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70章 混亂

第070章 混亂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台上的領導徐徐的陸續出席,高層管理的有政治處的,有獄政科的,我們監區的分監區長,指導員康雪,上座。

康雪是最邊邊的位置。

而馬隊長啊這些人就負責在下面安保了。

一會兒後,把犯人們帶出來了會場,雖然分六批,可每批還是有不少人。

第一批帶了兩百多人。

大批的女預警女管教押送犯人上來,然後讓她們排隊好,席地而坐。

然後就是開會。

開會的時候,我們監區長先講話,有請政治處的領導先講話,大家鼓掌。

就像我們在讀書的時候,那些什麼教務處主任啊什麼的先有請校長講話,這個領導嘛,都是要請出來才行,然後下面的學生們啪啪啪鼓掌,為什麼要鼓掌,不知道。

反正就是要熱烈歡迎。

領導說,下面我簡單講兩句。

大家看著她。

然後唾沫橫飛的講了一堆廢話,接著說要注意監區的安全,最後,說完後,我們又一起鼓掌。

接著到我們分監區長講話。

分監區長先對沒來的監獄長等領導一陣子拍馬屁,然後對剛才領導發言總結了一下,其實還是拍馬屁。

什麼貫徹領導方針,落實領導政策到位,什麼什麼的。

接著領導講完話後,就先離場了,然後監區的指導員等人送走了來走個過場的鑒於高層,政治處,獄政科等部門的人。

我們分監區長接著說重點,就是監獄關於有個省電視劇組進駐我們監獄拍攝鑒於題材的一部電視劇,選拔群眾演員的事情。

下面的女囚們一聽,全都高興的歡呼了起來。

大家開開心心的交頭接耳,對犯人們來說,上面一旦有個小小的對她們好點的事情,她們都能像過年一樣的高興。

監區長說:「因為d監區那邊有些情況,所以d監區那邊的名額攤分到了abc監區上,我們監區,有十三個名額。」

犯人們竊竊私語:「d監區大亂,被取消了名額,很多人死了。」

「聽誰說的,我怎麼只聽有人受傷,誰說死人了?」

「都是報喜不報憂的,就算真的死人,哪會報出來,以前我們監區死人,有的根本就不報,怕監獄裡都亂了。」

「別管這些了,我們還是看看這個名額怎麼分配的。」

「能怎麼分配,還不是要錢。」

監區長在上面說道:「安靜!安靜!」

下面的犯人們安靜下來了。

監區長繼續說道:「名額是有限的,監獄長,政治處的領導已經下了命令,要我們監區進行公正公平的選拔,平時表現好的,有戲,表現差的,自己反省了!」

下面又開始竊竊私語:「反省個鬼,還不是想要錢。」

「是啊,哪次這種事不都要搜刮錢。那些有錢的就好了,我們沒錢的,能怎麼樣呢。」

監區長看著下面鬧哄哄的一片怒道:「安靜安靜!是不是想要和d監區一樣,連名額也不要了!」

人群中傳來一個故意扯著嗓子喊的尖細聲音:「名額要不要都輪不到我們這些窮人!」

「誰!誰講的!」監區長發火了。

下面的安靜了。

「站出來!是誰?」監區長怒問。

犯人很團結,大家你看我看你,但沒人站出來。

「敢說這話,怎麼不敢站出來!」監區長問。

下面的女犯們都看著監區長,這個時候的她們,是非常的團結。

我聽剛才那個聲音,挺像薛明媚監室的那個駱春芳的聲音,但我不敢確定。

我看著人群中,尋找駱春芳薛明媚,沒看到,都清一色的衣服清一色的頭髮,人多難以看出,或許根本不在裡面,也許這一批沒輪到她們。

監區長沉默了一會兒,和兩百多個女犯們對著眼。

一會兒後,說:「開會,就要有開會的樣子,你們很多人表現得都很好,但也有些不好好表現的,自暴自棄的頑固分子。我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的接受改造,如果想要和監獄方作對,我很歡迎!」

監區長威脅著她們。

「這次選拔,由我們監區的,張帆,張管教負責,張帆上來發言。」監區長看著我。

大傢伙一下子都看著我。

靠,剛才沒說讓我上去發言啊!這下子倒好,我連講話稿都沒準備,讓我上去說什麼?

「張帆,上來!」指導員送走領導後,回來了,在台上看著我對著麥克風說。

徐男推了推我,我走了上去。

女犯們都看著我,b監區的女犯早已對我熟悉,不再像以前一樣的感到好奇看到就發瘋。

我走到了台上,然後坐在了指導員示意給我坐的邊上。

我問指導員,「要我講什麼。」

「隨便說兩句。」

「隨便,隨便?」我呢喃道。

指導員把麥克風推過來,我咳了一下,然後說:「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同事,各位監獄的同志們,大家好,我是張帆,請多多指教。」

下面稀稀疏疏的發出掌聲。

然後我繼續說:「關於選拔的事情,剛才監區長也說了,我就不多重複了,首先呢,要在平時表現好的同志們選出來,大家可以推薦也可以自薦,我呢會按照公正,公平的原則選擇。」

我說著說著,媽的越覺得可怕,我這次選人,就算是有錢拿,但是一定得罪不少人,不要她們錢是不可能了,但是要了她們其中一些人的錢,她們不高興,那些平時表現好的沒錢而不能入選的,更不高興。

總之,無論我怎麼做,我都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