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57章 沒有感覺

第057章 沒有感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是是是,我忘了,你要不要過來,我們去玩玩,一起吃個飯唄。」我說。

「好呀,我現在過去市中心站。」洋洋好像特別的開心。

「好。等會兒見小洋洋。」

掛了電話,唉,可憐的小羊,被我一頭大灰狼玩在掌心,她還樂,還開心,不懂她樂個什麼勁,看樣子是被我的魅力迷得亂七八糟腦子燒壞了。

對不起了,李洋洋爸爸,

到了市中心後,我抽了一支煙,一部計程車停在我面前,洋洋下來了。

她穿著很清新。

青春,清純,這就是洋洋,那種感覺,就像青春電影,匆匆那年啊之類的穿上校服的那類小清新。

看著洋洋,就會聯想到求學的時光,老子也曾年輕過啊。

該死的時光,無情的時光。

「張帆哥哥,我來了。」李洋洋跑上來抱住我。

「來了呀。」我也抱住了她。

「怎麼你又瘦了,張帆哥哥。」她退後一下撥弄了一下頭髮看著我。

「是啊,想你想瘦的。」我嘻嘻笑著說。

她在我額頭親了一下:「騙人。」

「哈哈就當我是騙人吧。」我笑著說。

「你真的是騙我的呀。」

「開玩笑的了,走吧!」我一把拉過她。

王達給我發的他公司的地址離這裡並不遠,估計兩站路這樣,我們就不用打車,自己走過去就行。

我和李洋洋一邊說話一邊往前走。

「洋洋,我把錢還給你啊。」我說。

「你哪來那麼多錢呢,先不用還也可以呀。」

「不行!我必須要還。」我堅持道。

「你都不把我當你女朋友看。」洋洋嘟起嘴,往前走。

我走上去和她平行,說:「洋洋,不是這個意思,借錢要還天經地義,而且你這樣做很傷我自尊。」

她停下來,風吹亂她的頭髮,她又撥弄了一下頭髮。

我說:「欠了別人的錢,就要還,這沒什麼可說的。無論是誰,掙錢也不容易,而且你不拿回這個錢,我在你面前都呆不下去了。總是覺得欠著你太多太多。」

李洋洋聽了我的話,伸手過來握住我的手指:「對不起,我沒想到你會想那麼多。」

「給我你賬號,走吧,我去給你轉錢,那邊是工行。你有工行的卡嗎?」

洋洋默默的被我牽著走向銀行。

到了銀行,我給洋洋轉了錢。

出來後,我點了一支煙,舒了一口氣,我介意的不是錢,我不想為了錢拖欠人情出賣尊嚴。

無論是欠誰的錢,我都必須要還。

只是,按照計劃,還了錢後,我就該和她分手了。

看著李洋洋,她靠近我,乖乖的靠著我,有些捨不得啊。

慢慢來吧。

我兩走到了一棟大廈下面,然後我去大廈下面的一個便利店買了一些飲料和煙,坐電梯上去。

到了王達所在的公司樓層,我按著門牌找到了他的公司辦公室。

公司辦公室,一眼看進去,就只是一

個很大的房間,外面是啤酒,通道裡面是一個小小的辦公地方,有辦公桌,有電腦,有文件柜子,居然,還有一張上下床,就是學生睡的那種。

然後有個陌生傢伙在上面睡。

看到我進來,他揉揉眼睛看著我,說:「你找誰?」

「這裡,這裡是王達的公司嗎?」我問他。

「哦,你找王達,他剛才在這的。」

有個人從門外面的衛生間里喊道:「是誰啊!」

我聽出了是王達的聲音,說:「賤人是我啊!」

「哦等下!你先坐啊!」

「好!」

我讓李洋洋坐,拿個辦公椅坐下,這地方本來就不大,再加上放滿了啤酒箱子,更沒什麼地方可以落腳。

王達出來了,剛洗好頭,出來後說:「哎呀!剛爬起來,昨晚去進貨,搬得累死我了!」

王達看著李洋洋,說:「哦,是你啊,坐坐。」

我看著一屋子的啤酒箱子說:「怎麼把倉庫也弄到了辦公室,這裡這麼高,是不是很不方便啊。」

王達穿上外套說:「沒辦法啊,公司剛起步,註冊,找了辦公室,沒找到倉庫,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只好在這裡,這個地方,是辦公室,是住宿,是倉庫,三合一,哈哈。一樣一樣來啊。喲,你還買了煙給我,來就來了,不要那麼客氣嘛。」

我說:「是你客氣了。」

「走吧,我請你吃飯去,這裡也沒有一個坐的地方。走。吳凱,你去不去!」王達對著上下鋪睡覺那傢伙喊道。

「我不去了。」

「好,我們自己走吧。」

出了辦公室,王達帶上門,對我們說:「這傢伙是我以前小時候一個同學,跟我經常有聯繫,我剛註冊公司的時候,他和我打電話,我問他在幹嘛,說在餐廳端盤子,我馬上開車過去把他拉過來,一起創業。」

下了大廈後,王達指著大廈門口一輛挺大的麵包車說:「看,這是公司的車了,平時拉貨辦事,就這個了。」

我錘了他一下說:「厲害,都自己開公司了!」

「有什麼厲害的,剛起步,還沒開始賺到錢,只是註冊了,進貨了,還沒鋪出去多少貨。清江啤酒,聽說過嗎?」

我說沒有。

「等會兒吃飯和你細說。」

過了馬路對面,到了一家小餐館裡面,要了一個小包廂。

大家隨便點了幾個菜,四小罈子米酒。

那種米酒是一斤裝的,也沒有什麼度數,就是濃香米味,甜。

王達給我們一人倒了一杯,大家邊吃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