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秦旗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秦旗主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郭浩和肖雄義一起直接去了御魔關兵馬司,秦雲,王蘇帶著元傾城直接離開了邊疆,從御魔關回蒼山城了,至於趙無咎,則是直接去了趙**隊駐地,那裡有趙國武侯趙闊的麾下駐紮。

秦雲雖然是忠王世子,但是金焱軍團乃是大秦九大集團軍之一,即便是他的父親是大秦元帥,封號忠王,也沒有權力直接在金焱軍團之中安插軍官,以忠王秦興的性格,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而且秦雲也知道,郭浩有自己的驕傲,以他的能力也絕對能夠得到金焱軍團的認可,所以他並沒有提出為郭浩安排職位的事情。

兵馬司,乃是大秦徵兵的專屬機構,御魔關是由金焱軍團駐守,這兒的兵馬司自然便是專門為金焱軍團招募新軍的,和幾人分別之後,郭浩和肖雄義就到了這裡。

和蒼山城的兵馬司不同,這裡的兵馬司更加宏偉,而且人來人往,極為熱鬧,因為御魔關的兵馬司,同時也是傭兵大廳,金焱軍團負責鎮守魔界通道,但是魔界何其廣大,那是一個絲毫不下於玄黃大世界的龐大疆域,只憑金焱軍團是根本無法完成守衛任務的,所以就有了這座傭兵大廳。

金焱軍團拿出獎勵,讓那些不想加入軍隊的人,接取任務,完成一些不宜由大軍出手的任務,當然,也有些私人需求,發布懸賞,讓這裡每日都是熱鬧非凡,人來人往。

「兩位公子,你們好,請問有什麼事可以為你們做的?」

兩人直接走到了服務台,一個聲音甜美的女子禮貌的看著兩人說道。

「我們是應徵入伍的,這是我們的玉牌!」

郭浩和肖雄義拿出當初在御魔關金奎發給他們的玉牌,交給那女子說道。

這玉牌乃是記錄他們在接受考核期間所殺的魔族和魔獸的情況的信物,當然,只是記錄他們斬殺的魔獸和魔族強者的數量,按照一定的方式摺合成積分,等入伍之時,按照積分來評定最初的軍階。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看到他們的玉牌,這女子臉上露出笑容,這女子也是金焱軍團的人,看到兩人的玉牌,就知道兩人加入金焱軍團乃是肯定的了,若是沒有通過考核,他們是不會拿著玉牌到這裡來的。

跟著女子,兩人來到了兵馬司二樓的一個房間之中,那裡兩個身穿大秦制式官服正在忙碌著,看到女子帶著兩人進來,其中一個起身,看向郭浩和肖雄義,臉上露出笑容。

「大人,這兩位是新加入我軍團的軍士!」

女子把兩人的玉牌交給那男子,而後退出了房間。

男子接過玉牌,看著兩人好一會,另一個官員也是極為好奇的看著兩人,他可是明白,旁邊這位大人是個極為高傲的人,以往那些來報到的軍士,他根本都是不屑一顧的,這一次卻主動插手,看來這兩人不一般啊。

「郭浩,肖雄義?」

好一會後,男子神識探入玉牌,眼底閃過一絲震驚,不過瞬間就掩飾過去,隨後開口說道。

「是!」

兩人點頭。

「嗯,軍功不錯,殺了不少魔族,前些日子進攻暗影魔族祖地,許多軍官都英勇犧牲,五五七旗的裨將軍也犧牲了,你就去第三軍,五五七旗當個旗主吧,至於你,修為還不錯,不過軍功不足,既然你們兩個關係不錯,那就在他的手下當個校尉吧,至於軍銜,你們還未真正上戰場,寸功未立,就暫且保留,待立下相應軍功,再行確定。」

男子點頭,隨後拿起旁邊桌子上一枚玉牌,開始向裡面錄入令人的信息,而後把玉牌還有郭浩兩人的那兩枚玉牌一起交給了旁邊的官員,而後便離開了這裡,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留下的官員看向郭浩兩人的目光極為震驚,一來就被授予了旗主之職,那在大秦主力戰軍之中,可是統領十萬大軍的軍方實權高層,剛剛加入金焱軍團的人,即便是那些元帥府的公子也都沒有這個待遇,最多是給個八尉的職位就頂天了,而今眼前這個男子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竟然直接就成了旗主,只怕過不了多久,大秦就要再多一位裨將軍了。

「兩位,請跟我來,去領取你們的戰甲和兵器,還有官印,敕封銘文,然後你們就可以去第三軍履職了。」

作為一名混跡官場多年的官員,這男子自然明白,什麼人可以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所以他很爽利的給郭浩和肖雄義辦理了各項手續,而後帶著他們來到了兵馬司的傳送殿,把他們送上了通往第三軍的傳送陣。

光暈流轉,一陣眩暈感覺過去後,郭浩和肖雄義出現在了一處十殿之中,剛一出現,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殺意,雖然這股殺意並非是針對他們,但是還是讓他們感到心驚。

「發什麼愣?趕緊的,傳送殿不是你家,速速離開。」

就在這時,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傳來,郭浩才發現,這裡也是人來人往,一個身穿金色盔甲的兵士正不耐煩的看著他們,旁邊還有幾個身穿金甲的士兵正在等待,顯然是打算借用這座傳送陣去執行某種任務。

郭浩出示了自己的官印和敕封銘文,而後被帶到了一處軍帳之中,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們被帶到了帳篷之中數個時辰,都沒有人來理會他們。

「兄弟,這是怎麼回事?這幫傢伙是故意給我們下馬威啊!」

肖雄義滿臉的不耐煩,在帳篷之中走來走去,不慢的說道。

「無妨,大秦律法嚴明,軍規更是嚴厲無比,他們即便是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