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56章 敏感自卑

第056章 敏感自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馬上偷偷的拐到她們的身後,靠近了一點,在牆角的拐彎處她們看不到的地方蹲下慢慢靠近。

我偷聽她們說話。

康指導員:「謝謝你小朱,這是我們的一點意思,感謝你的幫助,這小子挺可疑的,我們生怕他做出對監獄不好的事。」

朱麗花:「不客氣康指導。這個我不能要。」

我偷偷看過去,康指導員給小朱塞一點錢,朱麗花拒絕了。

康指導員硬塞進了小朱的口袋中:「拿著吧,小朱,謝謝你的幫忙,你先回去吧。下次需要你再找你。」

朱麗花只好收下錢,說:「謝謝康指導,康指導,那個小子雖然壞,但我覺得他不太會做那些事吧。」

康指導員說:「嗯,我們還要再查一查才能確定。你先走吧,我們還要聊一點事,就不送你了小朱。」

朱麗花走了:「再見。」

朱麗花走後,副監區長貌似一邊考慮一邊問她們:「他沒有說他和副監獄長什麼關係,我們還要不要找人問?」

聽起來,她口中的他,八成是我了。

康指導員:「不要再問了,剛才聽小朱說的,張帆已經開始懷疑。我們平時對他注意一點就是,如果真的是副監獄長的人,我們可要小心了。馬爽你要多多注意,你平時和張帆比較熟,多多套他的話。」

馬爽:「是。」

她們散了。

等她們走了後,我繞著樓棟走回去,心想,為什麼搞得那麼嚴重,她們懷疑我是賀蘭婷的人?難道是怕賀蘭婷收拾她們不成?然後怕我是卧底,幫著賀蘭婷收拾她們?

正想著,走到了監區大門口,徐男出來了對我喊:「哎!下班了,走吧去吃飯啊!」

「啊,下班了嗎?呵呵。」我跟著徐男去吃飯了。

「今天真的是累?」徐男晃動著肩膀。

我看著她,唉,這裡的人都很危險啊,表面和你好,隔著肚皮的那顆心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徐男晃完了兩邊肩膀,問我:「你怎麼不講話!是不是,今天被副監獄長訓的不開心了?」

「連你也知道我和副監獄長吵架啊。」

「是啊,整個監獄的管教都知道,怎麼,你真和她吵了啊,她幹嘛跟你吵架?」徐男問。

「唉,不說這個,先吃飯吧。」我們兩進了食堂。

食堂里,很多女同事女管教女領導食堂阿姨什麼的,現在看到了我,已經見慣不怪,我進去打飯,吃了幾口就沒了胃口,想著今天的這堆亂七八糟的事兒。

吃完飯,和徐男走回宿舍。

「怎麼了?開心一點吧!」徐男拍拍我的肩膀。

我強顏笑笑說:「開心啊,一直都很開心。」

在這個鳥地方,本來就壓抑,每天還搞派系鬥爭,暗流洶湧防不勝防,唉,怎麼能開心。

「嗨,我看你今天是心事重重啊。」徐男說。

「呵呵,是有點。回去了,拜拜。」

到了樓梯上面,我跟她拜拜。

「等會兒我拿一些好吃的東西下來給你怎麼樣?」徐男問。

「好吃的?什麼好吃

的。」我問。

「等會兒你就知道,我先上去,一會兒幫我開門啊。」徐男上去了。

「好!」

回到宿舍,我掃了一下地,搞了一下衛生,徐男來敲門。

我開門見她手裡拿著一盒什麼,裡面是五顏六色的餅乾還是蛋糕之類的。

「這是什麼呀?」我好奇道,「是蛋糕吧?」

六個小小的紅色綠色紫色黃色等五顏六色的小餅乾。

「吃吧,這盒你知道多少錢嗎?」徐男一邊打開一邊問我。

她遞給我盒子。

我拿了一個塞進嘴裡,很甜很甜:「多少錢。」

嚼了幾口,咽下去了,挺好吃的,就是有點甜。

「每個差不多四十塊。你吃的那個四十塊。」

我大吃一驚:「什麼,這一口四十塊!」

「怎麼那麼貴。」我又拿起一個塞進嘴裡,「挺好吃,就是好貴。」

「法式杏仁小圓餅。」徐男說。

「靠,好貴啊,你也吃吧,你什麼時候買的?」我邊吃邊問。

「謝丹陽今天帶來給我的。我不怎麼喜歡吃甜的。」

「哦,我說呢,你一個大男子漢,怎麼可能喜歡吃這個,原來是謝丹陽給你帶啊。」我說。

徐男瞪了我一眼:「你可以叫我哥們,別老是說我男子漢。」

「行,挺好吃的,謝謝啊。太甜了,唉,你不喜歡吃就留給我吧,我委屈一點,幫你吃完算了。」我把盒子合上。

「喲,你喜歡吃這個?」

「我其實不怎麼喜歡吃甜食,只不過,在這鳥地方呆的久了,每天吃食堂那些玩意,還是對外面的好吃的有點期盼的,特別晚上餓了,食堂又不開,只能吃泡麵,靠,要是有個什麼燒烤,烤雞,火鍋啊,那就爽死了。」

我遞一根煙給徐男,徐男點上,悠悠抽著,問我:「你要不申請出去外面住宿唄。謝丹陽都申請出去了。」

「喔哦怪不得今天帶來了這個蛋糕給你吃,話說,我吃了你的蛋糕,她不會生氣吧。」

「放心她不會那麼小氣。」

「我可以申請出去住的吧,呵呵。」我自言自語。

「出去住多好,每天晚上就不用老是守在這鬼地方,對了,你和那副監獄長不是認識嗎?就憑這關係,讓她和指導員,監區長說一聲,你再寫個什麼擔保書再提供一個假的證明,就可以了嘛。」徐男晃著煙頭對我說。

「靠,我和副監獄長認識是認識,但我們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