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48章 小心玩火

第048章 小心玩火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去那家豪華家紡店拿了買的東西,然後打的離開了這個鎮。

我問計程車司機,關於這些打手的事。

計程車司機說這裡那麼多那種店,小的店可能不請打手,至於大的店,或者是有錢的老闆,就難說了。

謝丹陽一碰到我的眼角,我啊的慘叫一聲,她說:「腫起來了。」

我撫摸眼角,謝丹陽從她包包中給我一面鏡子,我看了看,果然是眼角腫起來了。

媽的真痛,又丑。

「去藥店買點葯。」謝丹陽說。

我說好吧。

讓司機帶去了一家藥店,買了一些跌打腫痛類的葯,然後上車回去。

回到監獄後,我們先拿著這些被子被單什麼的回去放我宿舍,然後再去上班。

當進了我的宿舍後,放下被子,我給謝丹陽倒了一杯水,也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這是你住的宿舍?」謝丹陽看了一眼我的宿舍說。

我說是,有什麼問題嗎。

「男同事的宿舍很簡潔,什麼也沒有。」

我拉一個凳子給她坐下來:「又不是自己家,還能怎麼整。」

謝丹陽坐下來:「我們同事一些姐妹,把宿舍裝得好漂亮,貼滿了貼花,有的還自己寫牆畫。」

「哦,我是不喜歡那樣的,簡單的就好。」

我一抬手想把水杯放好,肩膀處一陣鑽心的疼讓我喊出聲音來。

「我給你擦藥吧。」謝丹陽說。

「這?」我看著她,說,「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先回去吧,等下下班了我再把這些送到徐男宿舍。」

「是我要你陪著出去,你才被人打的,對不起。」她再三道歉。

「行了不說這個了,是我自己倒霉。」我一揮手,肩膀又是鑽心的疼讓我嗷了一聲。

她站了起來,打開從藥店買葯回來的袋子,說:「我先給你擦藥。你把上衣脫了。」

實在拗不過,我同意了。

這樣子是不是不好,如果讓別的同事看見,會以為我們兩個什麼關係,讓徐男知道的話,徐男會不會吃醋和我翻臉?

我脫了衣服後想到徐男可能知道了會和我翻臉,急忙在她要給我擦藥的時候抓住她的手:「算了,我自己來吧。」

她掙脫開:「你是怕別人說是嗎?」

她的手在我肩膀上揉著,又痛又舒服,我一邊哼哼唧唧一邊說:「是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別人都會說了,更何況是脫了衣服。」

「沒事,這個時候有誰會來宿舍,就算看見了,說什麼我也不怕。」

「謝謝。」我享受著她的揉搓。

「肩膀這裡,青紫了好大一塊。」她把葯打上去,我疼得哼哼唧唧起來。

「鎮定!一點不像個男人,看你剛才被打的時候,一句話都沒坑。」

我說:「被打的時候只有覺得恐懼,真沒感覺到疼了。」

她用兩隻手在脫了上身的我身後揉搓,好舒服,而且她那對有時候會頂在我後腦勺,我故意的假裝不經意的動了動手,用頭在她兩個上觸碰了幾下。

「你幹嘛?」她問。

不好,被她察覺了!

我急忙撒謊說:「我頭癢。」

她給我擦拭完了,然後去洗手,我穿上了衣服。

「那我先回去上班了。」

「好。」

謝丹陽走後,我換了一身衣服。

弓著腰貓步疼得捂著走到了辦公室,就這樣,不敢去b監區得瑟了。

剛到辦公室,一個電話打來,大概又是康指導員。

一接電話,果然是她,叫我去她辦公室一趟。

他媽的,越是不想出去見鬼越是要見鬼。

我這豬頭樣去見了她,她又要問東問西,肯定說今早請假還沒事,這一轉眼出去回來就成了這樣,她不讓我去那個小鎮,我還偏偏去了,這下子怎麼和她說。

我想了一會兒,打定主意,就說去市裡路上不小心從摩的上掉下來了。

電話又來了,催著我過去。

我慢慢走到康指導員的辦公室門口,敲了兩下,她讓我進去。

我進去後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眼角的傷:「喲,怎麼了這是?」

「剛才出去的時候,不小心從摩托車上掉下來了。」

康雪冷笑一聲說:「看起來不像是摔的吧。」

「是,是摔的。」我說。

她站起來走到我身邊,說:「讓我看看,還有哪兒有傷的。」

她動手摸著我的身,一下子重的,我納悶她要幹嘛,她一下子就捏到我肩膀那裡,我啊呀慘叫一聲:「疼!」

「疼啊?這裡也摔到了吧。有沒有擦藥?」她貌似關心的問。

「擦了葯,還好。」

「嗯,是聞到了藥味,看樣子摔得不輕呀。下次要小心點。」她拍拍我的胸。

她讓我坐下。

我坐了。

她走回到辦公桌那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問我:「對了,你們b監區的柳智慧找你了。她對你挺感興趣嘛。」

「柳智慧是誰?」我納悶道。

「上次來找你的大美女。」康指導員臉色一變。

「那,那個女的?」我也臉色變了,她找我幹什麼。

我開口問:「她找我幹什麼?」

同時間康指導員也開口問我:「她找你什麼事?」

我說我不知道。

康指導員想了想,然後說,「她說如果你回來了,可以讓你去找她嗎?」

這個問題,我只能請示指導員:「可以嗎?」

「怎麼?想到那個女人,心裡痒痒了?」

「不不是,我只是好奇她有什麼事找我。」我搖頭說。

康雪的臉依舊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