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16章 竟然是她

第016章 竟然是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我回去辦公室了。」

她說:「去吧。」

她的表情和說話的口氣就和一個普通同事、和往常沒什麼兩樣。讓我簡直懷疑剛才是一場幻覺。我倒不自然了起來。

終於熬到了發工資那天,出了監獄後,第一件事就是開手機,給家裡打電話,然後給家裡打錢,第二件事,找王達。

那傢伙貌似很忙,叫我等電話,他晚上找我請我吃飯。

我說好吧。

到了出租屋樓下的破銀行轉賬後,我回到了破出租屋。

出租屋的租期還沒到期。

畢業前出來實習時,為了和女友天天在一起,我就租了這房子,我們一起去寵物店兼職,我瘋狂的愛著她,以為自己找到了自己今生的幸福,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有一天晚上,在這個出租屋裡,她對我說,我們分手吧。

我不明白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想聽她的解釋,她卻一再的說我們不合適。

後來,她離職了。

再後來幾天,從老闆的乾女兒店長嘴裡我才知道,她上門給客戶寵物洗澡,和那個客戶有了關係,對方是個千萬富翁。我曾經苦苦挽回過,但她已經鐵了心,我只能在心裡罵自己無能,我不能把全部的罪責往她頭上攬,誰讓我是農村出來的,誰讓我家裡那麼窮,誰讓我沒本事。

從樓梯口的破窗往外看,外面車如流水馬如龍,漸漸的華燈初上,霓虹燈閃的光怪陸離,我想起王達說的一句話,他說,我們這些農村出來的窮孩子,在這個城市人的眼裡,不管偷不偷東西,我們這些人之與這座城市,都是陰溝里的老鼠。想要融入他們,你只能掙錢掙錢再掙錢,要穿的跟他們一樣好住的跟他們一樣好吃的跟他們一樣好車也要一樣好,他們才會接納你。不然,連保安看到你這身衣服都想趕你走。

被女友甩了後,我很害怕熱鬧,又害怕獨處,各種無所適從。出租屋太壓抑,我忽然很想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拿起手機,翻出了她的號碼,打出去,沒通之前,掛掉,打出去,再掛掉,如此三次。

我想起女友那次在學校和我一起爬山,到山頂後,她縮在我懷裡,用手指比划了個很小很小的長度說,我想變得這麼這麼這麼一點點大,藏在你口袋裡,你去哪我就去哪,那樣我們永遠不分離。

一滴淚,悄悄湧出我的眼角。

媽的,我不能在這個破出租屋這麼呆著。

拿了手機出了門,剛好王達給我打來了電話,叫我去k吧找他。

k吧是一家很大的高檔ktv,算他有點良心,請我去唱歌。

王達畢業後,找了一家信託公司上班,而且也開始賺大錢了,卻出人意料的跳到了啤酒公司干推銷,後來我問他才知道,這跟他的兄弟有關。

他有個兄弟,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同村哥們,從小他們就一起玩石子,一起弄彈弓打雀兒,一起到別人家果園裡偷蘋果還倒霉的被抓到,一起偷過人家小賣店的糖果,還放火燒過一個罵過他們的人家的房子。在高考的前一天,他們約定一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學,如果不能考上同一所大學,那就一起出去打工闖一闖。後來他們果然考進了同一所大學。後來又一起認識了我,從那以後我們三個經常喝酒啥的。他的兄弟開口閉口都是咱兄弟間不談錢,咱兄弟間不說那些,咱兄弟一起用,沒事。

我對他那兄弟沒啥好感,甚至覺得他兄弟很不

可靠。結果,我和王達從來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如膠似漆的兄弟,竟然喜歡王達的女朋友小月,為了追小月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跟我們撕破臉皮。後來,他如願以償的追到了小月,成功的給王達戴了綠帽子。

我和王達的女朋友,都是被富二代給翹了,他比我更痛苦,他是被自己兄弟給翹了。

王達之所以選擇啤酒這個行業,是因為他兄弟就是啤酒世家的大公子,他爸從農村出來後,從街頭擺地攤買菜的搞起,然後開小便利店,後來搞了青島啤酒總代理,經過差不多十年的努力,穩穩佔據了這個大區的啤酒大部分銷售市場。報復心的驅使讓王達決定從哪顛倒從哪爬起。於是,這傢伙不惜辭去高薪水的信託工作,到了珠江啤酒公司幹了推銷員,決心要把他兄弟一家代理的青島啤酒搞下去。

可是當他進入這一行之後,才知道憑藉他自己一個小人的微薄之力去抗衡當地第一品牌啤酒簡直是以卵擊石,杯水車薪,荒謬透頂,餐飲行業和夜場的資金壓力都很大,經常的拖欠賬款。

當我滿心喜地的跑去k吧,王達一臉愁苦的跟我說:「今晚要是再拿不到k吧的欠款,我明早就去投河自盡,老闆已經逼的我無路可走,工資不發,工作也干不下去了。」

我說操,老子高高興興的跑來以為你要請我唱歌,結果卻是來幫你要賬。

這個開口一分鐘幾百萬上下的男人,卻連請我ktv唱歌的錢也沒有。

k吧已經押了王達推銷的珠江啤酒整整三個月沒有結帳了,他今天晚上的主要任務就是到k吧把帳結了。

老闆已經給他下了狠話,這六十萬啤酒錢拿不來,就立馬滾蛋。

為了推銷,王達用自己的錢墊下去,還借錢墊下去。這一次,他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他給我一支煙黯然道:「今晚我們倆說什麼也要把k吧的帳結回來,再不結回來,我真的要去死了。」

操,我罵歸罵,還是要幫他的,只是不知道如何幫。

王達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