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六十五章 夜入洪家

第六十五章 夜入洪家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面色蠟黃的男子在這裡一直坐著,時不時的拿起手邊的茶杯,抿一口茶水,直到傍晚時分,才是結賬離開,店主雖然奇怪這人的行止,但是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商人,自然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倒也不會去過問。

第二日,這男子又一次到來,這一次除了喝水之外,還一整天幾乎都看著手中的一個碎鐵片一樣的東西,不知道幹什麼,還是到傍晚,就結賬離開了,接下來一連五日,這男子都是準時過來,然後傍晚離開。

第六日夜晚,因為數日以來四大家族的聯合搜捕,許多曾經和四大家族有仇怨的散修和小家族都遭了秧,讓蒼山城風聲鶴唳,原本徹夜繁華的蒼山城也變得蕭瑟起來,晚上已經很少有人出現,街道上熙熙攘攘,基本都沒有什麼人,四大家族的護衛時不時出現在街道上,盤查過往的行人。

陰暗的角落裡,所有的護衛都沒有發現,一個瘦小的身影正在快速潛行,他的速度很快,幾乎化作了一個影子,可是卻沒有帶起任何的波動,連空氣都是平靜無波,即便是那些護衛在他身邊經過,都是沒有任何發現。

很快,黑影出現在了一個比較小的街道上,然後一個閃身,跳入了旁邊一處宅院之中,隨後又是幾個騰挪,穿過這個宅院的後院,而後再翻過了一座高牆,就出現在了一處豪華,優美的花園之中。

「好一個洪家,區區一個後花園,都布置了這麼精密的陣法,蒼山城五大家族,果然底蘊深厚。」

黑影在牆根一個陰影之中,雙目凝重的看著花園之中的一切,好長時間後,才是低聲自語道。

隨後,黑影雙手開始翻動,他的身體體表,一道道暗色的符文閃爍著,片刻之後,那些符文越來越亮,緊接著就見到這黑影的眉心有一點點亮光閃爍,這些符文似乎受到牽引,化作一條數丈長的光道,向著花園之中延伸而去。

然後這黑影踏上光道,開始一步一步走入花園之中,周圍有一道道陣紋閃爍,但是遇到黑影腳下的光道,卻瞬間就黯淡了下去,沒有驚起任何波瀾,黑影很快走入了花園之中,消失在盡頭。

不一會,黑影出現在了宅院的主要區域,一隊隊護衛,幾乎每隔不到十息,就會巡邏一遍,一個個至少都是氣沖牛斗境界巔峰,氣息強大,盡顯稱霸蒼山城數百年的家族底蘊。

而且在暗處,還有一些死角和假山之中,還有一處處的暗哨,幾乎將整個宅院的每一處視線可及之地覆蓋。

不過,那黑影似乎對這處宅院極為熟悉,尤其是那些暗哨,明崗暗崗,每一次都能夠巧妙的避開那些崗哨的視線,沒有驚動任何人,就來到了宅院深處,一座頗為豪華的小院子之中。

「都這麼久了,還沒有那小畜生和陸離等人的下落嗎?」

書房之中,燈火通明,一個威嚴的聲音傳出,那黑影緩緩的移動到了書房的窗戶下,一動不動,竟然如一塊石頭一般,一點氣息都沒有散出,就連院子里的一些蟲螯都沒有停止鳴叫。

「啟稟家主,屬下已經查探清楚,那日遺迹毀滅之後,那小子就再也沒有出現在

蒼山城之中,不過也是在那一日,九霄宮的眾多骨幹弟子分散化妝出城,隨後就消失蹤跡,等到那邊的消息傳來,我們動手,也只是抓到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外圍人員,根本不知道那些人逃到了哪裡!」

另一個聲音雄渾的人開口,似有怒意,又有些畏懼。

「下落不明,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要知道的是,五天了,五天的時間,你們除了借故巧取豪奪,剷除異己之外,到底有沒有進展,知不知道那些混蛋到底藏在哪裡?」

威嚴的聲音充滿了怒意。

「家主,我們推測,那些傢伙一定是進入了小蒼山山脈,躲了起來,我等已經安排人圍堵小蒼山山脈的各個路口,發布懸賞,進入山脈之中搜尋,五天時間,想來以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穿越小蒼山山脈,進入麓山山脈之中,而且,他們只怕也沒有膽子進入麓山山脈之中。」

這個時候,另一個聲音輕柔,卻充滿了自信的人突然開口了。

「小蒼山山脈,對,他們一定在小蒼山山脈之中,小蒼山山脈是麓山山脈的支脈,山脈深處的大妖即便是五氣境的真人也都不敢輕易招惹,他們必然也不敢進入深處,派人,馬上派人,進入小蒼山山脈之中,一定要找到這些混蛋,我洪家的威嚴,不容挑釁,既然挑釁了,那就要付出代價,最慘重的代價。」

威嚴的聲音極為震怒,幾乎是大吼著說出這些話。

「家主放心,我們已經派遣了大批高手,在小蒼山山脈各個要道進行地毯式搜尋,另外還發布了冒險任務,現在整個小蒼山山脈外圍,都已經被傭兵團全部覆蓋,他們有數百人,目標極大,只要他們沒有離開小蒼山山脈,就絕對逃不過這種高密度的搜索,不過現在我們要小心的,卻是郭浩那個小子,屬下懷疑,這小子只怕是沒有進入小蒼山山脈。」

就在這時,那個聲音輕柔自信的人再次開口,讓窗口下的那個黑影微微一顫,好在這黑影控制的極好,並沒有發出任何聲息。

「沒有進入小蒼山山脈?難道他離開蒼山城了?應該不會,那小子身上的秘密可是麓山郡府西北地域所有家族都極為覬覦的力量,無論在哪個城池出現,他都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逃走的,更何況五天時間,根本不足以讓他離開。」

這位家主似乎有些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