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10章 淡淡的嫣紅

第010章 淡淡的嫣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一會兒後一個個像雨中樹葉哆哆嗦嗦的去拿毛巾擦。

我跟朋友說起的時候他們說這太不人道了,其實,進監獄的人,從法律上來說大多是有罪犯法的,我指的是大多,一些含冤或其他情況進去的不算在此,這樣子做,目的是要告訴她們,到了這裡,老實點,也方便獄警們的管教。

擦乾淨穿好囚服,她們一個個的就被分到各個監區各個牢房裡。

女漢子是b監區的,原本是兩個管教押送新的女犯人過去,可不知道她的搭檔跑哪兒了,我就自告奮勇的說我幫你。

女漢子看了看我,說,「不需要。」

我其實是想,薛明媚不是在b監區嗎,送這幫新的女犯人過去,我剛好可以跟她打個照面,而且如果幸運的話,我也剛好可以打聽那個神秘的特權女囚在哪個監區哪個牢房。

我說,「監獄長讓我跟來幫忙的,你不讓我去,等下我出去又被她罵。小心她連你一起罵。」

女漢子也怕監獄長,只能說好。

我兩一起送女犯人去b監區。

到了b監區二樓,這就是薛明媚所在的牢房樓層。

上樓後,遠遠的就聽到了薛明媚那個牢房的喧鬧鬥毆聲,這群娘們好像又打架了。

女漢子徐男立馬小跑過去到薛明媚那個監室,大聲問:「幹什麼幹什麼!?」

我也小跑過去。

監室里一片混亂,囚服地上都是,很多女囚身上都是光著,有的女囚身上儘是抓傷痕迹,見到管教過去,她們分開了,兩批人鬥毆。而地上,躺著一個沒有穿衣服的女囚,一動不動,像是已經死了,那個女囚並不是屈大姐,而是一具白皙光潔鮮嫩年輕的身體,不知道這幫人對她做了什麼。

她們分成兩邊後,都看著徐男,然後又看著我。

因為我來過這個監室,她們這是第二次見到我,加上迫於徐男的淫威,都沒有上次的衝動。

那幫女囚中,屈大姐等人都在,唯獨不見了薛明媚,難道地上的就是薛明媚!?

「她死了嗎?」我激動大聲的問。

監室沒人回答我的問題。

我對徐男道:「快把門打開!」

徐男不肯打開門,說:「你忘了你那晚在這的遭遇了!?」

我大吼道:「把門打開!人要死了!」

徐男也沖著我面門跟著吼叫道:「我警告你張帆!要是她們亂起來我們兩個可攔不住!」

「給我開門!」我靠近了徐男死死逼上前,吼道。

徐男居然被我嚇得後退一小步,然後鼓起氣道:「喊什麼喊!」

「我叫你開門!」我再次逼她。

「什麼事什麼事?」馬玲馬姐和兩個管教跑了過來。

徐男向馬玲報告:「馬隊長,這監室的人,越來越不像話了,前幾天剛鬧事,現在又打群架。」

馬玲跟徐男拿了鑰匙,把監室門打開,管教們魚貫而入,我也跟了進去,女囚們都自覺的抱著頭,蹲在了地上,動作熟練而連貫。

我急急地跳到躺在地上的女囚面前,卻發現這女的並不是薛明媚,而是一個很年輕很俊俏的小姑娘。

我心裡石頭落了地,還好不是薛明媚。

這小姑娘身材白皙,如同嫩

藕,全身微微顫動,緊閉嘴唇面容痛苦。

有個女囚冷不防的跳起來衝過來抱住我就摸:「男人啊!」

原本已經靜下來的監室,一下子又亂了起來,好多女囚也跟著跳了起來,向我衝過來。

「都滾開!發琅了是不是!」馬玲拿起警棍一陣開打。

加上女漢子徐男呼呼有風的警棍落下,女囚們大呼幾聲都紛紛蹲了回去。

「鬧啊!繼續鬧啊!我看哪個鬧得最凶的,多扣點分!」馬玲虎視眈眈掃視她們。

沒人出聲了。

馬玲指著地上的女孩吩咐徐男和另外的女管教:「把她送到醫院,快!」

徐男脫掉外衣,把女囚包裹,然後一個人攔腰抱起女孩就走出去。

馬玲看著這群蹲著的女囚,然後對著剛才那個先衝過來抱我的女子問:「駱春芳,你們怎麼回事!」

駱春芳不回話。

馬玲罵道:「駱春芳你可是這個監室的監室長,你們監室短短几天,鬧那麼多事,都怎麼回事!?」

駱春芳不急不忙的朝著角落昂頭道:「喏,問那個,那個才是監室長,我已經被撤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監室長,你回答我問題!」馬玲怒道。

駱春芳被這一嚇,指著前面一排女囚道:「這不能怪我,是薛明媚她們惹事!大家每天辛苦工作無非是為了那點工分,誰不想早點出去?她們就來搶,不給就動手。馬隊長你也見了,那新來的被她們搶工分折騰成什麼樣了,都快死了吧。」

我朝著駱春芳的視線往角落看,那個身段嫵媚蹲在角落的,正是薛明媚。

薛明媚冷笑一聲,不置可否。

馬玲大聲問薛明媚:「薛明媚!出來!」

薛明媚一副囂張的模樣站起來,瞪了駱春芳一眼,然後走到馬玲面前。

「薛明媚,皮癢了是不是!」馬玲俗不可惡的大聲問薛明媚。

薛明媚卻不看馬玲,媚眼如絲的掃了我一眼,說:「是癢了,很癢很癢,要止火。」

興許是薛明媚不睬馬玲,馬玲狠狠的把薛明媚的頭轉過來然後又用力推搡了薛明媚:「你給我住嘴!你怎麼那麼賤那麼騷?」

薛明媚冷笑兩聲。這些女囚都很懼怕馬玲,唯獨薛明媚不把她放眼裡。

馬玲卻一點也不慣著她,直接抬腿一腳踹在她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