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46章 危險小鎮

第046章 危險小鎮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吃完了早餐,我對謝丹陽父母表示感謝,她媽媽張張嘴,卻又不說什麼。

她父親昨晚雖然和我喝了不少酒,但是看起來還是挺精神,跟我說:「以後有空常來坐坐。」

「謝謝叔叔,有時間我會來看你的。」

走的時候,她的媽媽還送到了樓下,提著一大包裝的全是吃的給謝丹陽。

一個勁地叮囑謝丹陽好好照顧自己,下周一定要回來。

上車了之後,謝丹陽把車開出小區後,我降下車窗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鮮空氣:「你媽媽對你真的好。」

謝丹陽看看我,然後把車燈打開,冬天的早晨,這個點了還是全黑的。

謝丹陽說道:「如果真的對我好,就應該問我需要什麼,而不是硬要塞著她覺得喜歡合適我的東西給我。」

我說:「大人走過的路多,見過的人多,他們經歷的世面多,懂得哪個人好哪個人不好吧。」

「我不喜歡的話,人好有什麼用,我無法跟一個我不喜歡的男人過一輩子。」謝丹陽幽幽的說。

我表示同意,但我又說道:「只是,萬一你喜歡的,並不適合和你過一輩子的呢。」

「我會努力,可如果真的栽了我也認了。」

她說的這話,暗指的是和徐男走下去嗎?那怎麼可能啊,兩個都是女的啊。

到了監獄門口時,謝丹陽讓我先進去,我下車的時候,她從她坤包里掏出一個紅包給我:「謝謝你。」

「這是什麼?」我心裡有底,這應該是謝我的禮金,可我還是要問清楚。

「謝謝你張帆,我不能讓你白幫忙。」

「是錢,對吧?」我問道。

她默認。

我急忙推回去:「舉手之勞,真的,你不用那麼客氣,你那麼客氣我都不好意思了。」

她塞進了我的衣服上衣口袋:「你拿著,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下次叫你幫我了。這不是第一次,還有下次啊。」

推了幾番,實在推不掉,我收下了。

回到監獄自己宿舍換衣服,我把紅包拿出來,三千塊。

這話說要是說出去,我陪了一個女人睡覺賺了三千塊,我像個什麼?

鴨?

無語了。

我想到了賀蘭婷白眼看我的樣子和對我說話的口氣:「你很行嘛,周末兼職這行。」

「沒辦法,家裡經濟困難。」

好吧,把錢收好,還有很多債要還。

早上依舊是上班,她們照例是開早會分錢。

徐男來找我聊天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我說謝謝她的衣服。

她說謝謝我的幫忙。

我試探的小聲說:「我昨晚和謝丹陽睡在一張床。」

我看她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大發雷霆什麼的,如果她知道了會吃醋,寧可我自己說出來也要比什麼都強。

徐男坐下來在我身旁,問:「你,有沒有和她做什麼了?」

我想,難道我昨晚和謝丹陽睡一起,謝丹陽沒有和徐男說嗎。

只不過要是說的話,也是要今天才能說的,畢竟徐男昨晚在監獄用不到手機。

我笑了笑說:「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只當是幫個朋友的忙,大家演一場戲,當然沒有做什麼。老子可是守得住的男人。」

她打了我一拳:「你是守得住的男人?看著不像啊!獄花啊,那麼個大美人躺在你身旁,那麼性感,你會不動心啊。」

我假裝嘆氣,然後說:「做人要有底線,可以碰的我不會放過,但是有些不能動的,必須要遵守底線。」

徐男笑了起來,看起來眉目全展開,沒有生氣的樣子說:「說得很好。」

「對了,那身衣服你買給我的吧,我給錢你。」我說。

徐男又是重重的打了我一拳:「你再扯那些我和你絕交。對了我下午出去一趟,去買被子什麼的,太冷了,發的被子不行啊,要不要給你也弄一套。」

「不了,我覺得這樣就行。你如果路過書店,幫我買一些弗洛伊德的心理學類的。」我很認真的說道。

她說:「懶得理你。」

然後她就去請假。

沒過一會兒,徐男拉著臉回來了。

走過來還嘟囔了幾句,我急忙問了一句怎麼了,表示我的關心慰問。

「請不了假。」她說。

「為什麼。」

「你忘了,今天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早上沒按時間來,拖到下午了。」徐男說。

我這才恍然大悟:「今天確實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難怪今天這幫人臉上都笑開了花似的。原來,今天又有新人來,又有錢進貢你們了。」

徐男打了我一下噓道:「你想死!小聲點!」

「恭喜你們啊。」我鄙夷道。

「你別用這種奇怪的口氣跟我講話,說實話,要是為了那點工資,誰還願意在這裡呆下去。」

「我明白,我不說了,你走你們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花這錢起碼心安。」

徐男拍拍我肩膀:「我下午還要檢查犯人接收新犯人,你可以幫我個忙吧?」

「讓我幫你買被子?」我問。

「讓你幫我提被子。我和,我和謝丹陽說好了的,下午請假兩個小時和她出去買被子。她已經請了假。」

我心想,徐男想著和謝丹陽出去買被子順便享受這兩個小時的美好時光,誰想到謝丹陽請好了假而徐男卻沒請到假。

「我昨天剛休假,今天請假,我怕指導員不給啊。」我攤攤手。

「你說你出去給家人打錢,急用,請兩個小時,她會給的啊。」

「你的被子一定要今天買嗎?」我不是很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