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傲世雷劍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入王城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入王城

小說:傲世雷劍| 作者:勿妄言| 類別:幻想時空

每一次的神魔試煉之後,決出一萬名玄黃天榜強者,進行排名,而後對於前百名古國皇室都會給予嘉獎,這一次的神魔試煉獎勵極為豐厚,第一名的獎勵乃是一枚玄黃道果。

那是當年軒轅黃帝成神之時,凝聚天地神魔大道而煉製出的至寶,蘊含著神道法則的精髓,如今也只剩下最後一枚,不知道為何還無人使用,卻被用做了玄黃天榜榜首的獎勵,若是能夠得到,足以讓大乘巔峰強者立地成神,即便是五氣境的強者煉化了,也能夠讓自己的潛力根基無比渾厚,成神將成為必然。

所以這一次的玄黃天榜之戰,神魔試煉註定了不會如以前那般平和,血腥殺戮不可避免。

聽完冉閔的話,魏無忌三人倒沒有什麼感覺,畢竟他們本就是神,只要郭浩的實力達到神境,他們就可以恢復神境修為,但是旁邊的東方虎,朱同林等人卻都是雙眼冒光。

而郭浩卻是微微皺眉,看向冉閔問道:「可知道這一次為何要拿出如此至寶作為獎勵,而且據我所知,如今的皇室已經成為傀儡,不可能有這樣的寶物,如此至寶,怎麼還未被人使用?」

「宮主英明,未被表象蒙蔽雙目,確切的消息屬下也未曾打探到,不過從種種蛛絲馬跡推斷,這後面極有可能有著那個大教的影子,那個大教無數年來在暗中左右天下大勢,極少會走到台前,這一次卻破天荒的派出了五名弟子出手,這其中的深意,不得不讓人揣測!」

冉閔微微一笑,隨後面色變得凝重起來,看著郭浩說道。

「果然如此,想來應該不只是他們插手吧?否則這枚玄黃道果應該早就被他們的人煉化了。」

郭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宮主猜的沒錯,想要毀滅當年強盛無比的華夏古國,不著痕迹掌控古國皇室,讓七大戰國都找不到發難的理由,單單他們一方勢力雖然也能做到,卻無法做的如此完美,所以他們和另一方的人做了一些妥協,雙方共同執掌大權,分配利益。」

冉閔的臉色越發凝重,他早就從郭浩那裡知道了闡截兩大勢力的事情,這一次暗中搜集情報,得到的消息確實讓他大吃一驚,這兩大教門的恐怖,讓他都感覺到後背發涼。

「看來截的弟子也加入了試煉之中,只是這個勢力向來有教無類,甚至其他勢力的人若想加入,他們也不會拒絕,闡的那五人在明處,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卻也並不難應付,只是截的弟子來的是何人,卻是無法判斷,不過向來應該也不會超過五人,待到終極之戰來臨,我們要多加小心了。」

郭浩的眉頭也微微皺起,截這個勢力亦正亦邪,當年覆滅古國皇室乃是闡一手策划出手,其中或許有截的人出手,但是實際上出手的只是外圍人員,這個勢力的核心高層並未插手。

而且按照郭浩從軒轅劍那裡得到的消息,截向來超然世外,無數年來其高層一直都是醉心修鍊,根本無心插手世俗之事,所以對於截的態度,郭浩也無法判斷。

眾人正要

繼續商討,卻在此時,遠處的王城之上,血光突然爆發,一條條衝天光柱射出,那關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巨大血色城門緩緩打開,一股更加濃郁的血腥氣息瀰漫開來,許多心志不堅的天驕強者頓時雙目通紅,殺機爆發,殺向了距離他們最近的人。

「殺……」

「兄弟,你怎麼了?快醒醒……」

「該死,你竟然敢偷襲我,給我滾開……」

一時間王城四周陷入混亂殺戮之中,一個個強者殞命在身旁的兄弟,同門的手中,也有一個個發狂的人被同門制服,或者直接被擊殺,無窮的鮮血流出,被王城攝取,王城之中,那股血腥氣才漸漸消散。

幸虧郭浩早有防備,停留的地方本來距離城池就很遠,在城門打開的瞬間,就直接制服了朱同林幾人,帶著他們迅速後撤出血腥氣籠罩範圍,才將他們喚醒。

「天啊,這……這是怎麼了?」

莫曉珊清醒過來,看到王城周圍一片凄慘景象,目光中閃過一絲恐懼,其他四人除了朱同林之外,也都露出驚慌之色。

「侯爺,這是?」

朱同林面色凝重,看向郭浩問道。

「我們都低估了那位殺帝陛下的殺性,這座王城開啟,就需要血祭,才能夠消除王城結界,讓我們進入其中參與試煉,你們五個就不要接近那裡了,就在這周圍尋找機緣吧,虎子,魏先生,我們走!」

郭浩看了看他們五人說道,而後叫上東方虎他們,一起向著王城城門行去,此時依然有不少人精神錯亂,陷入殺戮之中,不過這對郭浩他們並無任何威脅,但凡對他們出手的,都被幾人直接擊飛,卻並未下殺手。

沒有任何猶豫,一行六人沖入了血色的城門之中,一入王城,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凶煞之氣襲來,讓他們全身冰涼,有一種進入萬年冰窟的錯覺。

進入瓮城,一座高達數百丈的血色巨碑聳立,上面數個血色的大字,在血色巨碑之上都顯得極為刺目。

「一步一殺劫,一劫一洞天!」

不由自主的,包括郭浩,都是開口念出了那巨碑之上的十個大字。

「這是怎麼回事?」

東方虎目光茫然,喃喃問道。

「是殺帝的意志,這是在警告我們,這座城池之中,殺劫遍地,一入城池,禍福自負!」

郭浩面色凝重,先前連他都受到了殺帝那恐怖的殺意影響,若是難以承受這股意志的侵襲的話,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