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03章 意外的進去了

第003章 意外的進去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傻了好久,我被女子監獄錄取了!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兩條老淚縱橫馳騁在我那純爺們的臉上。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日放浪走天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遍長安花。

這天晚上,我又幸福地吃了一大碗牛肉麵,加了一碟花生,一瓶十塊錢的白酒。

給家裡打電話彙報了這個消息後,爸爸興奮得好半晌說不出話來。在他們看來,我現在就是國家的人了,吃公家的飯,以後就是當官的。這可是光耀門楣的大事。

可是,我轉念一想,那個女的怎麼會那麼好心?我強奷了她,她還讓我考過了,她可不是以德報怨的好人,想想那晚她拿著酒瓶砸我頭上的情景,現在還在痛。她是不是讓我進去了,再慢慢折磨我?

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管她要如何對付我,要不要對付我,總之,我都要進女子監獄工作。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五天後,我正式去上班。

的士司機走錯兩次路後,才在手機導航軟體幫助下,找到了郊區的女子監獄大門前。

高牆,瞭望站,炮樓上還有武警,高高的大鐵門,上面有國徽,鐵門上大鉚釘。

在門口,我停下腳步,整了整擠公交車弄亂的衣服。

「什麼人,監獄重地,趕緊走!」有個人在水泥樁的玻璃窗喊道。

一個一米見方的玻璃窗,還用鐵欄杆欄起來。

我馬上過去,說明了自己的來歷。

那警衛是個女的,見我是個男的,立即對我進行了盤查審問一樣的詢問,當我拿出那紅頭文件,裡面的人才打了電話讓人接我進去。

過一會兒,大鐵門旁邊的一個小鐵門哐哐噹噹的開了,裡面有人喊道:「張帆!進來!」

我進去,女警衛搜了我的身,把我的手機和鑰匙都拿了出來。

「進去吧。」

走進去,一個胖胖滿臉陰沉的女人站在我跟前。

「領導,您好,我是新來的實習生。」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但叫領導肯定是沒有錯的。進了機關門,誰都會覺得自己是個領導,把別人叫大了肯定高興。

和她打過招呼後,我問怎麼稱呼,胖胖的女人沒好氣的說姓馬。

她叫我等一下,然後走進門衛室里去了。

我打量了監獄裡面。

一股孽氣陰氣襲來,高牆圍起,鐵絲圍欄,雖然只是隔了一個鐵門一堵圍牆,卻隔開了人間。

和電視上不一樣的是,空蕩蕩的操場空蕩蕩的空地,一個女犯人都沒有。難道這和我們讀小學時上學一樣,現在是關押時間,做操的時候才能放出來嗎。

遠處不少現代化的房子,可怎麼看都讓人心裡不舒服。

胖女人突然出來,說,跟我走!

我問我手機和鑰匙呢?

她冷哼一聲吼罵道:「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你們學校嗎?進這裡,手機必須上交警衛室!」

操,更年期吧,說一聲不就行了,至於要吼叫嗎?

我心裡不爽,嘴上卻不能得罪,小心翼翼的問馬姐我們這是去哪兒。

「跟我走就是,問那麼多做什麼?」胖女人的態度很不好,就像是我欠了她錢一樣,後來我才知道,我頂了胖女人的表弟進來,這胖女人才對我有這麼大的怨念。

「我就隨口問問。」我嘀咕道。

胖女人隨即發火:「你不想干可以走,現在就滾。」

我當即肺都氣炸了,可若是和她吵起架,日後指不定有多少小鞋穿,蹭起的火只能澆熄了。

胖女人把我帶到了一棟大樓上樓進了一個辦公室,她讓我在外面等著,她過去敲門,裡面傳來一個女聲,進來。

胖女人馬上進去,點頭哈腰,如同一條哈巴狗:「康指導,咱們單位不是招了一個科員嗎,他現在過來了,您見見嗎?」

裡面的女人的聲音傳過來:哦,進來吧。

我敲敲門,走了進去,看見一個三十左右風姿綽約的女人,坐在辦公桌後面,盯著電腦屏幕,皮膚白皙,有一種很知性的感覺。豐滿成熟。她的臉蛋或許不像身材這樣動人心魄,但也絕對算得上是美女。我這人天生就對這種皮膚白白成熟的女人沒免疫力,此刻自是看呆了眼。

見我進來,她朝我一看,正好和我色迷迷的眼神撞在一起,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差點將我射成內傷。

她沖我官方的笑笑:「小張,坐吧,小夥子長得很精神啊。馬姐,你去給小張安排個宿舍,我和小張聊聊。」

胖女人點頭應聲出去。

她邊站起來邊對我說:「小張,坐吧,別客氣。我是康雪,是指導員,你可以叫我康姐,你剛來,先熟悉一下情況,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來問我。」

坐在沙發上,接過康指導給我倒的水,這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她是領導,還主動給我倒水,這讓我感到康指導這人很好,體貼,溫柔,像個大姐姐,我禮貌回復道:「謝謝康姐。」

康姐似乎是對我直接稱呼她為康姐有些驚訝,眼中閃過一絲異樣,坐回電腦前,手拿滑鼠,滾動滾輪,而她眼鏡鏡片上反射出來的圖像,讓我大吃一驚。

我從她的眼鏡片上看見電腦屏幕上反射的圖像,我驚愕不已,這大白天人進人出的辦公室,她居然在看那種圖片。

「小張啊,以後你就是我們女子監獄的一員了,我看你彬彬有禮的也挺懂事,以後的工作一定好好努力。等會兒我就先幫你安排好宿舍和辦公室。」

她和我聊天的度雖然把握得很好,可我從她眼中流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