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7章 俊男美女們

第037章 俊男美女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於是給她打了個電話,她興奮的跟我唧唧喳喳起來,然後說她有個好朋友要過生日慶生,是在一個有名的別墅區裡面。想帶著我去玩玩。

我看了看自己寒酸的衣裳,第一個念頭就是拒絕,然後就說我不想去。

洋洋跟我撒嬌了起來,說她已經答應了她的好朋友要去的,而且我們只是去吃吃喝喝玩玩。

我當然不好意思對洋洋說是我這套衣服太丑了不好意思去的原因。

聽洋洋的這個口氣,是沒有和我分手的打算啊,她又軟磨硬泡了撒嬌一番,我說好吧。

掛了洋洋電話,賀蘭婷還是沒有給我回電。

突然想起紙條,拿出來照著上面的電話打給了小朱。

小朱不知道我家裡的事,和我平淡的聊著,她並沒有說她被監獄給趕走,只是說父母開了一家飯店,生意很不錯,讓她回去幫忙。

我聽著她說話,又想到她那個挺著的巨大胸脯。不免一陣失落,但還是祝福了小朱,希望她一切都好。

她也祝福了我和洋洋,說洋洋是個好女孩,讓我好好珍惜。

掛了電話後,我坐在路邊抽了一會兒煙,一部計程車停在我面前,李洋洋就在計程車上。

上車後,洋洋挽著我的手臂,然後在我臉上親了幾下。

我回親了她一下,然後說:「洋洋,我們,我們這樣不好吧。」

她靜了下來,也不笑了:「怕我爸爸嗎?」

「我是覺得對不起你爸爸。」

「張哥哥,不要提我爸爸媽媽好不好?我已經夠煩了。」

「他們是不是也整天勸你和我分手?」我又點上一支煙。

「不提他們了。」

「好好不提,洋洋,我就穿著這樣的衣服去你朋友的生日啊,這樣不好吧?」我看看打扮得精緻漂亮畫了精美淡妝的洋洋,再看著自己這一套土鱉的衣服。

洋洋給我拍拍我肩膀上的灰:「張哥哥你穿什麼都好看。不然我們先去商場給你買套衣服我們再去吧。」

我急忙說,「算了算了,還是別亂花錢。」

「這不是亂花錢呀。」

「直接過去吧,對了你的朋友生日你要送什麼啊?」

洋洋拿出一個小盒子,裡面是一個小小的金吊墜。

「這個呀,挺漂亮,多少錢啊?」我問。

「兩千八呀。」

「呵呵。」

上了車後,我又有點後悔去參加這樣的宴會,自己為什麼要去呢,多半還是因為在監獄憋瘋的。

在車上,我突然想到監獄裡剋扣犯人東西的事,問洋洋不會有事,反正她已經出了監獄不在那裡幹了。

我抱著洋洋,她把車窗往下搖了一點,冷風灌進車裡,她往我懷裡縮:「有點冷。」

我抱緊了她:「把車窗關上不就不冷了。」

「車上的煙味有點讓我想吐。」洋洋說。

剛才我剛丟了煙,司機大叔又點起了煙,難怪她受不了了。

我笑著跟司機大叔讓他把煙頭扔了,因為我女朋友受不了快吐了,不知道司機大叔是怕洋洋吐他車上還是通情達理,把

煙頭扔了。

洋洋對我笑笑。

「洋洋。」問她,「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呀?」她的頭靠在我懷中,抬起頭看我。

本想說監獄裡的,但我看到司機,就想著這些事還是要保守點說的好。

「洋洋,你知道馬隊長她們每天早上開早會的事嗎?」

洋洋愣著看看我,然後說:「知道呀,她們每天都說去開會,可是我也不知道她們開什麼會。」

「你覺得她們會開什麼會?」我問她。

她搖了搖頭:「不知道。」

「你沒有好奇過嗎?」

「沒有呀,隊長經常和我們說,不該知道的事不要問呀。」

「呵呵,好吧。那你有沒有想過她們到底開的什麼會,或者說背著我們幹了什麼事?」

「不知道呀,有可能是領導要開會,我們沒有資格參加呀。」

真是個天真的小姑娘。

「那你知道你是查替我去查屈大姐死因被踢出來的吧?」

「我以前不知道,後來你和我說我就知道了呀。」

「洋洋,那你說屈大姐為什麼要自殺?」

洋洋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張哥哥你就別查這些事了,查也查不清楚,你看看我呀都被調出來了,你還查下去,你不怕被開除呢。」

「唉,屈大姐很好的一個人啊,我心裡愧疚。」

「張哥哥,你不要在裡面工作了,出來找其他工作吧。」洋洋擔心的搖著我的大腿。

「哈哈,你是不是想讓我找個外面工作,每天朝九晚五,晚上你和玩?」我捏了一下她的臉蛋。

她還開心的嗯嗯的點著頭。

我笑了笑,不說話。

車子在市郊的別墅區大門口停下,七十塊錢打的費。

我睜大了眼睛,打的要七十塊錢?這跑了多少公里,一看打公里數表的表,跑了三十多公里。

靠,沒車的人哪敢住別墅區。

在我心疼的掏錢包的時候,洋洋已經給了錢。

我不好意思的對她笑笑。

她拿過司機找補的錢,挽過我的手,開開心的拉著我往前:「走吧。」

進了別墅區,我傻了,一排排豪華色彩鮮艷的別墅映著青山綠樹,就像小時候很多家庭經常在家裡掛的歐美攝影風景圖。

門口停著一部一部的好車,奧迪賓士寶馬我還是認得出來,但很多看起來很矮很尖的跑車我就不認識的了,還有大大的越野車。

「你這是什麼朋友?」我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