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五十三章 侯爺

第一百五十三章 侯爺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朱雲傲,你好大的膽子,本公子可是李家的人。」

朱雲傲的話出口,郭浩還沒有什麼反應,他也不在乎這些,可是李興彥卻是受不了了,他雖然有點忌憚這個朱雲傲,不過畢竟是李家嫡子,心中傲氣,不由得大聲叫道。

「這裡是帝都!」

然而,朱雲傲卻是根本沒有說其他的,只是說了這麼一句,李興彥就啞火了,這倒是讓郭浩有些驚奇,不明白朱雲傲為何如此強勢。

就郭浩所知,大秦豪門之中,似乎並沒有一個朱姓家族,能夠和九大元帥相抗衡的,雖說大秦律法嚴明,可是只要是由人來執行,那就有漏洞,朱雲傲如此對待李興彥,難道不怕他的報復嗎?

「你……」

李興彥氣急,可是卻依然是有什麼顧忌一般,指著朱雲傲正要說什麼,朱雲傲卻是不理會他,直接說道:「帶走,膽敢反抗,殺無赦!」

四道鎖鏈從四名軍士的手中射出,向著郭浩,李興彥,李興刀和那個小廝纏去,鎖鏈散發著幽幽黑光,氣息冰寒,竟然是用十萬年深海寒鐵鑄造,堪比普通的黃品靈寶。

「朱雲傲,你想找死不成,本公子是李家嫡子,你竟然敢用寒鐵冥鎖對付本公子?」

看到射來的鎖鏈,李興彥面色大變,他的修為不過是三花境元神境界罷了,這寒鐵冥鎖是大秦執法都尉專門用來對付五氣境以上的強者的,一旦被鎖住,寒氣入體,封禁真元,極為痛苦。

即便是五氣境的強者都難以抵抗,更何況他一個三花境,朱雲傲如此做,顯然是想要讓他好好吃吃苦頭。

郭浩也感覺到了寒鐵冥鎖的恐怖,還未近身,就讓他的真元運轉有些滯澀,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寒鐵冥鎖能夠對付一般的五氣境強者,要對付他,還差得遠著呢。

體內真元運轉,郭浩正要出手把鎖鏈擋回去,身為大秦軍侯,為大秦立下過蓋世功勛,而且是擁有軍權和封地的封疆大吏,他還是有一些特權的。

不過,剛要出手,郭浩卻是心神一動,臉上露出微笑,收回了就要出手的真元。

「住手!」

就在寒鐵冥鎖即將觸及既然身體的瞬間,一聲大喝從遠處傳來,就見到兩道身影出現在眾人中間,擋在了郭浩面前。

看到兩人,郭浩的臉上露出笑意,來人並非是別人,正是秦章和王洛雲,秦章是秦雲的哥哥,王洛雲是王蘇的哥哥,兩人當日在魔皇行宮的時候都見過郭浩,郭浩對他們的印象都還不錯。

時至今日,郭浩也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乃是大秦太子贏芃的貼身護衛,說是護衛,其實也算是九大元帥留在咸陽的質子,同時也是秦皇為贏芃太子準備的從龍之臣,將來他們都會是大秦的股肱之臣,甚至有人還會繼承九大元帥之職,為大秦征戰天下。

「秦章拜見侯爺!」

兩人現身之後,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面對過好,躬身行禮道。

侯爺?兩人身上穿的,乃是大秦禁衛軍的軍服,大秦近衛乃是直屬大秦皇室的一支主戰軍團,和金焱軍團的戰力不相上下甚至更強大,負責的就是皇室的安全,大秦帝宮,以及皇室重要成員的身邊,都是有大秦近衛的軍人,作為親軍,守護安全。

而今,這兩位顯然就是守護大秦皇室重要成員的禁衛軍軍人,竟然對郭浩這麼一個穿著粗布衣衫,看起來就是一個鄉下小子的年輕人行禮。

等等,侯爺?大秦的爵位分為軍爵和世襲爵位,世襲爵位世襲罔替,可以傳承子孫後代,有封地,但是卻沒有封地的行政權,整個大秦,除了忠王秦興之外,其他所有的世襲爵位都是沒有軍權的。

而另一種,軍爵,則是由軍人開疆拓土,征戰而來,這種軍爵極難得到,因為只有為大秦立下蓋世軍功,為大秦開闢疆土的軍人,才有可能得到這樣的爵位,自大秦立國以來,得到這種殊榮的,不超過百人,而郭浩就是這百人之中的一個,他還沒有意識到一位實權軍侯對大秦的意義。

大秦的每一個爵位對帝都的人來說都不是秘密,而眼前這位侯爺,他們卻是極為陌生,瞬間,很多人就想到了那個在魔界幫助大秦鐵軍擊敗鐵翼魔族,拿下暗影魔族疆域的青魔侯。

「他是青魔侯,沒想到是他,他竟然來到了帝都?」

「原來他就是青魔侯,難怪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連李興刀都不是對手,那就沒有錯了,青魔侯爺乃是我大秦軍侯,實力強大,連鐵翼魔族都被他擊敗了,更何況區區一個李興刀?」

不少人都認出了他的身份,議論紛紛,甚至不少在人群之中的女子都露出了極為傾慕的神色,還有一些年輕人,看著郭浩充滿戰意,大秦尚武,軍功向來是大秦人最為推崇的。

周圍的議論,郭浩沒有在意,笑著對秦章和王洛雲說道:「兩位大哥不用多禮,折煞兄弟了!」

「大秦禮制理當如此,今日我等是代表太子殿下前來邀請侯爺前去赴宴,侯爺是我大秦軍侯,為大秦立下汗馬功勞,我等敬佩。」

秦章兩人卻是面色嚴肅的說道。

「既如此,太子殿下相邀,郭浩榮幸,不過,兩位大哥,這裡的事情!」

郭浩笑了笑,隨後看了看朱雲傲和李興彥,有些為難的說道。

「呵呵呵,依照大秦律,侯爺乃是一品軍侯,在帝都之中,即便違反大秦例律,但是只要沒有鬧出人命,便可免除大秦例律的處罰,我說的可對?朱隊長?」

秦章微微一笑,拱手說道,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