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四十四章 唯殺而已

第四十四章 唯殺而已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哈哈哈,陸盟主這是妄自菲薄了,蒼山城十大幫會,陸離盟表面上是墊底的存在,但是那是因為其他幫會背後都有世家大族支持,陸盟主能夠以一己之力,擋住各大家族的壓力和各大幫會的各種手段,數十年,十大幫會多有興衰,唯有你陸離盟始終保持著名次,實力穩步上升,要說你陸離不放在洪家眼中,那這蒼山城之中,還有誰能夠放在洪家眼中?」

老者哈哈大笑著,搖頭說道,雙目利芒閃爍,死死盯著陸離,好像想要看清楚他的心裡的想法似的。

「前輩真是過獎了,陸離可不敢當,我陸離盟能有今日,那是陸離盟上下兄弟齊心協力,奮力拚殺的結果,可不是我陸離一人之功,所以我陸離盟將來如何走下去,也非是陸離一人說的算,還請前輩再稍後幾日,本盟今日會盟,晚輩定會儘力說服本盟兄弟,歸附洪家,還請三位前輩放行。」

陸離微微一笑,抱拳說道。

「哦?那倒是巧了,今日我兄弟三人正好也沒有什麼事情,就跟陸盟主走一趟吧,也好給陸盟主幫幫忙。」

老者滿臉笑意說道。

「這,就不用麻煩三位前輩了,我陸離盟會盟,乃是我盟中之事,外人參與,多有不便。」

陸離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婉拒說道。

「陸盟主,只怕你沒有選擇了,今日,你也沒有機會去進行會盟,若是不願臣服,你今日只有一個下場,埋屍於此。」

看著陸離絲毫沒有屈服的意思,左邊的老者突然不耐煩的開口大聲說道。

這一次,雙方算是徹底的撕破了臉皮,原本三人也就沒有打算放過陸離,即便是他屈服了,願意歸附洪家,他們也會對他出手,將他的修為廢去,因為他們已經選好了陸離盟中的代理人,陸離乃是陸離盟的創始人,在陸離盟威望太高,一呼百應,絕對不是洪家用來控制陸離盟的最佳人選,而且以他的聰明,他甚至有可能會利用洪家的資源,發展壯大自身,最終尾大不掉,讓洪家自食其果。

「看來三位前輩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放過晚輩啊。」

陸離也收起了虛假的笑容,雙目肅然的看著眼前的三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只要你自廢修為,歸附洪家,我洪家自會給你一個養老之所,讓你平安富貴的度過餘生,陸盟主,考慮的如何?」

右邊的老者陰測測的嘿嘿一笑,危險的盯著陸離說道。

「看來洪家,是真的不想給我一點點的生路啊,那就,戰吧!」

陸離搖了搖頭,目光越來越鋒銳的開口說道,話音未落,他就出手了。

「小心!」

中間的老者一直防著陸離,就在他出手的瞬間,老者亦是大喊一聲,同時出手,與此同時,廢院子周圍,一道道神光衝起,瞬間化作一座大陣,竟然將這座宅院周圍方圓十餘里全部遮掩,裡面的一切聲響都無法傳出,洪家早有準備,就是要在此除去陸離。

陸離和老者交手,

瞬息間就是數百招過去,看起來只是氣沖牛斗境界的陸離,竟然絲毫不落下風,甚至還將老者壓制。

「果然,你一直隱藏修為,不過,再怎麼藏,也改變不了你今日的結局,跟我洪家作對,註定了你的下場。」

另兩名老者亦是反應過來,加入戰場之中,其中一個大聲笑著說道。

「多說無益,一戰而已!」

陸離冷冷說道,手上的動作毫無滯澀,在三尊精氣境的強者的圍攻下,遊刃有餘,他的實力一開始不過表現出氣沖牛斗境界,一交手就成了精氣境,如今又加上兩尊同階強者,他依然是不溫不火,彷彿永遠沒有盡頭一般,讓三個老者越來越心驚。

廢莊園這邊打得天昏地暗,陸離盟那邊也是吵翻了天,陸離盟是陸離一手建立,如今即便他已經失蹤,陸離盟之中,包括普通成員在內,八成以上的人,依然是極為忠心,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否則,決不允許任何人輕易的坐上盟主之位。

副盟主張欣奕一方,以張欣奕為首,有右護法等十餘位香主舵主支持,想要選出代理盟主,全權執掌陸離盟一切事務,當然,這個所謂的代理盟主,自然是要由張欣奕擔當。

而另一方,則是以左護法為首,有數十位香主舵主支持,這些都是當年跟隨陸離一起打天下的老人,他們都堅持要等到陸離有消息了,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否則,就暫時收縮防線,讓出一部分利益來,穩住各方,再徐徐圖之。

剩下的不到一成的人,則是搖擺不定,沒有表態,一直保持觀望態度,在中間和稀泥。

「如今盟主不知所蹤,我們當務之急,是找到盟主,儘快把盟主救回來,至於選代理盟主的事情,還是暫時擱置,確定了盟主的消息,再從長計議才是。」

「從長計議?怎麼從長計議,如今我陸離盟群龍無首,若是其他幫會前來攻打,我們如何應對,誰來統籌指揮?若是無人統籌,那我陸離盟就如一盤散沙,如何是敵人對手,我陸離盟豈不是要面臨滅頂之災?」

「諸位,諸位,先冷靜一下,冷靜一下,我等再好好商量商量,再大的問題,總有解決之策,都是自家人,萬萬不要傷了和氣才是啊。」

大堂之中,氣氛緊張,三方之間,誰也說服不了誰,漸漸地,張欣奕似乎是失去了耐心,面色變得越來越冷,誰也沒有注意到,大堂外面,陸離盟總部的守衛們已經倒了一地,一道道身影已經悄悄的將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