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54章 解夢

第054章 解夢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和薛明媚搞在一起犯法嗎?和康指導員搞在一起犯法嗎?打駱春芳犯法嗎?這裡的管教又有幾個沒打過女犯人的?除了這些,我沒想到我干過什麼壞事了呀,至於說分錢,我就沒拿過,還有說的選拔女犯人跟她們要錢,我還沒去做。

賀蘭婷把門關好,然後說:「你坐下。」

她的語氣恢復了一些溫柔,我真的是搞不懂她,也看不透,我戰戰兢兢的坐下,在她面前,我竟然搞到汗流浹背。

「你和康雪是什麼關係?」她問。

我看她,她坐在辦公桌前拿著筆,就像是詢問犯人一樣的問我,如果換個角度來看,她穿著制服,的確就是那樣,或者也可以這麼想,我被紀檢的人在查問了。

我憋了好久,不知道說什麼好。

說有那種,又怕被她以亂搞男女關係的理由整出去,雖然不至於坐牢。說沒有任何關係,又怕她說我欺騙她。

我咬咬牙,說:「我和她只是上下級關係。」

賀蘭婷繼續死盯著我,盯了好久後,看我還是不怕的盯著她看。

「你不用騙我,我知道的。」她說。

我冷汗直冒,她都知道些什麼,又有誰和她說的,難道我和康指導員搞在一起,被別人看到,然後告訴她了嗎?

事到如此,除了嘴硬否認,我沒其他路,讓我承認,是不可能的,一個呢我不知道她的背景,承認了肯定會死,二個呢也許她只是試探我,我不承認,她能拿我怎麼樣,如果她有證據,拿出來啊。

「呵呵,我和她,就是上下級關係。我進來這裡工作後,康指導員挺照顧我,也就那樣。」我說。

大家都靜了一會兒,我先問了:「你為什麼在電話里叫我表弟?」

「哦,不叫你表弟的話,我突然叫你來這裡,會有很多人懷疑我跟你什麼關係。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和你有過那些什麼金錢啊什麼之上的關係。對了,我之前招你進來,你填的職位,是,心理諮詢師,心理輔導員,就是心理的,怎麼到了b監區做了管教?」

「因為,因為b監區缺人,然後我就去了。」

「你在b監區還有另外一份工資,對吧?」她都知道的?

我說:「是的。」

「是康雪讓你去做的,是嗎?」她問。

我點頭。

「你這種沒本事又懦弱的人,想來也是只能靠著女人往上走。」她有些嘲笑我的語氣。

我沒說話,心裡有些不高興。

「難怪沒錢治你爸,你這種人,就該窮啊靠女人,小白臉,周末還經常出去接客嗎?」她的表情完全是諷刺嘲笑奚落。

我握緊拳頭走上去幾步到她面前:「你不要挖苦我,雖然我,我欠著你的錢,但是,我會努力還給你。」

「你還啊小白臉,你用什麼還啊。開什麼玩笑,八十七萬,對吧,是八十七萬,你就是每天晚上出去zuo台,還三年都還不完吧,就算是你爸爸媽媽你幾個姐姐一起去zuo台,三年也還不上。」

我憤怒的往辦公桌上一拳碰的砸下去怒吼:「你給我住嘴!不許你這麼噴我家人!」

她輕蔑的笑了笑,瞥了我一眼說:「滾吧小白臉。」

我閉上眼睛,心裡腦袋裡全是火,我好想扇她一巴掌。

握著拳頭,看看她,然後想到她曾經幫助過我,不然我爸可能就。

我鬆開了拳頭,睜開了眼睛,轉身走向辦公室的門。

開了門之後,她在後面說了一句:「小白臉,記得讓你兩個姐姐跟著你去zuo台,早點把我的錢還上!」

我憤憤的碰一聲把門狠狠地關上,然後氣呼呼的走下樓,樓道下面,有幾個人看著我。

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我氣憤難當,喝了三杯水,抽了半包煙。

越想越惱火,她又是什麼玩意,幫了人就可以這麼狗眼看人嗎?

可誰讓自己真的無能,拿人手短吃人嘴軟,說的不就是這樣的嗎。

我看著窗外,這個四方監獄,越看心裡越壓抑。

如果有錢,有錢還給她,我會加一倍的還,我會把錢一沓一沓的砸在她的臉上,罵死她。

我把煙頭滅了,然後轉身過來坐下,算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在做著一個比泡沫還泡沫的蠢夢。

篤篤篤,有人敲門。

我有氣無力的說:「請進。」

進來的是康雪。

我站了起來,說:「指導員好,請坐指導員。」

我出來迎接她,給她倒水,指導員看著我:「哎呀小張,怎麼一臉慘白,怎麼了這是。」

我搖搖頭擠出一個笑的表情說:「沒什麼指導員,就是想到家裡的,一些煩心事。」

「哦,是這樣啊。」她喝了一口水,然後走到我身邊,說,「人活著啊,是每天都會有很多煩心事。如果不介意,說出來給康姐聽聽。」

「呵呵,也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我抬頭看看康姐。

她摸了摸我的後背安慰著我說:「嗨,你這是見外了是不是,你知道康姐對你一直很好,把你當成一個,一個那麼好的朋友看待,你就當康姐是你的一個好姐姐,有什麼不高興的事,也可以跟康姐說說嘛。」

「康姐,就是家裡的一些事,說來你也不喜歡聽呵呵。」我還是不想說。

「是不是,是不是剛才副監獄長叫你去了?」她觀察著我。

我一聽到副監獄長這四個字就想到賀蘭婷剛才說的話,臉色隨之一變,然後憤憤說了一句:「不要提她。」

說完後頓覺自己失態,急忙說:「抱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