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0章 事出突然

第030章 事出突然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慢慢地我就熟悉上了這份閑的發慌的工作,說實話,在這裡工作,真的是壓抑,不是一般的壓抑,但想想兩份工資,和以前流浪一樣的生活相對比一下,就覺得沒什麼的。

一晚,我在宿舍看書,小朱敲了宿舍門。

我有點驚訝,因為雖然大家同在一個監區的同事,但也好幾天沒見,就算平時在監獄裡見面那也是工作的時候,她看到我都是直接避開和我互相對面。自從洋洋走後她也沒有再對我動過找我複合心思。

我一直都認為她還是在自我內心掙扎,所以我也裝作無所謂的樣子,甚至邪惡的想著,老子大把多的女人,你小朱在這裡沒男人,我看是誰把持的住。

小朱手上拿著一個盒子,放在我的宿舍桌上:「我今天出去了,找了洋洋,這個是她讓我幫忙拿來轉交給你的。」

「哦,謝了。」洋洋還真是好。

「那,我回去了。」她掃了我一眼,避開和我眼神對視,就是一瞬間掃過去看了我一下。

「哦,晚安。」

她走出去,我見她那一顫一顫的,手心痒痒的。

她走到門口,然後又轉頭,把持不住了嗎?

她看著我,抿抿嘴唇然後鬆開,放開了手掌直起了身子對我說:「我們的事,我想和洋洋坦白。」

我愣了,我靠你和李洋洋坦白我和你有一腿,那豈不是逼著李洋洋和我分手嗎!

我站了起來,走向她:「媽的你想幹什麼?你和她坦白乾什麼?」

估計是她沒想到我那麼激動,她被嚇住了:「我,我覺得我對不起她,我一直都在很內疚,晚上睡覺想到洋洋對我那麼好,我的眼淚就停不住。」

「你知道你和她說了這些她會怎麼樣嘛?以她的性格,一定心想著成全我們的。你既做不成她的朋友,我和她也做不成情侶。」這不是要逼著我和洋洋分手嗎。

「可我覺得她已經知道我們的事了。」小朱哭了。

「你覺得知道她就知道?你有證據嗎?別亂說好吧!」我有些生氣,我不懂她腦子想些啥玩意。

不一會兒她止住了哭聲,然後輕聲對我說:「好,我不說。」

我擺擺手叫她走:「回去睡覺吧。我也困了。」

她走後我帶上了門,拆開了盒子,是一款ipadmini呢,開機後,發現細心的洋洋還給我下載了一些離線看書的軟體,還有很多音樂。

一定是怕我無聊讓我用的。

多麼好的女孩。

就算以後和她沒有將來,和這麼一個懂事細心溫柔的小姑娘這麼走一段人生路程,也是很美的。

次日,在監區辦公室,我無聊的看著監獄報。

桌上電話響了,徐男接了電話,然後大嗓子喊我:「張帆,找你的!」

八成又是康雪那娘們。

果然是康雪,這次不知道又要找我幹嘛了:「您好康指導員。」

康雪語氣沉重:「張帆,我們監獄接到你家人給你打來的一個電話。」

我一聽是家人,是不是我爸出了什麼事,心提到了嗓子眼:「什麼事。」

「打電話來找你的是你姐

姐,說你爸。」康指導員頓了頓,不願意說透,「說你家裡人出現了一點問題。」

「什麼問題,什麼問題!」我急了。

「你先過來,我帶你去打個電話,你和你家人說吧。」

我掛了電話,慌忙的跑出去。

徐男在身後大叫:「你怎麼了!」

慌張的跑到了指導員辦公室,沒敲門就闖了進去,氣喘吁吁的問康指導我家裡究竟出了什麼事。

康指導員微微皺起眉,道:「我帶你去獄政科打個電話。」

「謝謝指導員。」

去獄政科的路上,我問指導員:「是不是我爸出了什麼事。」

康雪看看我微微點頭:「你還是打電話自己跟家人說,是你姐姐打來的。」

「大姐還是二姐?」

「這個,我也不清楚。」

到了獄政科,康指導跟獄政科科長說一聲後,我可以拿外線的電話打了。

直接就打給了大姐,大姐接電話後一聽是我的聲音,就哭了出來:「張帆,爸病重,就是動手術,也怕是不行了。」

我也慌了分寸,眼淚就不覺的流了出來,儘管父親一直在生病,但聽到這樣的消息,心裡一下受不了:「姐,姐別哭,你不要哭姐。我就請假,回去。」

大姐哭著說:「姐想和姐夫商量,把我家的幾塊地和給賣了,再借錢,讓爸動手術。」

「好好,姐,我先請假回去,看看,然後再說。」

「你路上小心。你要不要給媽打個電話。」

「我等下就打。」

我掛了電話,問康指導員:「指導員,我可以請假嗎?」

她點頭。

寫請假條,指導員簽字,然後又去找副分監區長。

副分監區長打內部電話問康指導員,確定後簽字,我才可以出去。

先請了三天。

出了監獄大門,我開了機就先給媽媽打電話。

媽媽一聽是我,就激動的泣不成聲:「你爸他,醫生說可能不行了。」

「媽你別哭,我現在就回去了。爸能說話嗎?」我沒那麼慌了。

「說不了,在縣醫院,昏迷著,接著氧氣。」

趕到市裡的車站坐了直達班車,在車上,我憂心忡忡,看著手機上好多來電提醒,我沒心情一一翻看。回到縣城,然後直接去了醫院。

到了父親住院的那個病房,我衝進去後,媽媽一見到我就止不住的擦眼淚。

父親躺在病床,接著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