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65章 終身大事

第065章 終身大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回到監區,在辦公室里百無聊賴啊。

一天就這麼無聲息過去。

不過在周三的時候,我那天也是在辦公室百無聊賴,心想著徐男和指導員幫我問的事怎麼到現在還是沒著落。

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他媽的指導員說幫我搞外宿的手續,一直到現在也沒個消息,靠,是不是說了又要反悔了。

每天白天在這個人間地獄上班,晚上還要在人間地獄裡閉門思過,我真的要瘋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有高工資,有漂亮的很多女人,我他媽的早都想過一千個可以辭職的理由。

電話來了,如常一樣,監區辦公室每天都寥寥無幾的幾個人,管教們不是去監區巡邏就是去監督勞教。

不過,無論是在哪裡,我估計沒幾個人願意呆在辦公室。

「b監區,請問您找誰?」我照例拿起電話說。

「有人找你,到你辦公室一趟。」是康指導員。

「誰啊?」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提起來了。

「你來了不就知道了。」那邊啪的掛了電話。

誰啊?

我馬上奔向心理諮詢室。

開門後,看見辦公桌前有個中年男子的瘦削背影,一身精簡幹練的坐著。

誰啊?

我走進去,看著側面挺眼熟的:「您好,請問您找我是嗎?」

他側過頭來,看我。

果然找上門來了。

李洋洋的爸爸。

我不敢怠慢:「啊,是您啊叔叔,您好您好!」

我馬上倒茶。

他笑著接過去,放在了桌面上,對我說:「別見外,坐坐坐。」

「不敢不敢,叔叔您坐。」

「都坐都坐。」

我讓他上坐在我辦公椅上,他不願意,我只好坐在了辦公桌前牆側的沙發椅上:「叔叔,我爸手術很順利,我還沒得抽出時間請您吃飯道謝,您的大恩大德,我真是無以回報。」

「小夥子別那麼客氣,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吧?」他看著我,盯著我的眼睛。

整個人顯得十分精神,短髮,幹練,而且雙眼炯炯有神,那身衣服樸素,整個人看起來樸素卻透著威懾力。他能輕易的進來監獄,說明他是有關係的。不過話說回來,建設局長嘛,連進來這裡找個管教聊聊天的本事都沒有,那還混什麼混。

「知道知道,上次我在病房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冒犯之處,叔叔您要見諒啊。」我發現我現在跟在大學簡直變了一個人似的,講話跟韋小寶一樣的耍太極。

叔叔笑了,明顯的吃這一套,說實話,誰都喜歡別人恭維自己,覺得自己受到了尊敬,或許這也不叫恭維吧,是別人覺得你謙虛的表現,誰不喜歡謙虛的人呢。

「小夥子是個人才呀啊,好好乾啊!」他笑著誇我說。

我想,他來找我,肯定是和洋洋有關係,只不過不知道他要和我談點什麼,難道真如王達所說,要我和李洋洋分手,王達還要我趁

機敲詐個十萬二十萬的,誰他媽的讓他們拆散老子的愛情。

我試探著問:「叔叔,您是專程來找我的嗎?」

「對。」

「叔叔您太客氣了,您有事就讓洋洋告訴我,我去見您就行了,這太不好意思了。」我突然才看到,我桌子上放了一盒禮品。

叔叔看著我看向桌上禮品的目光,笑著說:「不知道帶點什麼好,隨便帶。」

「叔叔不行,這我不能要。」我連忙拒絕。

平時都是女婿見岳父,哪有岳父來見女婿,而且還帶禮物上門求見的道理?況且他還是個建設局局長,市裡面的大官啊,貴圈場面世俗禮儀那套,我就不信他早已經熟悉諳練,那為什麼還要委屈自己上門帶禮找我?

那多半是有事求我,估計是真的要我和李洋洋分手了。

「已經帶來了小夥子,你就收下,這是叔叔的一點心意,從洋洋那裡得知,你的父親已經恢復,對吧?」

「是的,叔叔的恩德,我沒齒難忘!」我急忙表恩德。

「你是洋洋的男朋友,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只不過我們只能幫你這麼多,十分抱歉啊。」叔叔說。

想不到他如此低調謙虛,貴為權力部門局長卻那麼不擺架子,我不禁對他增添了幾分佩服:「能救回父親,這已經是天大的恩惠,謝謝叔叔!」

「這些錢本來是想著幫幫你們,沒想到啊,你還還給了洋洋,是你客氣啊。」

「不是的,叔叔,為了救我父親,的確是欠了好多人很多錢,但是欠錢就要還啊,不然我良心過不去,我們一家人就是緊衣縮食,也要儘早還上這些救命錢。」

「小夥子,有骨氣啊。」他嘆氣著說。

我心裡想,是該說到重點了吧。

果然,他咳嗽兩聲,然後說:「洋洋和我也說了你們家,也和我說了你,洋洋覺得你人品好,人也好,也有幹勁,有衝勁,明白事理,小夥子前途無量啊。你們家的情況,我通過洋洋也了解了一下,啊,這個呢,是這樣,自從洋洋和她媽媽說她有了這個男朋友以後,她媽媽和我,是十分的高興。高興的是洋洋這麼多年,告訴我們她談了戀愛了。」

是啊,洋洋這麼多年,是談了戀愛了,而且還是個處。

第一次談戀愛就碰到了我這個人渣,可憐的李洋洋。

我看著他,看他繼續說:「洋洋畢業後,她的媽媽就一直催著她早點結婚。我們家就一個孩子嘛,都是父母心頭肉。我當時安排她進來這裡工作,她的媽媽是十分的不樂意,但是我就堅持要讓她來鍛煉鍛煉,沒想到她還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