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24章 工作表現突出

第024章 工作表現突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當我和小朱送別洋洋後,才發現,康指導員和馬隊長遠遠的站在辦公樓上不顯眼的位置看著。

小朱拿著鑰匙去幫洋洋交給那個後勤的大媽。

我則回到了自己辦公室。

剛到辦公室沒幾分鐘,康指導員一個電話過來,叫我去她那裡一趟。

我過去後,康指導員看到我,眼睛都明亮起來,然後幫我倒水,在她倒水的時候,我察覺她彎腰的一絲狡猾的冷笑。

轉身過來給我遞水時,她說:「捨不得女朋友嗎?」

「是的。」我毫不掩飾。

「走的已經走了,留下來的還是要好好工作。」她加重語氣道,「小張,你可要全身心一心一意的投入在工作上,別再想其他做其他和工作不著邊的事了。我這可是為你好。」

「謝謝康指導員。」

「明白就好。

她過來拍拍我的肩膀,不經意的捏了我的胸一下說:「你再這樣不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連我也留不住你了,我可不想連你也被調走了。」

我明白她叫我過來的意思了,第一層意思是警告我不要再查屈大姐死因下去了,不僅是徒勞無功而且很可能被弄走,第二層意思是她保住了我,第三層意思,就是她還想和我保持特殊關係下去,第四層,就是現在想我。

我輕輕推開她的手:「知道了指導員,謝謝指導員。」

「知道啊,知道就好。」她蹲下來,問,「年輕小女孩就是好啊,她很年輕,很好吧。」

我知道她說的李洋洋,但假裝不知道的說,「她是誰。」

「喲,還能有誰啊,你女朋友啊。」她帶著嫉妒的語氣。

看來她是有點吃李洋洋的醋了。

「改天再說吧,今天心情不好,我會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指導員。謝謝。」我站起來就走。

「年輕人,還是要懂點事的好。」她的語氣怪裡怪氣的。

傍晚下班後,也沒人來辦公室叫我吃飯了,李洋洋已經走了。

我也沒什麼心情吃飯,抽了幾支煙在辦公室里想事。

如今,屈大姐的死因我查不了,李洋洋走了我攔不住,我能做的,也就是好好在這裡待下去,干好自己分內的事,若真的想替屈大姐李洋洋出頭,我自己也要爬到了一定的高度,也才能有那個權力。

可目前的情況是,我身邊一個和我好的同事都沒有,還是要和同事領導做好關係啊,不然的話,別說是陞官升職,就是她們平時做點什麼都把我排斥得遠遠的。看來除了徐男,還要和馬爽馬玲康指導員監區長走得近些才是。

拉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除了送禮,就是打感情牌了,想想那幾個可惡的黃臉婆的嘴臉,心裡就憋著一股氣,好吧,男人嘛,受點小羞辱又算什麼,能屈能伸方成大器。

主意打定,就這麼辦。

晚上徐男來找了我,在我的宿舍,這個女人還真不把自己當女人,拿了一條芙蓉王,送我的。

大大咧咧的進來就坐在我床頭,掏出煙就發給我。

看著這條芙蓉王,我想,連徐男這樣大大咧咧的人都比我懂得做人啊。

我接過煙,跟她道謝,徐男說謝啥謝,自家人不客氣。

我問她吃飯了嗎?

她說吃了。

我說可惜這裡也

沒個吃飯喝酒的地方,否則我就請她吃飯喝酒,喝白酒。

徐男說,有是有,只是我們兩人去,又破費又影響不好。

我說也是,監獄裡就這麼一個開小灶的地方,萬一給領導看見我和徐男去那裡喝酒吃肉,影響不好。只是我們自家人,不要說什麼破不破費。

徐男笑了:「自家人。」

我說這詞兒有意思,搞得我們像梁山聚義一樣的。

徐男笑完後說道:「張帆,那個女犯人死了就死了,別再多事了。你應該知道李洋洋為什麼會走。」

「是馬爽馬玲指導員她們一起栽贓的對吧?」我小聲問徐男。

「那我可不知道,你覺得是就是,你覺得不是就不是,只不過我就叫你別再多事了。」徐男回答我。

看來在這裡混的下來的基本都是老油條,哪怕是徐男這麼個大大咧咧的人,說話都滴水不漏的,既模稜兩可又回答了問題。

我沉默不語。

徐男又說,「原本你也是要調走的,因為你工作表現突出。」徐男重點加重語氣『工作表現突出』幾個字。

「調走?也調我到管理局嗎?」我問。

「我靠你是傻子嗎?李洋洋什麼身份,你什麼身份,她那是調走,你啊,說的調走估計就是被開了。」

「是不是有人保我?」我想到康指導員的話。

「是。我也是聽來的,小道消息。是指導員不願意。」

一般來說,小道消息大多是真實消息。

「男哥,你是在哪裡買煙帶進來的?」我拿起她送我的那條芙蓉王看著。

「你要抽煙嗎?我那裡還有的是。」她倒是大方得很。

「不是,我想,送人。」

「送人?」

我解釋道:「例如我帶進來送你抽啊,送上司領導的什麼的。」

徐男說:「這樣子,監獄大門口右側有個便利店,不過帶少好帶,帶多的話不好帶進來。」

「那平時你是怎麼帶進來的?」我好奇的問。

「等你在這裡混熟了,就方便了。不過。」

「不過什麼。」

「要是送禮的話,最好是送煙票。你聽說過煙票嗎?」徐男揚起眉毛。

「煙票,什麼是煙票?」

「算了,不知道算了,當我沒說。」她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