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四十二章 勝

第四十二章 勝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會場之中,羅星宇和郭浩交戰的擂台已經被毀的不成樣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亂糟糟的戰場之中,正在交叉騰挪的兩道身影,那種恐怖的氣息,即便是元東嶽,都感到了一絲絲的壓力,面色凝重的看著兩人。

羅星宇雙目噴火,手中斷槍更加鋒銳,他的實力強大,修為更是高出郭浩整整一個大境界,可如今卻和郭浩戰到這個樣子,而且沒有佔到絲毫上風,這讓他心中恨意更深。

羅星宇修為強大,郭浩戰鬥經驗極為豐富,而且武技雖然看起來都是地級,可是威力卻是出奇的強大,而且時機把握極為精準,總是在羅星宇的招式空隙之中,找到破綻。

郭浩的劍勢猛然間變化,原本陰狠毒辣,詭譎莫測的《九幽冥劍》化作了大氣中正,綿里藏針,陰陽相合的《青陽劍道》。

倉啷一聲龍吟,劍光平地驚起,虛虛實實,罩住了羅星宇胸前要害,端的是靜如處子,動若脫兔!

而羅星宇,則是面色不變,無盡槍影閃出,猶如群星閃耀,出槍速度達到三四倍音速的程度,繚繞在槍身的螺旋氣流,化作一條條神龍,和郭浩的劍光糾纏在一起。

「殺!」

兩人的功力都已經催動到了極致,這次的對拼都已經到了極致,而且元東嶽等人都已經看出,他們兩人此時也都已經是油盡燈枯,已經無法再繼續戰下去,這一招就要分出勝負。

所有光芒都無聲的湮滅、消失,被徹底吞噬,只聽啵的一聲輕響,郭浩的劍光被寸寸湮滅,羅星宇的劍芒亦是被轟碎,無窮的劍氣和槍芒不斷碰撞,四散飛射,將兩人身上划出一道道傷口,鮮血橫流。

但是兩人都沒有半點停止,依然在瘋狂催動,一道道劍光槍芒飛射而出,將周圍數百丈都覆蓋進來,不少觀戰的散修都被重創,好在他們早就見識到了兩人的實力,有所防備。

羅星宇的槍頭穿透光幕,刺在了郭浩的身上,他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這個讓他顏面盡失,身受重創的小子終於要死了,要死在自己的槍下,而他自己,雖然暫時修為下降,可是他觸及了元神之境的門檻,很快就可以再次恢復修為,甚至更進一步,成就元神。

他看到了自己光明遠大的前程,看到這小小的蒼山城,甚至麓山郡府都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然而,他的笑意尚未收去,卻猛然間感覺到槍頭似是刺到了什麼恐怖堅硬的東西,並沒有刺進郭浩的胸口,讓他面色一變,可是還未有其他反應,他就再次感覺到了自己的胸口猛地一疼,低頭一看,就見到一柄長劍刺穿了他的胸口,狂暴的劍氣瞬間摧毀了他全身的經脈。

羅星宇口噴鮮血,被郭浩的劍氣直接震飛,倒在地上,連動都不能動一動,而郭浩雖然也是身受重創,卻依然挺直著身體站著。

「不可能,我怎麼會輸?」

羅星宇不可置信,一時間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

「這……羅星宇……敗了?」

「怎麼會?羅星宇可是三花境精氣境的強者啊,又施展了什麼禁術,實力大增,幾乎不輸元東嶽,竟然還是敗在了這個小子的手上,這怎麼可能?」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小小年紀戰鬥經驗如此豐富,還有這麼多強大的戰技,幾乎不輸神通,這羅星宇,敗得不冤,查,給我查出這個小子的來歷,一切來歷。」

整個會場沸騰了,一個通脈洗髓境界的菜鳥,戰勝了一個三花境強者,太不可思議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

倒在地上,羅星宇依然不相信,自己會輸在郭浩的手上,勉強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郭浩說道。

「你的實力比我強,單純的戰力的話,我不是對手,但是你的戰鬥經驗太少,更沒有多少生死搏殺的經驗,還有,我的身上,也有一件戰甲。」

郭浩面色微微恢復了一些,並沒有任何的驕傲,只是平靜的說道。

《雷罡霸體》絕世強悍,受了這麼重的上,又幾乎油盡燈枯,可是這麼一會的調息,郭浩就感覺自己的傷勢好了很多,幾乎能夠正常走路了。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會打敗你,一定會。」

羅星宇微微沉默了一下,突然看向郭浩說道,此時他的雙目中已經沒有了怒意和恨意,也沒有了怨毒,有的,只是戰意,是不屈的戰意。

「我等你,不過,凡是被我打敗的人,都將沒有機會再追上我的腳步。」

郭浩微微一笑開口說道,而後轉身向著場外走去,一路上所有人都是自動的讓開身體,給郭浩空出了一條通往場外的通道,另一邊,羅山城的弟子們也將羅星宇抬走。

「派人接觸這個小子,若是願意,給他一個核心弟子的身份,可以享受和嫡系子弟同樣的待遇。」

元東嶽看著蕭雲走出會場,對身邊的青衣人說道,青衣人壓下心中的震撼,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其他各城各大家族的領隊人亦是對身邊的人吩咐起來,有的是興奮,有的則是貪婪,還有的,更是殺機。

郭浩托著重創的身體,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一般,走出會場,向著那間小客棧行去,身後的一道道殺機讓他脊背都有些發涼,他早有所預料,暴露諸多底牌之後,會有人難以抑制心中貪念,暗中跟上來,卻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明目張胆。

不過,他心中並不畏懼,莫說現在是白天,誰敢動手,那就是對五大家族的挑釁,即便是沒有五大家族的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