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49章 對她的敬畏

第049章 對她的敬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柳智慧站在靠窗邊,也不招呼我們,就看著我們幾個,似乎是我們闖進了她的禁地。

康指導員給我使眼色,我上前一步問柳智慧:「您好,請問你找我什麼事。」

她卻伸出她的芊芊玉手,手指晶瑩白嫩透徹,如同精雕象牙:「別太靠近我。」

我只好退後一步:「那請問你找我有事嗎?」

柳智慧看著我身後的康指導員和另一個女同事說:「你們可以出去一下嗎,我找的是他。」

說完她指了指我。

康雪拿著手握著拳頭故意咳嗽了一下,然後說:「監獄裡有規定,男女不能同在一個監室里。」

「可我就想讓你出去呢?」柳智慧毫不示弱,盯著康雪。

「你不要太放肆了。」康雪低頭低聲威脅柳智慧。

柳智慧輕輕笑了一下說:「指導員,別說我不把你放在眼裡,就是你們監獄長,我都不放在眼裡。」

康雪一聽這話,聯想到柳智慧深厚的背景,頭上冒出冷汗,一聲不吭的出去了。

那個女同事也跟著出去了。

我心想,既然你那麼厲害,連監獄長都不怕,那為什麼還被弄進這裡來。

「讓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在想,我既然連監獄長都不怕,怎麼還被關進來,對嗎?」柳智慧在康指導員和女同事出去後,突然問我。

我訕笑一下說:「呵呵,你怎麼知道的?」

「抿嘴往左下角撇嘴,鼻頭微揚起,透露著不屑,眼神又看著我,不屑的原因,要麼是自信要麼是自卑,剛才說的話基本沒有讓你自卑的理由,那麼就應該是看不起我。」她分析著說道。

我額頭冒出汗,擦了擦,說:「好吧,可以說正事了嗎,你有什麼事找我。」

柳智慧走近我,觀察了我的樣子足足有兩分鐘,轉了兩圈,然後肯定的說:「你被幾個人打了後,剛剛和女性發生了關係。」

我大吃一驚,他媽的連這個也看得出來嗎。

我剛開始還想騙她,但是後來覺得,能騙得她嗎,於是我也不正面回答,就問:「你怎麼看的?」

「退潮一樣的眼神,沒有了火。而且,你身上的藥味中混有某個女人的香水味,特別是脖子和臉上特別明顯,至於是誰的,不要我明說了吧。」我更是大吃一驚,這個氣味自己的確不會聞到,但我記得,以前王達出去和女朋友約會後回來,身上也是帶著點香水味,但是要仔細聞才聞得出來。不過,那個康雪身上的香水味本來就很重。

我後退一步,感覺這個女人的可怕。

「你很害怕我。」她詭異的笑了一下說。

「是的,之前不害怕,現在有點。」

「對,之前見到的時候,你的目光如火,咽口水,手放進口袋手指觸碰大腿,這些動作都說明,你對我產生**,可現在,你看都不敢看我,甚至不太想看,是真的害怕了啊。」她回去坐在床沿。

我老實的說:「說你的樣貌身材,不想和你有點什麼事那都不是正常男人,如果不是因為你總像個x光機器一樣輕易洞穿人心,我才不怕你不管你什麼背景。」

「挺老實啊。」

「在你面前,我沒辦法不老實。好吧,你可以說什麼事,說完讓我走吧。你看我,緊握拳頭,手指摩擦,知道我的緊張了吧。」我自己發覺,自己的確是很緊張。

「你怕什麼,我這裡沒有刀,沒有棍,我也打不過你,怎麼,怕我變成鬼吃了你?」她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麼。」我緊張的說。

「你是剛別業不久的,那,你在學校里,有沒有見過我這樣漂亮的女同學?」她湊近一步,問。

又來勾引人這招。

我又後退一步,只想逃之夭夭:「姐姐你就別玩我了。」

「我是在很認真的問你。」她逼近我。

我閉上眼睛:「唉,麻煩你直接說你要我幫你做什麼吧。」

「你在學校里,讀的心理學課本還有嗎?」她退後了,坐回去了。

「啊?什麼?」我不知道她什麼意思,她為什麼會問那些。

她卻不說話,看著我。

我說:「其實我剛看見你的時候,覺得你特別的漂亮,在學校里就是跟校花一樣的漂亮的女孩,然後,我,特別覺得像那種韓國的美女,我以前,在學校里見過校花,真的,好漂亮了。」我看著她,竟然開始語無倫次。

「你以前在校花面前感到很自卑是嗎?」她一眼就洞穿了我的內心。

我垂下頭:「唉。」

柳智慧看看窗外,然後看了我一眼,說道:「讀心理學的連這點自卑心都無法消除,你不感到自己很可笑嗎?」

我尷尬著。

她又說:「那還指望你在這監獄裡幫到這些心理極端的女囚嗎?」

我的手不知道該往哪兒放,更不知道如何反駁她的話,聽著她這些嘲笑我的話,我只能聽著,接收著,接受著,愧疚著。

「你也沒那麼無恥,還懂得愧疚。」她看著我說。

我不再說話,讓她說。

「你回去吧,麻煩你給我帶幾本你在大學學過的心理學課本。」

我竟然有一種如釋重負,早就想逃了:「好好,什麼時候想要。」

「麻煩儘快,謝謝。幫我帶上門。想要傷好的快點,最好去大醫院檢查,那些跌打止痛治療作用不會很大的張管教。」她的語氣輕柔,飄忽。

「謝謝,我有空會去的。」我出門後給她帶上了門,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媽的,總算出來了。

康指導員和女同事就在樓下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