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字真言的奧妙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九字真言的奧妙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誰都沒有想到,郭浩如此果斷狠辣,一言既出,立刻就下了殺手,均已的實力本來就比郭浩弱了太多,加上又是太過自信,認為郭浩不會冒著得罪這麼多的種族勢力的危險對他們出手,若是他知道,幾個月前在小蒼山,郭浩問都沒問,直接屠殺了很多強大勢力的強者的話,他就不會如此自信了。

均已死了,所有人都是面色震驚,還帶著恐懼的看著這個年輕人,尤其是靈族和魔族的那兩個人,退後幾步驚恐的說道:「你,你想幹什麼?」

「郭浩,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殺我天人族的天驕弟子?」

一個天人族的五氣境巔峰強者目光冷厲,直逼郭浩大聲說道。

「聒噪!」

郭浩冷冷一哼,一拳向著這人直接轟去,沒有任何的神通道法,也沒有使用戰技,瞬間出現在對方的面前,一拳砸下。

「你該死,區區五氣境初期的修為,仗著一些法寶戰勝了大神天,就以為自己如何了不起了?今日就讓本公子來教教你,在修鍊界,太狂傲,是要付出代價的,慘重的代價。」

此人面色陰戾,殺機無比熾盛,口中大聲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不慢,一樣是一拳轟向郭浩的拳頭,光暈閃爍,萬靈運轉,他直接施展了天人族的一門強悍的肉身戰技,天人搏天拳。

龐大的氣勢散出,讓所有人震驚,沒想到天人族的這尊天驕竟然隱藏了氣息,這絕對是天人族之中,能夠排名前五的絕世天驕,是能夠和虎天霄相比的天驕,只是不知道為何,卻沒有出手爭奪那第一批的十九個名額。

「我想起來了,他是旬邑,是天人族均家的家奴,難怪他有如此實力,卻沒有去爭奪那十九個名額,他來此就是為了保護均已的,如今均已被殺,他只怕也回不去了,否則均家絕對會將他抹殺的。」

人群之中,一個年輕天驕突然開口大聲叫道,讓所有人震驚,沒想到會碰到這個狠人。

旬邑,天人族均家家奴,天資非凡,戰力遠超同階,傳說因為暗戀均家大小姐而甘願在均家為奴,曾經在元神境界就出手斬殺過五氣境乙木境界的強者,進階五氣境巔峰之後,曾與均家一尊大能交手,不落下風。

「原來是他,這郭浩太自大了,竟然不施展神通就和旬邑如此碰撞,簡直是找死啊。」

一尊年輕天驕微微一嘆說道,心下卻是欣喜不已,郭浩身上的秘密讓所有人垂涎,可是郭浩的實力太強了,大神天那樣的絕世猛人都敗在他的手上,憑他們這些人,即便聯手能對付他,只怕也要損失慘重,誰都不願意直接面對這個殺星,若是他此時被重創,那他們不就都有機會了嗎?

而此時,郭浩的拳頭終於和旬邑撞在了一起,旬邑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意,其他各方天驕則是做好了準備,只要郭浩被重創,他們立刻就會出手,把郭浩拿下,逼問他身上的秘密。

一股強大的波動傳開,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猛地錘了一下一般,極為難受。

「啊……」

一聲慘叫傳出,眾人只

見到一個狼狽的身影倒飛而出,鮮血在空中飛灑,絢爛,靚麗。

「怎麼可能?」

倒飛而出的,是旬邑,他的手臂整個被轟爆了,碎肉,骨碴崩飛數丈,整個人倒在地上翻滾慘嚎,緊接著就是一道雷光閃爍,和方才斬殺均已的雷光一樣,旬邑的頭顱掉下,元神都被瞬間抹殺。

而那個年輕人,此時卻是身材挺拔,白衣烈烈,面色淡然的看向了他們。

「你們,也想動手?」

郭浩的聲音沒有感情,對於敵人不需要講感情,只需用手中的劍,送他們下地獄就行了。

沒有人說話,郭浩不再理會他們,而是一步一步走入了乾卦洞府,直到他離開之後,所有人才都是鬆了一口氣,只感覺後背發涼,方才那一股殺機太強烈了,讓他們所有人都如同置身冰窖,寒氣直侵骨髓。

而此時,郭浩卻是來到了一個奇異的所在,進入乾卦洞窟的瞬間,他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降臨,讓他根本無法反抗,就被送到了這裡。

一個方圓數百丈大小的密室之中,一張圓形的石床放在中央,裡面一應的生活用品齊備,一排排書架以石床為中心,呈圓形擺放,在這密室周圍的牆壁上,九個大字環繞四方。

讓郭浩震驚的是,那九個字郭浩很熟悉,正是傳聞中的九字真言,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這九個字都是以連郭浩都不認識的文字書寫而出,但是郭浩卻知道它們的意思。

只是一眼,郭浩就感覺有一種陷入頓悟的錯覺,幾乎挪不開雙眼,讓他心中震驚,這九個字絕對是九字真言的真意所在,若是能夠領悟,說不准他就能夠得到九字真言的九種大道,創造出他自己的絕世神通。

「一月時間,領悟九字真言,可入下一關!」

一個宏大的聲音在密室中響起,讓郭浩心中一驚,卻是根本找不到那聲音的來源,彷彿就在耳邊,又彷彿遠隔千萬里之遙。

「若是不能領悟呢?」

郭浩下意識的問道。

「誅!」

那聲音竟然回答了他的話,讓郭浩震驚不已。

「我去……」

郭浩脫口而出,看了看周圍的典籍,又圍著密室轉了一圈,卻並沒有細看那九字真言,眉頭微皺,隨即又開口問道:「怎麼才算是領悟了啊?」

沒有回答,彷彿那聲音根本不存在一般,讓郭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