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三十九章 所謂天驕

第三十九章 所謂天驕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轟隆隆

朱弘毅瞬間就被轟的口噴鮮血,胸口凹陷,若非是他足夠機警,被轟飛的剎那就反應了過來,在落地的時候,手掌猛然拍在擂台上,借力之下退出了擂台的話,只怕他這一次就要被宋子川接下來連續的攻擊直接要了性命了。

「該死的,竟然玩偷襲,要不要臉啊?」

「不公平,這傢伙偷襲,太卑鄙了,這就是四大城池的天驕嗎?」

「四大城池的人也太卑鄙了,別人還沒有準備好,竟然就下死手,卑鄙無恥,混蛋!」

散修之中,無數謾罵聲音響起,充斥整個會場,這些散修平日里肆無忌憚,說話也是極為難聽,各種葷的素的,都直接倒了出來,讓四大城池的人都是皺眉不已,即便是元東嶽等人都是有些皺眉,罵的太難聽了。

不過,擂台之上的那位宋子川卻是毫不動容,反而是更加輕蔑的看向那些罵得最凶的散修說道:「這是擂台,站在擂台上,就已經等於宣戰,難道你們在與人交手,生死拼殺的時候,還要讓你們的敵人給你們時間做好準備,再出手拚命不成?」

一時間蒼山城的眾多散修強者無話可說,的確如此,生死拼殺的時候,沒有人會看你有沒有準備,有的,只是勝敗,勝者生,敗者死。

可是如今的情況畢竟和生死廝殺不同,這是挑戰,是擂台戰,不過他們卻也說不出什麼道理來,散修,大多都是武夫,讀書不多,跟宋子川比嘴皮子,他們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而可以跟宋子川鬥嘴的,基本上又不屑於說這些,因為在他們心裡,也是如宋子川一般想法,既然為敵了,那就要在一定程度上不擇手段,偷襲,又算得了什麼,成王敗寇罷了。

「哈哈哈,宋兄說得對,既然為敵,還要敵人給你準備的時間,愚蠢,蒼山城的散修,竟然都是如此的白痴嗎?我,羅山城,羅興利恭候賜教!」

「左嶺城,董襲連恭候賜教!」

「興華城鍾藝華恭候賜教!」

「興華城羅碧天恭候賜教!」

「羅山城羅碧蓮恭候賜教!」

散修們無話可說,但是四城聯盟的那些弟子們卻是興緻高昂,又有九人站出,跳上站台,大聲笑著,不屑的看著眾多散修說道。

六男三女,一個個英氣逼人,站在台上,氣勢高昂的與散修對峙,毫不怯場,戰意衝天。

散修們被激怒,這一次不再沉默,九人剛剛上台,就有九道氣息沉穩的身影出現,跳上擂台,甚至連名字都沒有通報,就戰在了一起,宋子川那邊卻同時上去了三個人。

「哈哈哈,蒼山城的散修,果然厲害,你們一起上吧!」

宋子川哈哈大笑,不屑的說道,聲音充滿了譏諷和輕蔑,而後直接就動手了,和先前一樣,根本沒有理會那些所謂的規矩。

一柄長刀出現在他的手中,新月般的光刃從長刀上延伸而出,晶瑩如玉,潔白如霜的月光瞬間布滿整個戰台,周圍的空間像是水波一樣蕩漾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勢壓向那三尊散

修強者。

還未到眼前,那恐怖的刀光就將周圍的空間斬開一般,三人的衣衫都被颳得獵獵作響,甚至被直接割裂,變成一條條布條,只是瞬間三人就變成了乞丐一般,狼狽至極。

可是他們卻沒有心思關心自己的形象,因為宋子川的刀光瞬間就來到了他們的身前,鋒銳的刀芒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生死危機的感覺讓他們更是充滿恐懼。

風華漫天

刀戰天下

風雷暴

作為闖蕩修鍊界,經歷了無數生死的散修,三人很清楚,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有任何的留手,否則他們將連拚命地機會都不會有,毫不猶豫的,三人祭出了各自的最強手段,手中的中品和下品寶器被他們催動到了極致,身上甚至隱隱有鮮血滲出,三道強悍的攻擊爆發,和宋子川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刺耳的轟鳴聲傳出,那三道刀光和三人的拚命一擊瞬間碰撞,爆發出恐怖的波動,戰台都被轟的震動不已。

咔嚓

三人的攻擊將刀光粉碎,自身也隨之湮滅,三人都是面帶喜色,正要開口認輸,跳下戰台。

「哈哈哈,四大城池,無恥卑鄙,不過如此……」

嘲諷的聲音響起,尚未落下,一股致命的危機突然降臨。

就在此時,宋子川手中刀光一寒,那長刀竟然瞬間離手,在空中划過一道絢爛的光芒,那三尊散修只感覺頭暈目眩,根本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就人頭落地,鮮血飛灑。

與此同時,其他九座擂台上的戰鬥亦是幾乎同時結束,那些散修們要嘛重創,要嘛是丟掉性命,極為凄慘,可以說蒼山城的散修這一輪是輸的一敗塗地。

「太可惡了,這些世家子弟一個個身上滿是法寶,幾乎件件都是寶器,這還怎麼打?」

「仗著法寶之利,算什麼天驕,這就是所謂的世家天驕嗎?哈哈哈,不過如此。」

「說得對,那些法寶都是他們家族賜予的,可不是他們自己得來的,仗著世家大族的權勢,可不是自身的實力,世家公子,天驕天才?狗屁!」

片刻的沉默之後,下方的散修們的聲音再次響起,而且比方才更加難聽,不過這一次散修們可沒有說錯,眾多四城聯盟的弟子確實是靠著法寶才能夠勝出,讓散修們不服也正常,只是這些弟子能夠得到這些法寶,乃是他們的先祖血拚廝殺才能夠得到,算起來也可以說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沒有什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