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07章 瘋狂的女人們

第007章 瘋狂的女人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監獄裡在女獄警們的威脅聲中,總算安靜了下來,年長一點的女獄警拿著手電筒照了照牢房,然後照我身上,我裸上身,腹部腰部都是血,那些血,是那個漂亮女囚被打後手上沾染額頭上的血劃拉到我身上的。那女獄警命令道:「把這男的,還有裡面那女的,送醫院!」

「是!」之前我對她說的這個事情還半信半疑,如今我還是半信半疑,畢竟帶個男人進監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可如果真的帶進來,那這個男人被折騰至死,絕對是有可能的。

到了市監獄醫院後,有

我說我沒事。

她們把我推下樓,送上了安排好的車上。

在車上,我有些驚魂未定,想起了馬姐跟我說的,兩年前有個男人被帶進監獄,被折騰死。個男醫生過來給我做了檢查,的確是沒事,然後幫我洗乾淨了身上的血跡,就走了。

醫生走了後,那個送我到醫院的女獄警進來,問我沒事吧。

我說:「沒事,本來那就不是我的血,對不起啊,大半夜的惹禍讓你們來醫院瞎忙。」

她扔給我一件病服說,「知道就好。」

我穿上了,感慨說,「監獄裡面的這些女人也太渴了。」

女獄警給我倒熱水,聽到我這句話,她繃緊了臉說,「我也是監獄裡面的女人,你是不是也在罵我?」

我急忙賠笑:「不是不是,我是說那些女囚。」

她說道,「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她轉身出去的時候,我問,「哎,那個被破頭的女囚,是不是也拉到這裡了?」

她一邊走出去邊說,「在隔壁。」

說完她急色匆匆的離開了,她出去後,我躺在病床,心想,今天發生的這事,我會不會遭受處分?我可剛進來沒幾天,要是就這麼被開除出去的話,也太悲催了,怪自己啊,好奇害人。

心裡越想越怕,索性去找剛才的女獄警,問清楚我這樣的行為會被遭受什麼處分。

出了病房,在走廊上卻看不到那個女獄警的身影。

在隔壁病房門口,卻看到另一個女獄警在裡面,應該是她看守著那個漂亮女囚。

我在病房門口敲敲門,她轉頭過來,看到是闖禍的我,不高興的問,「什麼事。」

我笑著說,「姐姐,你出來一下,我問你個事。」

她走過來,一臉的不高興,「什麼事?」

我先跟她道歉說,「姐姐對不起啊,我闖禍讓你們來醫院跟著受罪。」

她的表情好了點,說,「下次別再這樣,幸好沒出什麼大事。」

我說,「嗯嗯,不會的了,借我一個膽我也不敢了。姐姐,我這樣的違反紀律行為,一般會遭受什麼處分?會不會…被開除?」

她說,「開除可能不會,不過處罰就難免了,這要看領導了。」

我鬆口氣,只要不開除就好。

她問我另外那個女獄警去哪兒了。

我說不知道。

她說道,「你能不能幫我看著女囚?」

我說,「我怎麼看?我怕她跑了,我可承擔不起責任。」

她把我拉進去,說,「沒事的,她被拷著的,跑不了,你幫我看一下,我一會兒就回來。最多就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那麼久!」

「很快的很快的!」說完她把病房的門關上,就跑了。

都幹嘛去了。

那漂亮女囚就在病床躺著,一隻手被拷著,我走近,她的頭上纏著白色的繃帶,果然

好美,瓜子臉,睫毛很長,如畫中美女,眉頭微鎖,看來傷是挺疼的,這樣的表情很容易激起男人憐香惜玉之情,也許這就是有人喜歡病西施的原因吧。

我坐在了床邊,床動了一下,她慢慢眼睛睜開,看到是我,又盯著仔細再看,激動了起來,馬上伸出手抓住了我,把我拽過去,那力氣,就跟剛才在監獄裡扯我過去一樣,根本容不得我抗拒。

她想要坐起來,手銬拖住了她的手,她半弓起身子,一隻手拉著我,親上了我說,「男人,男人!」

……

我看著她,她穿好了衣服,面色平靜了下來,軟軟的癱著。

伸手過來摸了摸我的膝蓋,問,「你叫什麼?」

我想,如果她把這事情傳出去,我會不會被上面處分?

她問我道,「怎麼不說話?」

我看著她,她卻彷彿看透我在想什麼,說道,「你是不是怕我說給別人聽?」

我眉頭皺起來,好聰明的女人。

她說道,「你覺得,我會說給別人聽嗎?我以後還想要呢。」

她的樣子又開始騷起來。

這女的是不是賣被抓的,我說,「你怎麼就那麼騷?虧你還生的那麼美。」

她笑了起來,問我道,「女人打扮給誰看?」

我愣住了,女人打扮當然給男人看,但是在監獄裡,她們打扮給誰看?

她繼續說道,「在監獄裡,再漂亮,沒有男人欣賞,沒有男人看你,再漂亮,有什麼用?這麼多年了,我以為我就這麼枯萎了。」

她指了指床頭的水杯說,「能不能給我拿過來。」

我把水杯拿過來給她,她弓起身喝了幾口,然後躺了回去。

我在想,她是不是站街被抓的,怎麼那麼騷。問她,「你做了什麼壞事,被關進來。」

她沖我笑了笑,說,「關你什麼事?」

她一臉的冷淡,好拽啊。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不該問她這個問題,對每個犯人來說,問她們犯了什麼罪,都是在揭開她們的傷疤撒鹽。

我有點尿急,說,「我去趟衛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