊癒,雖然這裡面有郭浩的幫助,還有他之前吃下的靈丹,但是郭浩卻是知道,這個陸離,實力絕對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是啊,天亮了,想必你的危機算是暫時過去了。」

郭浩看了看外面已經大亮的天空,吐出一口濁氣說道。

一夜的修鍊,雖然修為進境只有那麼一點點,可郭浩深知積少成多的道理,更何況,《九霄凌雲》這部功法看起來沒有任何特殊之處,既不像一些屬性功法一樣,有特殊的能力,也沒有強大的爆發力和衝擊力,但是郭浩卻能夠感覺到這門功法的強大,這點從他深厚的真氣,以易筋換血的境界,足以和氣沖牛斗強者相比就能夠看出來,而且他堅信,一旦他能夠修鍊那部《斬雷道劍》,把第一重的《雷罡霸體》修鍊完成,這部功法將會給他一個極大的驚喜。

「白天的蒼山城,洗去了一切的罪孽,自然是極為安全的。」

陸離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放鬆的說道。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是去聯繫那些老部下,組織反攻,還是先恢復實力?」

郭浩看了看陸離,見他如此輕鬆,不由得心下驚疑,開口問道。

「現在估計他們很多人都以為我已經死了吧,想必已經開始有了後續的行動,我如今還是先恢復實力吧,現在還不是時候暴露我還活著的消息,以往我對陸離盟的管理太過鬆散,放權太過,才會釀成如今的局面,我要看看,好好看清楚我自己親手創立的這個幫會,到底能給我多少驚喜?」

陸離目光中閃過一絲凌厲,隨後又恢復正常,聲音平靜的說道。

郭浩盯著陸離看了好一會,才是有些明悟

的說道:「你是想引蛇出洞?讓那些有異心的人自己跳出來,然後一網打盡?看來你果然還有底牌,難怪那麼放心和我合作,我很期待,你這個底牌到底是什麼?能夠讓你這個一幫之主對我這個陌生人都如此放心。」

「郭兄弟,我承認,我是有底牌可以牽制你,若非如此,以郭兄弟的實力,我沒有信心在郭兄弟你反水的情況下自保,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我陸離雖非君子,但是卻也不想陷自己入險境,但是說實話,我也的確是真心實意的和你合作,你的天賦和心性都是一等一的,假以時日,你在這蒼山城,必可成就一翻事業,甚至修為進階五氣境也都有可能,到時候即便是在這麓山郡府都算得上是一方霸主了。」

陸離微微苦笑,他也沒有想到郭浩如此聰明,竟然瞬間就猜出了他的打算,不過心底里卻是極為滿意,他要和郭浩合作,若是郭浩修鍊天賦過人,實力強大,可卻不懂智謀,那他絕對不會傾盡所有,而只會將郭浩當成一桿槍,一把刀。

「我不喜歡這種試探,以後陸盟主最好不要如此,否則,我會認為這是對我的挑釁,陸盟主還沒有真正信任我,同樣的,我也沒有完全信任陸盟主,誠意,是一點點展露的,我會展現我的誠意,七天之後我會隨你去你們的會盟大會,當然,我也希望,到時候陸盟主能夠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郭浩的目光平靜,絲毫沒有因為陸離的試探而不喜,經歷了蒼山鎮的事情,郭浩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恃才傲物,孤芳自賞的天之驕子,他早已經明白,武力並非一切,有時候,智慧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

「好,七天之後,我在陸離盟總部靜候郭兄弟,到時,我自會讓郭兄弟看到我的誠意。」

這一次陸離沒有再說其他的,而是面色凝重,極為真誠的說道。

「我很期待,不過,你要先活過這七天才行,希望七天後,我還能見到你。」

郭浩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笑容,而後直接一個閃身,離開了這座庭院,只留下面色有些欣喜的陸離一人。

「有趣的小傢伙」,陸離臉上露出笑容,口中自語說道,而後目光突然變得凌厲無比,看向殘破的窗口,聲音冷漠的說道:「怎麼?看了那麼久,聽到了那麼多秘密,不出來見一見我這個盟主嗎?」

「唉,何必呢,你若是不說破的話,還能多活一天,可惜,盟主大人,難道是因為受傷,讓您連帶著腦子都不好使了嗎?」

三個黑衣人從殘破的窗口跳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