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四十三章 顛倒黑白

第四十三章 顛倒黑白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大堂之中,靜寂無聲,所有人都是面色嚴肅,極為鄭重,不多時,清脆的腳步聲傳來,一個身穿青衣,雙眼明亮,國字臉,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緩步走來,他的面色很胖平淡,雙目之中,隱含怒意,似乎又有喜色。

「參見副盟主!」

男子步入大堂,所有人都是抱拳鞠躬,大聲說道。

大堂正中,兩個座位幾乎是並排放在中堂,不過細看的話,其中一個座位還是要靠後半身,而且上面的雕刻也明顯沒有靠前的座位精細,中年男子看了看那靠前的位子,目光中隱晦的露出一絲火熱,但是瞬息不到,就被他掩飾過去,快步走到那稍靠後的座椅前面,雙手抬起,微微有些悲傷的說道:「眾兄弟,都是自家人,無需多禮,請坐!」

「副盟主,可知道盟主大人身在何方?今日乃是我陸離盟一年一度的會盟之日,以往盟主大人都是早早到來,今日我等在此已經等候多時,卻始終未見盟主現身。」

眾人落座之後,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站起身來,走到中間拱手說道,雙目之中,精光閃爍,顯然他並不像表面那樣的五大三粗。

副盟主露出了一絲悲傷,擔憂的神色,看向大漢,那大漢很適時的露出了一絲擔憂,又焦急的神色,急忙問道:「副盟主,你這是?是不是盟主他?」

其餘人看向他們,有的露出意味深長的神色,但是很快就化作了擔憂和焦急,也有的有些茫然,不過聽到副盟主兩人的話,很快就是明白了什麼,都是焦急的看向了副盟主。

「副盟主,發生了什麼事?盟主他,沒事吧?」

另外一個,身穿黑色勁裝,臉色黝黑,雙目有神的男子站起身來問道。

「唉,諸位,盟主他,唉……」

那副盟主臉色難看,充滿了擔憂,又有些憤怒的的說道,不過卻只說了一半,並沒有多說,另一個人就適時地接上了話。

「盟主他武功蓋世,這蒼山城,除了五大家族的長老級強者,和那些天驕弟子,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副盟主,盟主到底出了什麼事?還請直說,我等,定會為盟主大人報仇雪恨。」

這說話的人修為只有易筋換血境界,但是卻極為沉穩,不通脈洗髓境界強者弱多少,年紀也不大,應該也是散修之中的天才之輩。

「影兒,你先坐下,你們也都坐下,聽我慢慢說。」

副盟主又是嘆了口氣,隨後似乎是有些疲憊的看著那年輕人說道,又讓其他人都坐下,然後走到大堂中央。

「諸位兄弟,是我張欣奕無能啊,就在七天前,我就跟盟主失去了聯繫,焦急之下,本副盟主派出盟中暗衛調查,才知道,盟主他,被人暗算,身受重創,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已經……」

張欣奕的神色極為悲傷,更有一股子刻骨銘心的仇恨,咬牙切齒的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盟主實力高強,豈會輕易被人重創?」

「是啊,盟主他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是誰,到底是誰暗害盟主,查出來,一定要查出來,不管是誰,殺無赦,誅滅九族。」

張欣奕的話一出口,大堂之中,便是立刻亂了起來,眾多陸離盟的頭領們都是面色憤怒,充滿了殺機,只是有的眼神閃爍,有的卻是真的殺意騰騰。

「諸位兄弟,諸位兄弟……」

張欣奕不動聲色的微微皺眉,暗中示意了一下眾多僕從之中的幾人,那幾人悄悄的記下了那些真的充滿了殺機和憤怒之人,隨後便是大聲叫道,一連叫了幾聲,才讓眾人的情緒稍稍穩定了下來,顯然,大堂之中大部分人都被方才他的話激怒了。

「眾位兄弟,這幾天本副盟主已經派人查清了那暗算盟主的小賊的身份,那小賊實力強悍,乃是一尊極為厲害的天驕強者,利用盟主大人性情豪爽,喜好交朋友的性格,接近盟主,乘盟主不備,突然偷襲,致使盟主身受重創,不過也有消息說,盟主雖然受創,卻也將那小子打傷,趁機逃了出去,如今下落不明,所以,當務之急,乃是趕緊找到盟主,至於那個小子,只要騰出手來,以我陸離盟的實力,隨時可以捏死他。」

張欣奕的雙目充滿了殺機,尤其是說到那個小子的時候,更是煞氣騰騰,誰都能看得出來,他說的絕非虛假。

「副盟主,那個小子是誰?我們要殺了他,誅他九族,一定要報仇,膽敢如此冒犯我陸離盟,簡直是找死,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大堂之中,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人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

「他的名字叫郭浩,左護法,想必諸位都不會對這個名字陌生。」

張欣奕雙目充滿殺機,有些憤怒的說道。

「郭浩?就是昨天打敗羅山城第一天驕羅星宇的那個小子?」

左護法面色驚異,不由得開口說道,其他人也是極為震驚,他們至少都是通脈洗髓境界的強者,甚至有幾尊還是氣沖牛斗巔峰境界,只差半步就可以凝聚頂上三花,可是面對那個少年,他們卻是自認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

「那郭浩實力強大,雖然只是通脈洗髓的境界,可是卻能夠力敵精氣境的羅星宇,戰力之強大,難以想像,若是他突然出手,重創盟主,卻也是輕而易舉,只是,他為何如此?昨日他的戰鬥我也看了,這個人一招一式都是堂堂正正,出招之時,略帶一絲宗師氣度,絕非那種卑鄙無恥,大奸大惡之人啊。」

先前那黑色勁裝的男子點了點頭,隨即卻又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