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九十一章 秘境開啟

第一百九十一章 秘境開啟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眾人聯手,向著山巔進發,郭浩六人的傷勢很重,但是並未傷到根本,吃了不少的療傷丹藥,倒也恢復了七七八八。

一路上郭浩他們也算是見識到了伏天名的話癆本色,走一步他能說十句話,喋喋不休,偏偏他所說的話竟是沒有一句重複,彷彿無所不知無所不能,魏無忌幾人都被他煩的幾乎難以忍受,要跟他拚命了。

不過郭浩卻是聽得滋滋有味,這伏天名話癆不假,可是他的實力和見識卻是實打實的,尤其是對九界的各種秘辛,也都極為了解,只是偶爾回應,就讓郭浩從他的口中知道了不少的修鍊界秘聞。

同時也讓他明白,為何沒有在那裡見到元傾城,也未見他和軒轅光這些宗門弟子和隱世世家之人,原來如他們這樣可以主宰一方世界的強大勢力,都有自己的渠道聯繫護龍衛,把弟子直接送到神山腳下,而且他們送來的弟子本就極少,不過數十名,所以無需如各大戰國一般,需要戰艦護送。

想來元傾城也應該到了神山,只是暫時和本門弟子在一起,找不到機會來尋他罷了,這倒是讓郭浩放心了一些,至於神女宮的追殺,郭浩倒並未放在心上,雖然神女宮是元傾城的師門,他也會對她們稍加留情,但是卻不會一味退讓,若是真到了生死相拼的一步,他也絕不會留手。

有郭浩,軒轅光,伏天名三人聯袂而行,一路上倒也沒有遇到不開眼的傢伙挑釁,在第七日的時候,一行八人便是來到了神山山巔。

在到達山巔的瞬間,郭浩就感覺到了一種空間轉換的錯覺,讓他瞬間明白,這座神山並非如表面上看到的那樣,必然有絕強的空間大道隱藏,事實也是如此,到達山巔之後,他就見到了那隱藏在空間深處的東西,一座浩瀚的宮城。

這座宮城隱藏在山巔的無盡空間之中,隱隱間無數的禁制陣法閃爍,若非知道進入的方法,只怕除了黃帝陛下那樣的絕強人物,其他人若是強闖,必然會被這些禁制陣法完全抹殺,這也是從神山山下郭浩他們並未看到這座龐大的宮城,在進入山巔之後才看到的原因。

山巔上面範圍並不算太大,大約也就和大秦的皇城廣場差不多,此時數十位氣息強大的強者正挺身站立,眼眸微閉,似乎睡了過去一般。

在其中郭浩看到了贏易的身影,不過此時他只是站在一個白衣白髮的老者身後,面色恭敬,其他各大戰國的領隊也都是站在後面,最前面的有十五道身影,個個都是氣息隱晦浩瀚。

郭浩上到山巔的瞬間,心中就是震撼不已,那是十五尊神明。

郭浩等人到達,卻並未引起眾人的注意,只有贏易睜眼,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軒轅光和伏天名,而後,對他點了點頭,示意他先到一邊等候,此時郭浩才發現,廣場之上,已經有不少人到來,其中闡教五人就在不遠處,還有神女宮的影蘇神女

,元傾城等一乾女子。

看到郭浩到來,元傾城的臉上露出喜色,笑著正要起身,卻被旁邊的影蘇阻止,讓郭浩目光微微一寒,不過卻是瞬間斂去,對著元傾城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示意她先不要過來與他相會。

闡教的五名弟子看到郭浩的瞬間,身上同時爆發殺機,不過看了看那數十道身影,又看了看軒轅光和伏天名,隨即便是又忍了下去,郭浩清楚的看到,那先前和他鬥嘴的男子對著他做了一個口型和動作。

沒有理會他們,郭浩帶著幾人隨意找了一個遠離人群的地方,盤膝坐下,開始調息等待。

到了第八日,第九日,第十日,陸陸續續有不少年輕人上來,山巔終於開始熱鬧了起來,漸漸地各方強者也都開始聚集,郭浩帶著東方虎,魏無忌四人和軒轅光,伏天名分開,來到了大秦陣營之中。

沒有意外,贏芃等天榜前十,還有其他百位從咸陽選出的天驕全部到場,至於其他各郡府的,剩下來的不到三千人,這種淘汰率讓郭浩都是極為心驚,還未曾進入神魔試煉,就已經淘汰了七成有餘的天驕,那秘境之中呢,到時候的淘汰可就不是簡單的退出了,一不小心可就要命喪黃泉了。

至於其他戰國勢力,也差不多都是只有三成左右的人到達山巔。

郭浩特別注意了一下,麓山郡府前來的一百人,除了元青山,元青梅被他留在了山腳修鍊,還有東方虎,魏無忌四人跟在他身邊,來到這裡的也不過是十餘人,其中有幾人就是當日在東方琦幾人身邊的人,相對於整個大秦一百多郡府,麓山郡府的綜合實力還是比較偏弱的。

「你們,很不錯,這一次大秦能有三千餘人到來,讓本將很意外,看來此次神魔試煉,我大秦應該可以扭轉局勢了,神魔試煉,生死各安天命,但是本將還是要說一句,我大秦子弟,絕不許自相殘殺,否則,大秦例律絕不輕饒,即便你們有深仇大恨,那也要等到回來之後,上鐵血戰台解決便是,你們,可明白?」

到了第十日午時,再無人上來,贏易便走到了大秦陣營前面,大聲說道,還特意的看了郭浩一眼,很明顯是在提醒郭浩。

所有年輕人都感覺到了贏易目光中的堅定和殺機,只是有多少人會遵守,那就說不準了,神魔秘境之中,即便是神級強者也都無法掌控,無法探查,那時候只要不被人當場發現,殺人奪寶,誰又知道。

贏易似乎也沒有指望他們會聽,他自然知道這些年輕人一個個都是桀驁之輩,豈會因他幾句話就放棄心中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