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11章 長長記性

第011章 長長記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在一邊看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你這是要幹嘛?」

她說:「不幹嗎,按照隊長的意思給她長長記性。」說著從兜里掏出一根棍子然後拉長,也不知道她摁了哪裡?鐵棍子泛著藍色的電花茲茲的響著。我在一邊看明白了,這他媽就是傳說中的電棍!

「喂!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我心有不忍,說道。

馬爽也不答話,鐵青著臉走上前,電棍直接摁在薛明媚的身上。

「刺啦…」的電流聲很清晰的傳進我的耳朵。我在一邊看得毛骨悚然,卻不曾想這薛明媚卻是個真女漢子,面對這酷刑哼都不哼哼一聲。

「上次你挨了五下沒有哼哼,看看你這次有沒有長進。」馬爽手拿電棍冷笑著對薛明媚說。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妹,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馬爽的心跟她姐馬玲一樣的冷酷殘暴。

薛明媚虛弱的一比,流著血的嘴角強行咧開,笑的比哭都難看。「電電更健康……」

馬爽不再說話,連著對著薛明媚的身子一直干到第七下,薛明媚終於暈了過去。我在一邊心懼而又無奈的看著,每電一下,我就跟著顫抖一下。第四下的時候,我甚至都已經聞到了薛明媚身上的肉糊味。

薛明媚被電暈了以後,就這麼掛在操場的鐵架子上。

馬爽對一邊傻愣怔住的我說道:「等以後久了,你就見慣不怪了,在這裡,面對這些社會的敗類,你只能狠起來,她們才怕你。」

我說是是是。

心裡想,你他媽的確實是狠,但恐怕更多的是心理變態吧,要是不能忤逆上司的意思必須給薛明媚懲戒,隨便電一下也就好了,至於要把她電暈嗎。

「她沒事,你放心。怎麼,你看上這個女的了?」馬爽奚落我似的說道。

我不說話。

薛明媚半小時後才幽幽醒了過來。隨後被關進了小號,在被推進小號的那一刻,她的嘴角居然還是掛著笑容,是那種非常邪惡的笑:「男人,你心疼嗎。」

我羞愧的低著頭,心裡有股想哭的感覺。

從小號出去監區外的路上,我和馬爽一直保持著沉默。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些女管教實在是太恐怖,他們可以談笑風生盡顯柔弱女姿態,也可以變身凶神惡煞的牢頭,我暫時有點接受不了。我都想問問她,那電棍她是如何忍心杵在薛明媚身上的,而且還不止一次。

馬爽率先打破沉默,她看著我說:「都是小事,你要學會適應。你才來沒多久,很多事情你還不了解。你也看到了,薛明媚剛才見到你這個男的是有多瘋狂。」

馬爽笑呵呵的開始給我傳授經驗。

我好奇的問:「那他們除了性的渴望,還有什麼會讓他們反應如此強烈?」

馬爽停下腳步:「減刑啊,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架嗎?就是因為他們平時工作的績效可以換積分,有些人要強行找別的犯人要,不給就打。好多弱勢的受不了都要自殺」

「自殺?」我匪夷所思的看著馬爽,非常不理解。

馬爽點點頭說:「對啊,在這麼封閉的環

境下,尤其是來這裡的女人,在外面的時候很多都是小白領。來到這裡肯定會壓抑,自殺也是很正常的。」

「怎麼都這麼脆弱呢?監獄裡不是也定期有心理輔導的嗎?」

馬爽哈哈大笑:「小菜鳥,外國電影看多了吧,時間長了你就了解了。」

馬爽幾乎對於我的每一個問題的回到都是:你以後就知道了。這讓我越發的覺得這所監獄充滿了太多的疑惑和詭異。

走回自己辦公室的時候,我心中想的都是薛明媚被關進禁閉室時的目光。

在辦公樓遇到了康指導,她手上拿著文件,應該是有事要忙,看到我後,對我說道:「小張,你去市監獄一趟,和徐男看著那女孩。」

我說:「這不應該是獄警的事嗎?」

「你也見了,今天接收新人,下午要給她們開個會,人手緊張。醫院那邊現在只有徐男在那裡,你趕緊的過去,你剛來,應該鍛煉一下,這也是機會。以後你也是要經常接觸這些。」

指導員給我開了一張紙條,然後拿去給監區長簽字,才能通過警衛室那關,去了市監獄醫院。

監獄醫院主要承擔監獄病犯的監管醫療和管理教育工作,並且承擔著罪犯的入監體檢、病殘鑒定。醫院除與社會醫療機構一樣有完整的醫療體系外,還有完整的監管體系,醫院的醫務工作者既是醫務人員,同時也是機關工作人員,有些人也是警察。

和平常的醫院最大的不同是受診的人群是犯人,當然還有監獄的管理職員。

到了那,問醫院工作人員,找到了在急救室門口的徐男,徐男看到我過來,說道:「哥們,是馬隊派你來的吧。」

徐男典型的大大咧咧粗爽直性子,剛才我朝她吼叫開監室門,她也不記仇。

我說是指導員,然後問她女犯人怎麼樣了。

「你沒見嘛在搶救吶,千萬別死啊,晦氣得很。死了一大堆麻煩事。」在她嘴裡,犯人的命真的不是人命。

一會兒後,急救室的燈暗了,幾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出來,徐男站了起來,我也迎了上去,問醫生裡面女孩的情況怎麼樣。

「沒什麼大事,也沒什麼傷,頭部有點輕微腦震蕩,暈了過去,休息下就可以回去了。」

「可以去看她嗎?」我問。

「可以。」醫生指著旁邊的病房說,「這個你們監獄專用的病房,等下病人會轉移到這個房間,你們在這等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