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53章 伙食

第053章 伙食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兩杯酒下肚,我感覺我才活了過來,真不知道那些戒酒戒葷戒煙戒色的和尚們怎麼熬過一輩子的。

我拿起酒瓶要倒酒的時候,不好意思的看著監區長指導員她們。

監區長看著我,笑著說:「小張,不要那麼拘謹,這個時間點已經下班了,沒關係在這裡,跟在外面沒有什麼區別。」

我嘿嘿笑著給她倒酒,然後依次滿上,最後給我滿上,沒滿,酒完了,監區長問我還要不要再來幾瓶。

我搖著頭,堅定的說:「不用不用,我已經夠了,酒喝多了不好,誤事。」

「沒關係啊,現在是下班時間,我聽說你經常和指導員副監區長請假是吧?」監區長抿了一口茶,看著我問。

我看了看副監區長,然後看看指導員,尼瑪的就這麼請假的破事,還要跟監區長都說了啊。

我只好點點頭。

是不是要怪我老是請假表現不好了?

監區長笑笑,我低著頭,喝了一點點酒,想夾一塊肉吃,感覺她們三都不動筷子,又不好意思夾。

監區長說:「小張,你們年輕人有年輕人的生活,經常出去也情有可原,我和指導員商量一下,讓你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住宿你看怎麼樣?你晚上在這裡也無聊著。」

我驚愕:「可以這樣嗎?」

「當然可以,很多在這裡安家的同事,有親戚有自己房子的出具證明,都可以晚上下班回家住宿的。」監區長說。

我要是晚上可以出去的話,那我住哪裡?去住那個小出租房嗎?去賀蘭婷那裡住?還是去王達那裡住?

「好啊,謝謝監區長。」我點頭先應承下來,管他住哪裡,住哪裡都比一個星期只能出去一次強。

可是,監區長為什麼突然對我那麼好?這是?想要把我支開弄走嗎?

這麼一想我又慌亂了起來:「監區長,這樣不太好吧。」

監區長笑了笑,從讀心學微表情上來說,人的笑容真笑和假笑,如果稍加留意,是可以觀察得出來的。

真誠的笑容和假笑傳達的信號完全不同,心理學家們通過儀器可以對此進行準確的區分。然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時,人們甚至能在笑容出現前就識別出是假笑還是真誠的笑容。

例如在生活中隨處可見的笑容:職業式微笑。

笑時只有嘴和臉頰變化,而沒有眼睛的閉合動作,通常表現是沒有魚尾紋,屬假笑。

一個人真笑時嘴角上翹、眼睛眯起。偽裝的笑容是通過有意識地收縮臉部肌肉、咧開嘴、抬高嘴角產生。

看穿真假笑的具體方法,有一點是從從嘴巴和眼睛的動作時機來看,真正的笑容,一般都是先從嘴角開始笑開,然後再帶動眼晴,前後有時差,虛假的笑容,嘴巴和眼睛則是同時動作的,沒有任何時間差,或者是只有眼睛笑,而嘴巴是沒有彎度的。

我看著監區長的表情,完全是同時的微微眯著眼睛和強提起嘴角,是強裝的,對我說:「小張啊,我認為選拔演員這個事,你一定會做得很好。不會辜負我們對你的期盼,特別是副監獄長。對了小張,副監獄長你認識她吧?」

剛才,監區長聊其他話題的時候,眼神波動到處晃,並不集中於一點,有點東張西望,而現在說到副監獄長,立馬就提起精神集中在我臉上微微傾身子過來看我。

看來,叫我吃飯聊天的原因,就是想知道我和賀蘭婷到底是什麼關係啊。這也是唯一的重點,搞清楚我和賀蘭婷的關係,才知道以後怎麼對待我。

我先不回答她這個問題,問她說:「那麼,監區長,我是不是可以以後每天晚上都在我親戚家住宿了。」

她沒想到我會岔開話題,皺起眉頭,然後坐直回去,看了看指導員,接著對我點頭說:「可以。」

我心裡高興,但盡量臉上不表露出來,假裝為難的說:「可是要出具什麼證明,這些證明是什麼證明,我不想搞什麼證明,太麻煩了。可以嗎?」

康指導員插話道:「這是個流程,是必須需要的。不然以後出事了,我們無法找到擔保人,就不能給你簽字放行。」

監區長咳了兩聲打斷了康指導員的話說:「這個證明,因人而異嘛。

指導員馬上接著說:「不過,證明的話,你看你寫好了給我這邊,我看如果沒什麼問題就簽字同意。」

監區長直接就對我說:「副監獄長是不是你的什麼親戚,可以讓她給你簽字也行的。我知道副監獄長有房子在市裡。」

扯來扯去,她們就是想知道我和副監獄長的關係。

我嗯嗯的點了點頭說:「這樣吧,明天我讓親戚開個證明啊。」

我既沒有說明我和賀蘭婷有什麼關係,也沒有否認,她們這麼一聽,還以為我要去找賀蘭婷開外宿證明,再加上今天賀蘭婷點了我干這選拔挑選工作而且還說我是她招進來的,心裡估計就默認了賀蘭婷和我有著什麼關係。

監區長叫服務員買單。

我急忙說:「監區長,這頓飯我請就好了,不能讓你們破費。」

監區長說:「沒關係小張,不要這麼見外。」

我說:「監區長,副監區長,指導員,你們能和我一起吃飯,就是我莫大的榮幸了,這頓飯不給我請我以後都不敢不好意思和你們出來。」

「好吧,那就謝謝小張了,那小張,我就先回去,副監區長和指導員這裡找我點工作的事還沒處理完。」她拍了拍我的手背,「還有啊,那個選演員的事情你多多費心啊,一定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