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七十四章 前十排名戰

第一百七十四章 前十排名戰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郭浩和郭英傑的戰鬥極為激烈,不過一開始的時候,兩人都有所克制,郭浩的劍道融合了八種大道劍魂,加上有九字真密相符,對於郭英傑的一招一式都了如指掌。

而郭英傑的攻擊則是大氣煌煌,和儒門的浩然正氣相輔相成,中規中矩,但是他對天地秘境的領悟極深,而且獨創了一種奇異的術,將自己的一切,甚至衣衫,髮絲都蘊含浩然正氣的攻擊,也意味著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在進攻,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是他的武器,這倒和郭浩的「者」字秘和「皆」字秘有異曲同工之妙。

「天地正氣,無所不在!」

郭浩的天地無涯直接將郭英傑的一招神通破除,卻在此時,郭英傑的口中再次吟誦。

戒尺之上,更為浩瀚的天地正氣涌動,郭英傑一連拍出三十六次,戒尺的虛影連成一片,化作一方天地,清氣為天,濁氣為地,無盡虛空中,郭浩的目光中,郭英傑的身形變得無比偉岸,這片空間之中的一切都化作他的兵器,攻向郭浩,他竟然將自己的天地秘境化作了一門恐怖的神通,這種手段可比羅宇凡將道兵練成天地秘境高明多了。

天空都為之色變,郭浩的雙目之中,陰陽二氣流轉,陰陽符文閃爍,似乎在分解這道神通的精髓,他的臉色也是無比的凝重,鐵血戰台下方,無數強者,瞪大了眼睛,生怕錯過精彩的戰鬥。

一座劍域出現在郭浩的面前,驚天劍意直接從體內爆發,帶著八種強悍的劍意氣息,匯聚在了郭浩手中的純鈞斬龍劍之中。

郭浩的髮絲飄揚,衣衫飄飛,雄渾的劍氣在他的身上蕩漾,隱隱間,龍吟,虎嘯,雀鳴之聲,響徹天際,他的髮絲,他的衣衫,甚至目光都化作了一柄柄利劍,展開了空間和時間,和郭英傑的戒尺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天地正氣和無邊的雷光劍氣瘋狂肆虐,戰台之上的空間壁障都被轟的顫動不已,郭英傑創造的世界頓時崩潰,無邊的雷光將他淹沒。

「萬物唯我,正氣浩然!郭侯爺,這是我最強大的一招,若是你能夠接住,我自認輸。」

無邊雷火之中,郭英傑的聲音傳出,帶著強大的自信和意志,更加浩瀚的氣息爆發出來。

一道道先賢誦經之音傳出,文華漫天,一卷神秘的典籍出現在虛空之上,緩緩打開,模糊的字跡顯化,一道道先賢身影出現在典籍的周圍,躬身作揖,極為凝重鄭重。

鐵血戰台之上,十個戰台空間都被震動,一道道肉眼難以發覺的氣流從郭英傑所在的位置蔓延而出,即便是郭浩都感覺到了一絲難以想像的壓力。

「好,那就請郭兄也接我這一招,《斬雷道劍》九天動!」

郭浩哈哈大笑,雷劍劍光更加熾盛,九重天出現在他的身後,一劍斬出。

郭浩如今已經很少使用其他的神通,不過面對郭英傑這種煌煌正氣神通,孤雷斬的速度,劍流雲的詭譎都不適合與之對攻,否則會被直接碾壓,而天地無涯則是防禦為主,也不適合此時的戰局。

唯有《斬雷道劍》第三式九天動,催動九天天威,王道之力,正面碾壓對手,最適合和這一招「萬物唯我,正氣浩然」對攻。

轟隆隆

戰台之中,再次爆發恐怖大戰,郭浩和郭英傑的身影都被無比浩瀚的劍光和浩然正氣淹沒。

而這個時候,正在交戰的兩人卻不知道,最高的看台上,被無邊威嚴掩蓋的四座寶座上卻進行著一番對話。

「好強大的氣息,郭大人,令郎還真是讓人吃驚啊,儒門之道,他當可稱小聖人了!」

看台之上,一個威嚴深重,身穿軟甲的中年男子看向秦皇另一側的一個儒雅男子說道。

「太尉大人謬讚了,這孩子在儒門修鍊之道上的確有些天賦,可惜,今日他挑戰的是青魔侯,不過,也算是讓他受些挫折,好好看清楚自己了!」

那儒雅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欣慰和自得,口中卻是極為謙遜的說道。

「那可未必,青魔侯少年英傑,不過年齡卻是小了點,英傑賢侄若是全力出手,還是有機會贏他的,只是以英傑賢侄的性格,只怕不會走這個極端。」

另一個氣息威嚴的老者臉上平淡,撫了撫鬍鬚說道。

「朕倒是覺得英傑即便是施展了自己的底牌,只怕也奈何不了這位青魔侯,別忘了,在暗沼摩崖之中,他的手上曾經出現的那尊鎮國重器,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國,蘊含的鎮國氣運卻是極為濃烈,絕對是某一個隱在暗處的神魔時代的強國遺留之物,就是不知道這位青魔侯和那強國有何關聯!」

皇座之上,秦皇的面色淡然,突然開口說道,讓三位大佬都是微微一驚,看向了郭浩。

「陛下,您的意思是,這青魔侯得到了神魔時代某個強國的完整傳承,亦或者他根本就是那個強國的皇族後裔?既如此,臣請陛下下旨,立刻誅殺青魔侯,否則留他在大秦,有可能會危及到大秦社稷。」

郭鑫面色突然極為凝重,起身躬身對秦皇說道,丞相李斯和太尉蒙雪亦是點頭附和。

「哈哈哈,諸卿多慮了,青魔侯是他老人家推薦而來,那就代表這青魔侯對我大秦不會有惡意,放心吧,好好看比賽吧,我大秦這一代的後輩,可比以往的強多了。」

秦皇哈哈一笑說道,聽到他的話,郭鑫三人都是面色稍緩,似乎是知道秦皇口中的那位老人家是誰,都是閉口不言,繼續觀看戰台上的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