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六十一章 方向

第一百六十一章 方向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普普通通的酒館大門口,一個中年男子從酒館之中走出,一身青衫,盡顯文雅,郭浩看到此時,不由得極為驚愕,此人正是秦先生,郭浩是在想不到,那個溫文爾雅,從容淡定的秦先生,竟然就是朱雲傲口中的老酒鬼。

同時,郭浩對秦先生的身份也更加好奇,能夠在金焱軍團的兵馬司一言而決,讓他從一個從未有過軍旅生涯的小傢伙去當統領十萬大軍的旗主,後來又帶著秦皇的聖旨去了青魔城,為他討到了一枚天榜之戰推薦令,而今,他又出現在這麼一個偏僻的小酒館,還成了酒館的老闆,他,到底是誰?

「郭侯爺?沒想到你會來這裡。」

秦先生看到郭浩在朱雲傲身邊,露出驚奇的神色,笑著說道。

「拜見秦先生,還要多謝秦先生的幫助,否則晚輩在這帝都只怕寸步難行。」

見到秦先生的一瞬間,郭浩就明白了,從他進入帝都開始,他就感覺到了很多強大的氣息將他鎖定,後來這些氣息很快消失,只有卓和天等年青一代出手找他的麻煩,原來這一切都是這位在暗中斡旋,才讓那些老傢伙忌憚,沒有對他出手,否則,郭浩只怕不死也要被關入大牢了。

「哈哈哈,那是侯爺你洪福齊天,秦某可不敢貪天之功。」

秦先生呵呵一笑,上前拍了拍郭浩的肩膀說道。

「你們認識?」

朱雲傲頗為驚奇,沒有想到郭浩竟然會認識秦先生。

「何止認識啊,好了,我們先進去,本來自今天要是只有姓朱的一個,秦某這裡是沒有好酒的,不過既然今日侯爺來了,那秦某這聽濤酒館的好酒可就找到了知音了。」

三人在酒館內坐定,此時酒館之中,除了他們之外,空無一人,倒也清凈,秦先生面帶微笑,看了一眼朱雲傲說道。

「好你個老酒鬼,每次來這裡想喝杯好酒,你都推三阻四的,今日竟然如此大方,分明是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啊。」

朱雲傲有些震驚的看了看郭浩,隨後調笑著說道,心下對郭浩的身份有了些猜測,秦先生的底細他是知道的,別說是一個小小的一品軍侯,就是大秦帝皇,他都不會放在眼裡,可如今卻對郭浩如此客氣,這讓朱雲傲越發好奇郭浩的真實身份了,秦先生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對一個年輕人如此上心的。

「你這傢伙,喝酒跟牛飲似的,我這小小的聽濤酒館,可供不起你,再說了,郭侯爺年少有為,戰功蓋世,想必也是懂酒之人,我這珍藏的好酒,自然是要給知音之人品鑒,交給你,只怕連味都沒有嘗到呢,就都進入你的肚子里了。」

秦先生輕啐一聲,有些無奈的對朱雲傲說道。

「看來今日是沾了郭兄弟的光了,還等什麼,老酒鬼還不把好酒端上來?我郭兄弟可就在這裡等著呢。」

朱雲傲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隨後大聲叫道。

「侯爺稍等!」

秦先生淡然一笑,對郭浩說了一聲,而後走進了小酒館的櫃檯後面。

「先生請便!」

郭浩點點頭,笑著說道。

不一會,郭浩和朱雲傲還未說幾句話,秦先生就拿著一個深紅色的酒罈出來了,看那罈子的大至少也有數百斤的好酒,在他的手上卻是猶如無物,可見這位秦先生也並非普通凡人,必然是身具修為,只是郭浩也無法看清楚他的修為深淺。

「兄弟,這一次我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這老酒鬼,吝嗇著呢,往常想喝他一點好酒,都要磨蹭半天,才給拿出來那麼一點點,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如此大方,直接扛出來一罈子。」

朱雲傲看到秦先生手中的罈子,眼睛頓時都直了,酸溜溜的說道。

「好了,姓朱的,今日算你幸運,你再說下去,信不信老子這就趕你走?」

秦先生卻是沒有在意朱雲傲的話,只是半開玩笑的說道。

「好,好,好,我不說,咱們喝酒,喝酒,這可是好酒啊,郭兄弟,今天借了你的光,來,你先喝一碗!」

朱雲傲嘿嘿一笑,而後拿出一個大碗,搶過那個巨大的酒罈,拍開泥封,就把酒罈一歪,滿滿一碗酒瞬間倒好,竟然沒有一絲浪費。

看著朱雲傲和秦先生意味深長的目光,郭浩雖有疑惑,不過卻還是直接拿起大碗,將一碗酒全部喝下。

這酒的味道普普通通,這是郭浩喝下去的第一感覺,不過他卻知道,能夠讓秦先生如此珍藏,讓朱雲傲都是如此垂涎的好酒,絕非尋常之物,若是放入修鍊界,絕對會引起大量強者的搶奪。

果不其然,酒液下肚,一股清涼之意從胃中向著全身四肢百骸蔓延而去,郭浩頓時感覺到血肉之中,那些暗傷雜質被清掃而過,丹田之中,真元也被這股清涼之意壓縮煉化,一絲絲連郭浩的先天元神都未曾發現的雜質被清洗出來,讓他頓覺全身輕鬆無比。

而且那股清涼氣息透入元神,即便是他的先天元神都頓時感覺到難以想像的洗禮,原本達到合體巔峰的先天元神頓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團團混沌之意在元神之中誕生,他的元神境界頓時變得模糊起來,朦朦朧朧,似乎有境界,卻又似乎沒有境界,但是卻能夠感覺到,他的元神強度,不亞於劫運境界的魂道修鍊者。

他的氣息也變得越發的醇厚內斂,一身修為雖然沒有半分進步,甚至還有了一絲的倒退,但是他的實力卻是增強了不少,最讓他感興趣的還是元神的變化,這種變化只是剛剛開始,但是他能夠感覺到,先天元神的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