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6章 顧盼流轉

第036章 顧盼流轉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明知道我說的是謊話,她居然如此受用,看來,大多人真的都是喜歡別人對自己恭維的。哪怕明知是假的。

「指導員,這錢我不收,我有把柄在你手上,不是嗎?我哪敢出去亂說,要是到時候查出來是我出去說的,你再弄我進監獄我也無話可說。」我小聲在她耳邊說著。

她哼哼唧唧嘴裡,點了點頭。

看著這個灰色的監獄,我的心籠罩了一層灰。

洋洋走了,小朱也走了。

小朱走的時候,也沒和我說一句什麼,甚至沒有給我打過什麼電話。

我請假走的時候,她是下午就走的,應該是她當天早上馬隊長讓她加入她不願意,當天馬隊長就讓她滾蛋,馬隊長當然沒那個本事決定她的去留,但是馬隊長也只是個底下跑腿的,至於是誰讓小朱滾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康指導員和監區長或者甚至是監獄高層。

監獄高層,那賀蘭婷也有份嗎?

如果沒份,賀蘭婷在這個方面還算是個清白的女人,但是如果她沒份,那她哪來那麼多錢買奧迪,買好房子住,又隨手一揮借給我手術費七十八萬?

媽的,所謂的這些z國的棟樑,還不如監獄裡那群女犯人。

下班後去食堂吃飯,然後回宿舍的路上,徐男跟了過來,給我一章折好的紙條。

我問是什麼。

「那天小朱走的時候,留了這一張紙條給我,讓我交給你,我一直忘了。」

我拿了過來,可能是小朱寫給我的留言吧。

「那個事你想得怎麼樣?」徐男問我。

「哦,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我看著徐男。

「指導員不是找你談了嗎,她要你怎麼樣?你還是要堅持走人嗎?」徐男一個勁的問。

「談了,指導員也說了,我今天什麼事也不知道。」

徐男這算明白了指導員可以允許我不加入,但也留我在這裡。

我說:「我也有把柄在她手上,如果我出去說,她也可以整死我。」

徐男不說話了,兩人默默走向宿舍樓。

回到宿舍,我打開紙條,裡面只寫了一個手機號碼。

這應該是小朱的手機號。

小朱啊小朱,你也走了啊。

胸脯大大的小朱,我以後再也享受不到了。

睡著後,做了個夢,我被一群人拿著刀追殺,使勁的逃使勁的逃,一抬眼,看到一個高大的城堡,我什麼也不想就逃入高大的城堡中,關上了門,我鬆了一口氣,轉身後,卻看到一個個魔鬼從這個荒涼的城堡中沖向我。

我從夢中嚇醒過來。

擦著冷汗,這個夢怎麼那麼真,就像剛剛是真的發生一樣。

喝了杯水,躺下來。

我想到了現在的境況,這個夢不就是現在自己的處境嗎。

剛開始進來監獄上班的時候,覺得這裡還是挺美好的,可現在越發的覺得,我是在一個鬼魅魍魎橫行的城堡中發著美夢,哪天就不知道自己會被吃掉。

我想著如何要能離開這裡,康雪這麼纏著我不讓我走,我已經被她牢牢按在這裡,而且,我如果走了,屈大姐的死這一頁,也就這麼翻過去了。這些真正的兇手,也不會得到應該得到的

懲罰。

b監區的女犯人們在生產車間勞動,今天要干織毛衣的事。

這些都是監獄領導跟一些制衣廠攬下來的活,想不到這些漂亮的毛衣出自於女犯人的手。

監獄跟制衣廠攬活,制衣廠出毛線等材料,監獄出人力,制衣廠的人工成本比外面招的工人低,監獄的女犯人也有事干,制衣廠和監獄都有錢賺,女犯人通過勞動消掉時間還能爭取早日出獄,三贏。

我在生產車間里走著看女犯人織毛衣,b監區對我已經見慣不怪。

我監看我的她們忙她們的。

但我還是看到很多看我的時候飢渴的目光,駱春芳就是一個。

只不過被我打過之後,她在我面前老實了很多,再不敢造次。

走到角落丁靈和薛明媚那裡,丁靈抬起臉看看我露出個笑容,然後低著頭忙她的事。

我知道薛明媚知道屈大姐的真實死因,還有我不知道的薛明媚她們都知道,只是我怎麼問,她都不願意告訴我。

我停在薛明媚身旁的時候,她彷彿就知道我走到了她身旁,儘管她是低著頭織毛衣不看我。

我要轉身的時候,薛明媚突然開口:「我有事想跟你聊聊。」

我站住,看她,她還是低著頭,好像不是跟我說話,我不說話,她又說道:「聊聊吧。」

「哦,好。」

「衛生間外面。」她說。

我走去了衛生間的外面,薛明媚舉手要求上廁所,管教同意,於是丁靈和一個女犯人陪著薛明媚去了衛生間。

牢里一般都是三人行動,一人出事,另外兩人連帶責任,全監室遭殃。

薛明媚讓丁靈和另一個女犯人進衛生間,她停下來,拉著我到了角落一個地方。

「那是你的兩個手下?」我問。

她笑了一下,顧盼流轉,眉目嫣然。

「找我什麼事?」我問道。

「我能找你什麼事?」

「你瘋了!上次和你獨處的事,本來什麼事都沒有,但都已經讓我被人拿來要挾了。」

「你怕什麼張管教,這裡的攝像頭,在哪裡我都知道。」

「這麼說,上次那個攝像頭你也知道?你知道我們被錄了下來嗎?」

我說:「好了,我問你正經事,那個,屈大姐怎麼怎麼死的你是知道的,對吧。」

張管教,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別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