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15章 激烈衝突

第015章 激烈衝突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一早,我在自己的心理諮詢辦公室看著書。

桌上電話來了,康指導員叫我過去她那裡一趟。

我過去的時候,在走廊馬玲剛從康指導員辦公室出來,我禮貌打了招呼說馬隊長好。

她睬都不睬我,徑直從我身邊過去了。

操,得瑟。

走過去後,她似乎想到什麼,回頭過來叫住我:「那個!」

我問她,你是在叫我嗎。

馬玲走回來,問我:「是誰讓你私自把薛明媚從小號子放回監室的?」

看來,徐男和她說起了我謊報指導員放薛明媚回監室的事。

我大言不慚說道,「是指導員吩咐我的。」

「屁指導員吩咐!我問了指導員,她說她不知道這事!小樣,別以為你那點花花心思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和那個女人搞了關係,如果不是指導員護著你,你看我怎麼整死你。」她惡狠狠威脅我道。

我心裡一顫,莫非我和薛明媚在小號子里做的事,她們都知道了?

馬玲走後,我進了康指導員辦公室。

康指導員喝了一口茶,看我進來,說,「哦,小張來了,坐。」

我坐下,說,「請問指導員有什麼吩咐。」

她走到辦公室門前,把辦公室的門關上,說:「小張啊,我找你呢,是要談點事情。」

「什麼事啊指導員?」

康雪走到我身旁,猛然間抱住了我。

康雪那張風韻尤存的美臉正貼在我的肩膀上,嘴角上揚著一絲滿意的笑容。

「指導員,這辦公室,別。」我急忙握住了指導員的手:「指導員,你找我幹什麼?」

「你不是需要女人嗎。我就是啊。」康雪的嘴巴在我的耳邊輕輕的吹了一下:「為什麼非要去牢房找女犯人呢?找我不是很好嗎?」

我一愣,想來,我和薛明媚在小號裡面,康指導員和馬隊長都他媽的知道了這事。這是誰說出去?薛明媚嗎?

我突然想到,監獄裡各個角落,都有攝像頭。越想越害怕,怕受到處分,我看著指導員,任她上下放肆,卻不敢移開她的手了。

「你嫌棄我老了嗎?」指導員的手挪到了上面解開了自己制服上的扣子。

「不,我,我。」我看了一眼她,急忙低下頭,康雪保養的很好。

「既然你不反對,也就是同意了,以後我的身子和人都是你的了。你也不用再去找那個女犯人了。」

整個監獄裡面的女人都是瘋子,她們都常年被性壓抑著,所以見到男人都會瘋狂,哪怕是指導員也不能倖免。

桌上的電話突然叫了起來,兩人都嚇了一跳。

康雪接了電話後,對我說b監區的薛明媚監室又鬧起來了。

「你去處理一下。」

「我?我怎麼處理?那個馬隊長不是去監區了嗎?」我說道。

「叫你去你就去,你不是心理醫生嗎?這是組織在考驗你。而且你和她們監區的人不都很熟嗎?」

娘的,考驗個屁啊,擺明了,指導員就不想過去。

好吧。

到了b監區,卻只見李洋洋一個人在監區,剛才給指導員打電話的就是李洋洋,其他的人都去哪了。

我問她。

她說她們說去開會。

開什麼會?我問。

不知道,她們每天早上這個時候都去開會。

居然偌大個監區,貌似只有李洋洋在,李洋洋剛來的,而且又是個柔弱的小姑娘,怎麼能處理這樣棘手的事,看到薛明媚被駱春芳幾個人打,就找了馬隊長,馬隊長找不到,只好打電話到康指導辦公室。

我問李洋洋:「平時馬隊長徐男,馬爽她們怎麼處理監獄裡打架的事?」

李洋洋指了指警棍,我明白了。

我從牆上拿了根警棍,到了薛明媚她們監室的門口,薛明媚嘴角帶血,坐在牆角,喘著粗氣,駱春芳這邊幾個女的有些得意的看著薛明媚。

我讓李洋洋把監室的門開了,我拎著警棍走到駱春芳旁邊,拿棍子指著她:「咋回事?怎麼天天鬧事?」

駱春芳一臉的不在乎:「薛明媚看我不順眼,多管閑事唄。她以為我怕他?老娘可不是吃素的!我要讓她在這裡呆不下去!」

娘的!不由分說,直接一棍子掄在駱春芳身上。

「嗷…」駱春芳一聲慘叫忽的站了起來,雙眼圓睜怒視我。

「你一個老爺們居然對女人下手?」

她話音剛落下,我手裡的警棍再一次敲在她的腿上。駱春芳疼的咧著嘴,半跪在地上,不敢出聲了,薛明媚後面的一個女犯開口了:「這個不要臉的逼我們要計件,自己不做還找我們要,不給就動手,要不是薛姐幫我們出頭,我們這些天就白做了。」

我一回頭,是丁靈。

「還有這樣的事?」我冷眼盯著駱春芳問。

「我是這個號子的頭兒!」駱春芳大吼。

我揮舞著手裡的警棍:「我他媽問你有沒有這回事!」

駱春芳咬牙切齒看著我,嘴裡迸出一個字:「有!」

「很好。」我冷笑一聲,手裡的警棍朝著駱春芳的身上掄了起來,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駱春芳捂著腦袋躺在地上不停的翻滾、慘叫。

狠狠的揍了她一頓,我也累了。停下手上的動作冷眼看著還在地上翻滾慘叫的駱春芳。

不知何時,徐男來了,在外面看的興緻盎然。痛打駱春芳一頓之後,她才走了進來,笑吟的看著我說:「恩,哥們,不錯。有點意思了啊,挺像那麼回事。」

一會兒後,馬隊長也來了,最後處理決定:駱春芳搶來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