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進入暗沼摩崖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進入暗沼摩崖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郭浩沒有追殺田傷,王蘇說得對,像他們這種大家族的天驕子弟,肯定都有護道者,就像秦雲,即便是金焱軍團被魔界牽制,難以派出大能強者為他護道,可也派出了五氣境巔峰的強者保護他,可惜被卓合力那個紈絝的護道者偷襲殺死了,否則他們也不會如此被動。

郭浩的實力強悍,竟然能夠擊敗田傷,即便是特殊情況下,那也已經很了不得了,起碼五氣境離火境界以下,除非是那些大勢力的繼承人級別的天驕,否則沒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郭兄弟,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竟能夠擊敗田傷,方才是我等有眼無珠,不識璞玉,還請見諒。」

趙無咎上前,大笑著拱手說道。

「趙兄言重了,小弟不過是佔了些便宜,是田傷太輕敵大意了,若是正面決戰,小弟絕不是他的對手。」

郭浩卻是搖了搖頭,並沒有在意方才的勝利,只是淡然的說道。

「不必謙虛,郭兄,你的實力絕對不下於一般的離火境強者,可笑方才田傷和晉觴黎還如此輕視於你,真真是自取其辱。」

王蘇也是極為佩服的看著郭浩說道,郭浩能夠如此輕易的擊敗田傷,他們也是沒有想到,一個元神強者,竟然能夠跨大境界擊敗田傷這樣的天驕。

「這兩位也是我的朋友,元傾城和肖雄義。」

郭浩走回元傾城和肖雄義面前,對趙無咎和王蘇介紹說道,此時肖雄義的氣息已經平穩,他並沒有直接被田傷擊中,所以只是氣血震蕩,並沒有受傷。

「肖兄,元姑娘,幸會!」

趙無咎和王蘇笑著拱手說道,見識到郭浩的實力,對於郭浩看中的兩人,他們自然也不會再如先前那般輕視了。

「趙公子,王公子,久仰大名!」

元傾城和肖雄義也是拱手回禮說道。

「我們就不必如此客氣了,暗沼摩崖看來是快要開啟了,我們還是做好準備,進入暗沼摩崖之中,還有許多兇險需要我們渡過。」

秦雲此時卻是笑了笑說道。

「雲弟說得對,大家都是兄弟,無需如此客氣,進入暗沼摩崖之中,還需要精誠合作,郭兄弟,你還是好好調息一番,先恢復實力吧。」

王蘇也是大笑著,拍了拍郭浩的肩膀說道。

「好,諸位也做些準備吧,我先調息一番。」

郭浩盤膝而坐,體內真元瘋狂涌動,開始在體內經脈之中流轉,丹田之中,陰陽太極圖也有一個個陰陽符文閃爍,一座仙府微微震動,他的氣息變得越來越沉穩,厚重。

一日之後,暗沼摩崖之中,一陣陣呼嘯之聲傳出,無數的符文從迷霧中閃現,一道道光芒閃爍,就見到迷霧翻騰,那些符文開始黯淡下去。

「開啟了!」

就在這時,閉目調息的眾人都是睜開眼臉,驚喜的看向那迷霧的方向。

「走!」

不少人都是驚喜的直接衝出,沖入迷霧之中,消失了身形。

「我們也走吧!」

王蘇等人站起身來,趙無咎大笑著說道,隨即就向暗沼摩崖衝去,他的身後,王蘇和秦雲緊緊跟隨,

郭浩則是帶著元傾城和肖雄義,沖入迷霧之中。

不知道下落了多久,一行六人才是腳步落地,出現在一處懸崖之下,漫天的大霧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灰濛濛,看不清晰的天空,此時眾人才發現,在這裡,所有人的神識都被壓制了,只能夠靠著視力和那一絲感覺來探查周圍的環境,這讓他們都是凝重無比。

對修鍊者來說,沒有了神識,幾乎就等於凡人失去了雙目,一旦遭遇危險,往往連躲避的時間只怕都沒有,就要被吞噬掉。

「大家小心,這裡壓制神識,萬萬不要大意。」

王蘇和趙無咎都是面色極為凝重,王蘇低聲說道。

「王兄說得對,我在前,王兄在後,郭兄在中,肖兄弟和秦兄弟保護元姑娘,我們不用著急,寧願慢一點,也不能輕易的陷於險境。」

趙無咎雖然性子直爽,但是卻也是極為細心,關鍵時刻也都是極為冷靜。

眾人當然知道,這暗沼摩崖的恐怖難以想像,稍有不慎,大能都要殞命,一個個都是極為謹慎,跟在趙無咎身後,緩步向前行去。

走了沒多遠,一道青色的霧氣猛然間從地下射出,直奔趙無咎的眉心而來,一股陰寒的氣息讓趙無咎都是全身發涼。

「小心!」

郭浩等人都是大驚,趙無咎卻是並無慌亂,一掌拍出,手掌變得赤紅,剛猛霸道的火焰氣息洶湧而出,和青氣碰撞在一起。

趙無咎猛然間後退,那青氣被他拍散,然而趙無咎卻是看著自己的手掌,一陣失神,郭浩等人上前,卻發現他的手掌上,一個細小的血孔,正有死死黑血流出,他的整個手掌都幾乎變成了黑色,趙無咎趕忙拿出兩顆丹藥,服了下去,片刻間,他的手掌便漸漸恢復光澤,鮮血也變成了紅色。

「好烈的毒性!」

郭浩微微皺眉,那道青氣顯然絕非凡物,只是地下冒出來的一道青氣而已,竟然就帶著如此恐怖的毒性,若是被擊中眉心,那不是瞬間就要被腐蝕元神,魂飛魄散嗎?

微微休息一會,等趙無咎身上的毒素全部被煉化,他自己也恢復之後,眾人才是繼續上路。

「看那邊,那是……」

又是繞過了幾處險地,肖雄義突然開口,指向遠處懸崖之地大叫道。

郭浩等人順著他的手指看去,卻發現那裡一處崖壁上,一顆三尺高的小樹,上面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