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38章 性感臉蛋

第038章 性感臉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壁畫看起來都好有藝術感的玩意,我東看看西看看,我是土鱉。也真沒見過別墅的裡面。

當有人走過我身邊,他們有的會看看我一眼,有的連看都不看,只要有人過來我都變得很不自在,就轉過身面對著壁畫托著下巴看著。

一會兒後,有幾個年輕的男男女女我身邊來,開著玩笑一邊聊天一邊打電話。

我走到台邊處,伸手想要拿一個高腳杯裝酒喝,沒想到手一抖手指外側撞到高腳杯,高腳杯眼看就要摔下台下,我連忙伸手要拿住,手肘卻撞在紅酒瓶,紅酒瓶一下子就從台上摔倒跌在台邊那一堆高腳杯疊起來的叫什麼什麼東西的。

一下子幾十個上百個高腳杯從上而下的嘩啦啦乒乒乓乓摔下來,好多杯子碎了一地。

我傻了,握緊了雙手愣著看著碎了一地的杯子。

好多人都看著我。

我緊張得手腳發抖,還好她們家的傭人保姆什麼的就過來說沒事沒事,收拾一下就好。

我這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摸了摸發涼的後頸,緊張的假裝去衛生間。

媽的我這到底在幹嘛啊,丟死人啊!

那些杯子要不要我賠我日。

早知道不來參加什麼宴會了,沒點意思。還不如在監獄裡讓我舒服點。

衛生間挺難找,想問個人,保姆傭人的沒見到,看到穿得帥氣靚麗的俊男美女又不好意思問,我就找上了二樓。

然後,在一個拐角處,拐角走過去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個開著半邊門的房子里傳出洋洋有些生氣的聲音:「張哥哥不是那樣的人!」

「那你說他為了什麼和你在一起?」這是林小玲的聲音。

好像是在說我。

我馬上靠過去到門邊聽,偷偷往裡面看,裡面是個換衣間,有很大很多的衣櫃和鏡子,許多掛著的漂亮衣服。

李洋洋似乎真生氣了:「張哥哥是好人,他什麼都不為。」

林小玲鄙夷了一下道:「張哥哥張哥哥,在你眼中誰不是好人啊洋洋。你剛才沒看到嗎,他看我的那眼神,那表情,口水都要流下來。這種男人你還說是好人?」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不是什麼好人。

李洋洋說:「我就是喜歡他。」

林小玲勸著李洋洋:「洋洋,我實話告訴你,李叔叔和阿姨給我打過電話,讓我勸過你,說這個男的人品不行,家裡窮農村出來的,而且沒有未來。他家還有個病重的爸爸還有一家貧窮幾口人的農民,他和你在一起多半就是圖你的家庭背景。叔叔說,他查過,聽說這個男的在他們單位,還和其他的女孩子行為曖昧。」

我心裡咯噔一下,我靠那麼厲害,他爸怎麼查的?我人品不行,對,我到處搞男女關係連洋洋的好姐妹小朱也上了。說我家裡窮農村沒有未來,我也認了。說我爸爸病重說我家都是農民也都是真的。可說我圖洋洋的家庭背景,我是沒有這樣的想法能靠著洋洋鯉魚跳龍門。我和洋洋在一起,就圖她的溫柔聽話好脾氣體貼我還有她的身體。

林小玲對洋洋的冥頑不悟感到痛心疾首:「洋洋,這話是叔叔阿姨說的,他們也和你談了吧。在我看來,穿得窮酸的這個男人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人品不行,你剛才沒發現他眼

珠子看著我動都不動,傻眼了嗎。」

令我和林小玲都大吃一驚的是,洋洋哭著說了句:「我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他背著我和別人在一起過。」

「什麼!洋洋!你,你,那你還和他在一起嗎?」林小玲氣著道,然後開罵,「這都是什麼人,我等下就把他趕走,你別哭。」

洋洋拉住她:「小玲,我喜歡他。」

林小玲摸了摸洋洋的頭:「你怎麼那麼傻啊洋洋,從小到大都不談戀愛,一談就談了這樣一個男人。」

原來,我和小朱背著洋洋搞在一起的事,她全都知道,而在我面前,洋洋還是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好好對我。

我愧疚得無語自容。

我決定,離開,我不能再這麼傷害這個善良的女孩了。

下了樓,離開了別墅。

背後的男男女女依舊是鶯歌燕舞,而我,只是個路人。

該死的這個小區,出了小區等了好久都沒有車。

我只能走出來走了好久才遇到了一個三輪車,把我拉到了一個環城線的公交站。

手機響了,果然是李洋洋,我接了:「洋洋。」

「你在哪呀?」洋洋語氣很急,因為找不到我的緣故。

「洋洋,我先走了,剛才找你沒找到,沒來得及和你說。」我撒謊。

「你怎麼回去這裡沒車,出去外面才有。你先回來。」洋洋急了。

「我已經坐公交車上了。」

「為什麼呀?」

「我要去給家人打錢,挺急的。」

「哎呀那你不和我說,我在網上轉就行了呀。」

「剛才找不到你我急著就走了,沒事啊,你先玩著。」我哄騙她。

「那你呢?」

「我先去市區啊。如果趕得及就回來,趕不及就算了。」

洋洋不高興的撒嬌道:「張哥哥。」

「好了好了,我盡量快好吧。好好好,你先陪陪你的閨蜜啊。」我掛了電話。

公交車來了,我上了車,坐在靠窗位置,愣著看窗外的風景。

有些人,註定是路上的風景,只能陪你一程。

我想先把洋洋父親的錢還了,其他人的也都要還了,唯獨王達和賀蘭婷。

呵呵,我這是劫富濟貧嗎。

我發愣了好久,有個坐在後面的人捅了捅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