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1章 無可奈何

第031章 無可奈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張帆,把賬號給我。」

我眼淚就要湧出來了:「你很少這麼正經的叫我名字。」

「都什麼時候了少說廢話,手術費那麼巨大。我必須要跟你說,我幫也幫不了你多少,估計能湊個十萬八萬,我的生意先不做了,拿來先給你爸治病,其他的,你看咱再想想其他辦法。」

「大炮,謝謝,非常感激。我真的是沒有辦法。」

「別他媽的哭,是男人的話。咬牙挺過去,老子的生意什麼時候做都行,人沒了就真沒辦法了,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真的。我找錢去,也借借,媽的剛好我本來要自己弄個牌子來做的跟銀行和親戚朋友都借了錢,剛好給你一起打過去。」

「謝謝大炮,除了謝謝,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先這樣。你再看看其他人。」

我走到醫院走廊盡頭吸煙區,點了一支煙。

我要不要開口和監獄的同事借?徐男可能會給,康指導員可能也會給。

試試吧。

我電話還沒打過去,沒想到康指導員先給我打過來了,還是用的她的手機打的:「小張。」

「指導員你好。」

「你爸爸的事啊我其實已經問過你姐了,我今天早上把你爸這個事和b監區同事們都說了,大家湊了一筆錢,有六萬塊錢,你把你那個賬號發來一下。」

「指導員,謝謝,謝謝。」我真的沒想到這個在監獄裡那麼欠老子x的老女人這時候那麼心細的仗義。

「把賬號發來給我手機上。」

「好,指導員,回頭你把同事們捐錢的名單和數額都統計一下給我。我會還的。麻煩指導員了,謝謝。」

「好。」

之後還有一些朋友同學回複信息說愛莫能助什麼的,我也一一回復。

算了一下,我這邊湊了居然有差不多二十萬,當然,王達這邊出了一大半。和大姐二姐合計一下,也才湊了一半多點。

當父親微微醒來後,我激動的和他聊。

當他問我要動手術多少錢,我開始不願意說,後來他死活逼著我說出來,知道了六十萬的手術費,他拒絕做手術,說萬一手術不成功,他死了就算了,害了大姐也動了手術,而且還借了那麼多錢,這要怎麼還,他一把老骨頭,這條命不值錢。

我拉著父親的手哭了:「錢可以慢慢還,一家人慢慢掙錢,但是人不在了,錢換不來一家人的幸福。」

他不說話了。

母親也一個勁的點著頭哭。

當我手機響起,我讓母親好好勸勸他,出了外面接電話。

這個電話,有點陌生,又有點眼熟,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存進通訊錄去的,而且沒有名字。

「您好。」我接了電話。

「你發的信息是真的?」對面一個熟悉的女聲冷冷的問。

這個熟悉的聲音是誰啊?我想了一下卻想不起來:「是真的,請問你是誰?」

「我怎麼覺得像是假的?」她說。

「假的?」

「你是因為父親生病沒錢治,所以才去兼職陪酒做鴨?」

我想起來了,是她!那個被我強x的美麗

女人。

我一聽她這話,當即氣不打一處,罵聲就脫口而出:「他媽的誰會拿自己家人來這麼開玩笑,愛信不信!」

罵完又後悔了,她可是我的領導,而且,她家裡情況好,保不好她願意借點錢給我就好了。請原諒我此時此刻的如此沒人格,可是如能換回父親的命,把我賣了我都樂意。

她冷冷的哦了一聲,掛了電話。

我強忍罵娘的衝動,把電話塞進口袋,媽的老子都這樣了,她居然還打電話來調侃我。

我靠在牆上,點了一支煙深深抽了一口。

六十萬隻是個保守的數目,這還不包括手術後的費用。

千拼萬湊的錢,也才弄了一半。

我也從沒想到過我居然能借到這樣多的錢,這些錢對我來說無疑是天文數目,是我從來沒有敢想過的數額,我又有何德何能讓王達他們對我那麼的好。

想起心裡不禁慚愧。

媽媽已經在病房裡坐在父親病床前睡了好幾天,我想了想,拿了一點錢去租了一個有個床能做飯的簡陋的醫院後面的舊房子。

儘管媽媽一直不情願,但我還是租了,我對她說,父親已經倒下去了,我們如果倒下去,那就全完了。

讓媽媽去睡覺,我在床榻邊守候父親。

趴在病床睡真的是非人的折磨,冷就不說了,這姿勢睡覺根本睡不好。

第二天,父親吃了葯還在睡,我頂了個熊貓眼起來,去買了牙刷洗臉巾。

從衛生間刷牙洗臉出來回到病房,卻見病房裡有個衣著考究的中年人。他高個子,身材清瘦,修身的黑色夾克商務休閑裝。穿著像是電視上那種當官的或者經商的成功人士。手上還提著兩袋子的補品。

他正在看著病床的病牌。

我父親有這樣的朋友嗎?

我覺得他應該是走錯了房。

看到我,他對我微微點頭。我也對他點點頭。

「你是張帆?」他直接開口問我。

我一愣,然後點頭說是。

心想這是誰呢?

他也不說話了,上下打量我。

「請問你是?」我開口問。

「我是你一個朋友的父親。」他平靜的說著,語氣和表情透著養尊處優和歷經世事的淡定從容。

我把我的朋友都想了個遍,他像我哪個朋友?看不出來。

「實在對不起叔叔,我實在想不起來你是我哪個朋友的父親。」我抱歉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