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五十八章 軍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軍部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當然,兩大侯府根深蒂固,郭浩也知道,僅憑這些影像根本無法撼動侯府,所以也只是拿出來敲詐點東西,然後讓他們有所忌憚罷了,他是絕對不會把那些東西交給廷尉府的,那等於是在給他自己挖坑,讓兩大侯府全力出手對付他,現在他可沒有抗衡兩大侯府的本事。

董雲有些震撼的看著郭浩的背影,心中慶幸自己的堅持,這位連兩大侯府都不放在眼裡,敢直接出口威脅,還敲詐兩位小侯爺,讓兩位小侯爺都是無話可說,無計可施,青魔侯,不愧是讓帝皇都看中,直接敕封軍侯的人。

沒有任何意外,羅謙並沒有為那位卓公子打開宅院禁制,他們只是為了噁心郭浩罷了,董雲順利的為郭浩辦好一切,便離開了。

至於羅謙,他想要來找郭浩請求郭浩的原諒,郭浩卻根本沒有理會他,直接關閉了禁制,閉關休息了。

大秦有九大主戰軍團,還有各郡的戍衛軍,鎮守邊疆的邊軍,軍力強大,九位元帥更是實力滔天,個個都是劫運境界以上的強者,但是在大秦,真正掌控大秦軍隊的,卻並非是這九大元帥,而是高坐軍部,俯瞰天下的大秦太尉,蒙雪。

他是大秦除了秦皇之外,權勢最大的人,傳說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大乘期巔峰,觸摸到了神境的門檻。

整個九界,明面上都是有大乘期境界強者主掌,神級存在對於一般的修鍊者和平民來說,只存在於傳說中,但是對於各大傳承來說,卻是真實存在的,可即便如此,九界之中的神級存在也並沒有多少。

而蒙雪,則被稱為神級以下第一人,可見其實力之強大。

大秦軍部,掌控在太尉蒙雪手中,執掌天下兵馬,即便是九大元帥也不敢違逆他的命令。

在聚賢樓休息了一晚上,郭浩細細的捋清了一些帝都之中的複雜局勢,心中明白,以往所聽到的大秦呈現暮氣並非是虛言,如今的大秦朝堂有文武之爭,有平貴之爭,九大元帥人心不齊,文官集團也是勾心鬥角,看似強盛的大秦實際上已經是千瘡百孔。

也幸虧當今的秦皇和太尉蒙雪強勢無比,直接力排眾議,出兵魔界,以戰爭來緩解了朝堂矛盾,但是卻也只是緩解,並未徹底解決問題,僅僅是敕封了一個一品軍侯,就惹出了偌大的風波,可見大秦內部,隱患重重。

一大早郭浩就來到了大秦軍部,那是一座高達近萬丈的巨型建築,佔地方圓近百里,像是一座金字塔,在塔頂,一顆耀眼的明珠日夜都散發著氤氳的光芒,照亮整個帝都,那是大秦的鎮國重器之一的監天法眼,日夜監視整座帝都,只要秦皇願意,他隨時可以看到帝都之中每一個角落發生的所有事情。

金字塔共分九十九層,每一層都有九九八十一尊高達百丈的大秦軍士雕像,拱衛在金字塔周圍,所有的雕像都栩栩如生,面部表情極為豐富,身上的戰甲呈暗金色,帶著一股鐵血的氣息,煞氣逼人。

距離還有近百里,郭浩就感覺到一股壓迫逼

人的氣息迎面而來,心中不由得震驚無比,早就聽聞大秦軍部有八千零一十九尊戰爭傀儡,每一尊都擁有抗衡大乘期強者的實力,每一層的傀儡可以組成一座恐怖的戰陣殺陣,在一定情況下可以圍殺神明。

所有戰爭傀儡全部催動,那就是大秦最強戰陣「神魔戮殺天衍誅仙陣」,據說這座陣法擁有誅仙之能。

郭浩靠近金字塔,才發現,除了這些戰爭傀儡之外,還有不少軍士在金字塔周圍巡邏,每一個人都是氣息厚重悠長,十餘人一組,每隔不到十息,就有一組巡邏隊經過,這是大秦近衛軍團的大軍,近衛軍團負責拱衛帝都,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個衛的兵力換防,負責軍部的安全。

在大門口驗證了郭浩的官印,敕封銘文和推薦令牌後,一名身穿軍裝的女子將郭浩帶進了金字塔之中,整個一層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臨時入京的軍官報到備案之處,還有一個就是各種傳送陣,通向金字塔和大秦每一座軍營,有段距離傳送陣,也有長距離傳送陣,還有一部分地域正在進行建造,郭浩認得出來,那是大型傳送陣。

短距離和長距離傳送陣在傳送距離和傳送人數方面,都遠遠無法和大型傳送陣相比,郭浩獻給軍部的大型傳送陣圖,足以讓大秦領先其他各族各國數百年時間,掌控暗影魔域也將變得容易許多。

郭浩猜測,如今大秦各地只怕都已經開始建造這種大型傳送陣了,只要再過數年時間,大秦的實力絕對可以更上一層樓,讓天下震驚。

女軍官帶著郭浩走到報到處的一個房間中,那裡有兩名年輕的軍官正在給其他在京述職的軍官辦理報到手續,郭浩也只能在一邊等了好一會,才輪到他。

兩名軍官雖然年輕,但是辦起事來卻是極為精幹,一番詢問對比之後,確定了郭浩的身份,才是發給了他一枚銀白色的令牌,並告訴他,在這幾個月內,他不準離開帝都萬里之外,不準私下會見皇子親王和其他軍侯、世子,否則將軍法處置,等到天榜之戰結束後,他再將令牌交回,便可以回到封地了。

走出軍部,郭浩的眉頭微皺,那枚白色令牌郭浩自然是知道其作用,乃是用來監視他在帝都的一舉一動,防止他和朝堂內臣勾連,沒想到去軍部報到卻給了這麼一個東西,大秦對在外鎮守的軍侯管制還真嚴格。

雖然他有很多種辦法讓這枚令牌發揮不了作用,不過帶著它終歸是一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