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2章 口是心非

第032章 口是心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過了一天,大姐大姐夫來了,儘管又借了一些錢,但還是湊不夠錢,二姐也想盡了辦法,也沒湊到多少。

看著奄奄一息的父親,一種絕望的氣氛縈繞在我們心中。

我想著,明天我就去監獄裡,叫康指導員和監區長幫忙開個會讓同事捐款,哪怕是讓我向監獄同事一個一個跪過去,我也要把剩下的錢湊齊!請原諒我的自私。

我安慰一家人,我明天就去找個朋友,叫他們不要急。

給李洋洋打電話還是打不通。

照顧完父親吃藥什麼的,和媽媽二姐交換照顧,回到出租屋已經凌晨三點多。

躺下去就睡著了,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躺在簡陋的出租房還沒起來,手機響了。

這些日子對手機鈴聲特別的敏感,因為來電就意味著可能借到錢。

我接了。

「爸爸重病你還睡那麼晚不起來?」

沒想到竟是她。那個被我強x的女人。

「我昨晚三點多照顧完父親才回來睡下,什麼叫我有心情睡那麼晚?你是不是打電話來取笑我?」

「我沒你那麼無聊。」

「是吧,覺得我惡有惡報,報應來了,你開心了。」我心情十分不好,就差開罵,可我轉念又想,她不是監獄的領導嗎,或許求她讓她幫我在監獄同事里通報一下,讓她能幫我這個忙。

她笑了一下,說:「我給你打電話不是為了和你吵架。」

「你能幫我是嗎?我父親真的病重快不行了,你可以幫我嗎。」我的語氣一下子就轉變了,成了哀求。

「我為什麼要幫你?」她直接拒絕了。

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後軟了語氣:「對,對不起。你能幫我嗎?求你。」

「這才像求人的樣子。」

我一聽她這麼說,感覺有了希望:「你肯幫我是嗎?」

「你說說看,怎麼幫?」

「幫我在監獄裡把我父親重病這個事通報一下全監獄同事,我希望能通過領導帶頭借錢給我,你放心,這錢我會還,我哪怕在監獄裡做幾十年不領工資,我也要還清每一位好心的同事。可以嗎?」

她那邊沒有回應。

「可以嗎?」我又小心翼翼的問。

「不可以,我憑什麼幫一個對我傷害過的人。」她拒絕了。

我有些惱羞成怒:「你打電話來,就是想知道我有多慘對吧?好了現在你可以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了。」

「我在你們縣醫院的辦公樓303你過來找我一下。」

我一愣。然後問:「你開什麼玩笑?」

「你最好別來。」她掛了電話。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立馬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沖向醫院辦公樓。

到了醫院辦公樓,我跑上跑下,怎麼找不到303呢。

然後問了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她驚訝的問我:「你要找院長?」

「不是找院長,是我一個朋友在303等我。」我解釋道。

「303,304,305,這幾個都是院長的辦公地方。你是找錯地方了吧?」她再一次問我。

「沒有沒有,我一個朋友就說她在辦公樓303等我。」我堅定的說。

心裡卻在打鼓,這個醫生看起來不是騙我的樣子啊,難道是那個女的騙我的?她在院長

辦公室等我?這不太可能啊。

穿白大褂的醫生看我那麼堅定的樣子,猶豫了一下,然後伸手一指,原來是那裡,一個走道最後有一個上樓梯半層樓的隔開的地方,僻開出來,獨立的三間辦公室。

怪不得我跑上跑下找不到。

來到303門口,上面確確實實寫著:院長辦公室。

我還是敲了幾下辦公室的門。

門開了,一個帶著白口罩的長髮女子給我開的門,這高挑身材婀娜的女子,正是她。

無論是裝修還是擺設,都是乾淨嚴肅又嚴謹,這就是院長的辦公室,這種氣勢壓得我有點不太適應。

我看著她口罩上兩隻美麗的大眼睛,結結巴巴的說了句你好。

她摘下口罩,驚艷了整個辦公室,卻面無表情。

「你怎麼在這的?」我是真的好奇。

「特地來看你是不是騙人的。」她認真的說。

然後自顧自的倒杯水給自己喝,接著坐在院長的辦公椅上。

我有些不自在,傻傻站著,手也不知道放哪裡好了,也不敢坐下:「我沒有騙人。」

「康雪和醫院這邊我都核實了,的確不是騙人。」她揚起眉毛看著我。

「你核實這些,為什麼。」

「如果是真的,那我只能幫你。」她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幫,幫我?你那麼恨我,為什麼要幫我。」

「窮鳥入懷,猶當活之。」她說完長嘆一聲。

「嗯?我聽不明白。」

「鳥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多讀點書,別有時間就忙泡妞。」她數落我。

我問:「鳥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這和幫我有關係嗎?」

「鳥兒受傷了,飛不動了落到人的懷裡,尚且應當保護存活,何況是一個重病的人呢?」

我吞吞吐吐的說:「我,我還是很不明白,我,我可是你仇恨的人,對你那樣過。」

她一拍桌子氣道:「別再跟我提那件事!」

「是。」

「你回去吧。」

我長大了嘴,抬起頭看著她:「什什麼?你不幫我了?」

「我說了幫你就幫你,你在懷疑我的信用?」她罵我道。

「不不是,可是你說了幫我,又要讓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