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零六章 讓你死三天

第一百零六章 讓你死三天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暗魔森林的一處隱秘的草叢中,兩個狼狽的身影大喘著粗氣,一男一女身上都是滿身鮮血,其中一人還少了一條胳膊,面色痛苦。

「是那小畜生,他故意把我們引到了那個魔族駐地,好深的心機,好惡毒狠辣的手段,真是大意了。」

男子目光陰冷,僅剩下的一條手臂也滿是鮮血,手中握著一張大弓。

「我一定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等這邊事情一了,我就去蒼山城,那個九霄宮,還有蒼山鎮的郭家的人,全部殺了,小畜生,小混蛋,竟然敢如此算計我們,該死的老鼠,你為什麼要擋在我身後?」

女子的目光陰毒,帶著淚水,口中不停的詛咒低聲罵著。

這兩人正是追殺郭浩和肖雄義的四位弓箭手之中的老大和老三,當日郭浩將他們引到魔族駐地,發現了那座陣法,他們還以為是郭浩為了躲避他們布置先來的隱匿陣法,四人直接聯手將陣法轟破。

卻沒有想到,陣法裡面衝出來的,不是郭浩和肖雄義,而是數百名魔族,其中還有一尊離火境界的暗影魔族和一尊葵水境界魔族,四人連放出第二箭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重創。

若非是老二老三拚死阻攔,他們只怕就要全軍覆沒了,那女子的實力並非多強大,是那追蹤郭浩的老鼠拚命替她擋住了一尊葵水境界魔族,才給她創造了逃命的機會。

「放心吧,他跑不了,盯上他的人可不止我們一方,後面還有四隊人馬,應該是麓山城的幾個大家族的人,這小畜生得罪的人太多,只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敵人。」

男子雙目狠毒,冒著怨毒的冷光,低聲說道。

「我一定要讓他死在我的手上,老大,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要不要聯絡其他人,一起圍剿那小子?」

女子眼中怨毒無比,狠狠的說道。

「不用,我們傷勢太重,繼續在這裡停留的話,會很危險,只能先離開這裡,回王府,其他人的任務是找到魔像聖物,那才是我們此行的主要目的,跟魔像聖物相比,那小畜生算個屁。」

男子搖了搖頭,看了看外圍的方向,隨後說道。

「說得對,等到我們騰出手來,一定要讓那小畜生生不如死……」

女子陰毒的說道,然而還沒有說完話,那男子就是面色一變。

「小心……」

只來得及喊出一句,就見到一道雷光閃爍,一個龐大的身影從天而降,金色的手掌壓下,那男子臉色鐵青,催動真元,一道道金木之氣在他身前凝聚,轟向攻來的金色佛像。

轟隆隆

就在這時,他的身後,一桿長槍破空而來,鋒銳無比,直接刺入了他的後背,鮮血橫流,只是瞬間他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破壞力量爆發,將他體內經脈轟的七零八落。

而距離他不遠處,那女子,此時卻已經是眼神渙散,白皙的脖頸間,一道鮮紅的血印上,還有一絲絲電話閃爍,雙目之中,充滿了不甘。

「你們,好卑鄙?該死!」

男子口角流血,身上一桿長槍直接從右肩將他穿透,恐怖的破壞力量,讓他瞬間就失去了反抗之力。

「卑鄙

?你們四個五氣境的強者,在偷襲我們兩個小小的元神強者的時候,有沒有覺得自己卑鄙?」

一個年輕的男子一身白衣,手持一柄散發著雷光的長劍,從草叢中走出,不屑的看著他說道。

「是你這小畜生?」

男子剛開口,臉上就挨了一個耳光,打得他暈頭轉向,幾顆牙齒都掉在了地上。

「好好說話!」

郭浩收回手掌,冷冷說道。

「嘿嘿嘿,五氣境強者的耳光,感覺怎麼樣?」

男子雙目冷冷的盯著郭浩,這時候肖雄義卻是從後面的草叢中走了出來,看著郭浩說道。

「你們兩個畜生……」

「啪……」

男子雙目陰冷,充滿了憤怒和怨毒,再次開口,卻又被打了兩個耳光,卻見到肖雄義搓了搓手,低聲說道:「也不怎麼樣嘛,就是皮厚點,手疼。」

男子也明白了,這兩個混蛋就是故意在折磨他,折辱他,他越是如此,這兩個混蛋的手段就越是讓他難受。

「說吧,你們想怎麼樣?」

好一會後,男子才是冷靜下來,看了一眼遠處女子的屍體,眼中閃過一絲利芒,看向郭浩兩人問道。

「這句話貌似該我們問你吧,你們想幹什麼?」

郭浩走到男子身前,一掌拍出,擊打在男子胸口,一股龐大的蘊含著戊土秘境之力的真元直接沖入男子的丹田和元神之中,將他的修為徹底的封印,同時開口說道。

「咳咳咳……你……」

男子大驚,被引動傷勢又咳了兩口血,看著郭浩,他能夠感覺到方才那一掌威力並不強,但是卻蘊含著一種極為恐怖的力量,竟然讓他的金木之力都被封印,難以調動。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要對付我們兄弟?」

肖雄義也是上前問道。

「我若說了,你們能放了我?」

片刻後,男子也是認命了,眼中閃過絕望的神色,情緒低落的說道。

「不能!」

郭浩果斷的說道,笑話,他們四人一看就知道乃是軍中之人,實力強大,卻被派出來追殺他這個無名小卒,顯然他們身後的人實力極強,根本不可能輕易放手,這個時候,再把他放了,那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既然如此,我為何要告訴你?」

男子面色不變,冷冷說道。

「呵呵呵,你說,可以死的痛快點,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