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28章 神秘美女

第028章 神秘美女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是兩個人。」我又想起了那個叫小賀在監獄當什麼領導和我一夜的神秘美女。

「你怎麼那麼唧唧歪歪,說!」

我問起了監獄裡領導中是不是有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很年輕,很霸氣十足,冷酷又范兒,開著一部白色奧迪。

她搖頭不知道,我從她眼神中看出,她並不是騙我。

好吧,我再問那個神秘韓國潮范女犯人。

她一聽是那個女的,就嚴肅了起來:「我和你說過了,別動那個女的歪心思,你他媽的找女朋友好好找一個不就行了,偏偏往一些背景複雜的女人身上找,你是嫌棄自己活得太舒服了是吧。」

「那你告訴我,她到底什麼來頭?」好奇害死貓啊。

「我懶得和你說,反正你現在也是管教了,自己去問她吧,回去吧你,老子要睡了。」她下了逐客令。

回去自己宿舍的時候路過小朱宿舍門口,聽聲音她好像還沒睡,也不知道她在幹什麼,估計內心還是在掙扎著,老子就等你掙扎,看你掙扎出個什麼結果!有種以後別找我,反正我在這地方不缺女人。

第二天,康指導員安排我去值班,這是我第一次值班,剛開始的時候都要老員工帶,我問康指導員能不能讓徐男帶我。

康指導員說行。

就這樣,我去值班了,徐男來帶了我。在b監區里,我看到女犯人們忙著幹活,好多管教守著,我進去的時候,她們都看到了我,眼睛裡冒出火的也都有。

只不過這不是第一次見了,她們之中有的已經為了沖向我被打了很多回。

沒有吵鬧,沒有前幾次見我時的瘋狂,靜靜的看了我幾眼後,繼續幹活。因為管教都盯著她們,這些管教手中的警棍可不是鬧著玩。

犯人都是必須要勞動,除了上心理課開會或者是放風的時候,大多時間不是在監牢里就是在勞動,而且勞動量很大,每天都在忙個不停,如果想要早點離開這裡,就努力的加分,加分的最便捷途徑也就是幹活。

分配下去的每個監室的活兒都必須要完成,很多新來的就像當時剛開始的丁靈,就因為拖後腿被侮辱差點自殺了。

我看到了薛明媚羅春芳那對冤家,還有丁靈她們監室的人。

薛明媚看看我,然後扭過頭去,該幹嘛幹嘛。羅春芳剮了我一眼,她想不到我是管教了,而且是我是替薛明媚撐腰的,以後她要打薛明媚,老子就揍死她。

丁靈對我笑了一下,我原本想對她也笑一個,但覺得這樣不好,就假裝沒看見,一路看過去了。

管教該幹什麼的流程我基本都已經熟悉,徐男也沒有什麼跟我好說的。只不過我還是對那個神秘的女囚充滿了好奇,出來外面後我捅了捅徐男:「哎哎,男哥,那個漂亮的女囚呢?」

她草了一聲,罵我道:「瞧你那點出息!」

「我靠問問都不行?」

「不知道在哪。可能去外面操場溜達了吧。」徐男靠在椅子上,說。

「那麼爽?她什麼身份啊,也不用幹活嗎?」

「她不用幹活,我勸你啊,別亂想了。你還是好好和你的薛明媚什麼的好好愛。」

徐男嘲笑我似的說道。

「什麼薛明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裝糊塗道。

她一拳頭砸在我肩膀上:「他媽的老子把你當哥們,你還跟老子裝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她有一腿嗎。」

「好吧,就當是有吧。還有個問題。」

「你怎麼那麼囉嗦,唧唧歪歪的一點不像個男人。」她罵罵咧咧的。

「你別那麼生氣嗎,我就是問問又沒有怎麼你。有個事啊,就是平時馬玲馬隊長她們總說去開會,就是早上,不知道開的什麼會啊?」我對於她們這幫管教早上開的什麼會充滿了好奇,又不在辦公樓辦公室里開,也不在監區里,那她們每天早上跑哪兒開會,開的什麼會。

徐男盯著我看了一小會兒,然後說:「有些事,你該知道的時候,會有人讓你知道,但這些事,別人不主動告訴你的時候,你可千萬別那麼多問題。你這好奇心,除了讓人討厭外,更加防著你。想要在這裡混得好,把嘴封住,少說話,眼睛該瞎的時候必須瞎,否則。呵呵。」

「草,好了好了我不問了。那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這些?是你要告訴我還是別人告訴我?」

「把嘴封住,少說話,你懂我的意思嗎?」徐男不耐煩了。

「好吧。」

徐男說完就說去忙了,然後離開了辦公室。

我坐在監區的辦公室裡面,發獃。

這監獄裡面的道道很多啊,看來想要知道這些,也只能等了。

不一會兒,徐男過來對我說:「哥們,有個妞想讓我跟你說一聲,她找你有事。」

「是誰啊?」誰會找我?薛明媚?

「自己去看。」

「你還挺有良心啊幫女犯傳話。」

「我不給女犯帶話傳話,但是你的話,就無所謂了。」

「謝了。「

我進去裡面,拐過一個走道,開了鐵絲網的門,有個女犯站在門後等著我。

「丁靈。你找我?」是丁靈,亭亭玉立出水芙蓉般的小姑娘。

丁靈看是我,開開心的點點頭:「你現在是我們監區的管教啦。」

「是啦,是管教啦。」我也對她笑笑。

「太好了!」她開心得跳了跳。

「太好了呀,有什麼好的。」我笑著問。

「以後她們要是欺負我,你就會,就會照顧我了。」

「我才不照顧你,讓她們打吧,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