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84章 精神的支柱

第084章 精神的支柱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聽完後,說:「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人啊,為什麼明知道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還要去做呢。」

「我們監區,情殺的傻女人太多了。」小凌說。

「是啊,這裡最大的監獄,關的那麼多重刑犯人,你們真是厲害呢。讓我去管,我可能都管不了。對了,那是徐教授和那個女犯說了什麼讓她變成這樣子。」

小凌說:「我問了徐教授,她倒也坦白,說確實是她跟那女犯說了一些人死沒有靈魂的話,所以她變成了這樣。」

我疑問道:「說了人死沒有靈魂,就成了這樣?這什麼意思。你可以說得詳細點嗎。」

「徐教授是前段時間在監獄食堂認識的那女犯,好像是她摔倒了徐教授扶起了她,兩人後來認識了,有機會就聊聊什麼的,那天,徐教授就誇她心態好,在這裡坐牢遙遙無期還能保持樂觀心態。有一天徐教授看到她跪下拜天,徐教授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她就說,父母家人都在天上保佑著她,都在看著她,她只要活在世上一天,就要努力的活好。可徐教授就不知怎麼的,跟她解釋說人死了沒有所謂的靈魂,沒有所謂的上天保佑著她的說法,人就是一個生物體,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跟動物死了一樣,肉會爛,跟動物一樣,變成一堆白骨,沒有區別,更沒有所謂的精神力量,靈魂能量這樣的說法。後來她聽到後,又反覆問了幾次徐教授,徐教授更加清楚的告訴她,人就是生物,和貓狗豬魚沒有區別,更沒有生命延續的魂魄和保護她的能量,那完全是假的騙人的,什麼所謂為了天上保佑著她的家人而好好活,就是一句自我欺騙的話。後來,她就成了這樣了。」

我說:「這樣就想自殺了?難道說,她覺得她死去的爺爺奶奶父母在天上保佑著她,有著精神力量做她活下去的支柱,然後那個多管閑事好為人師的徐教授跟她囉囉嗦嗦的講了人是沒有靈魂的更不可能有保護她的能量,她就成了這樣?」

「也許是吧,我也不明白,人活著就是活著,死了就是死了,人反正都是要死的。她可能從這些話想到了一家人都死了的打擊吧,然後就心灰意冷,提起了傷心事,想自殺。我們管教也讓女犯開導安慰過她,但都沒有用呀,我自己也和她聊了幾句,她壓根什麼都不願意開口,無論怎麼看,都是要想死了。之前監獄裡就有過這樣的情況,那些平時把壓抑發泄出來還好,不發泄的一直壓抑著的,可能就是要自殺。張管教,你說這個該怎麼辦,要不要帶徐教授來你親自問問。」

我揉搓著自己的臉,這事兒對我來說也太難了,我怎麼問,我怎麼幫助她呢。本身她就有抑鬱症,而且還遇到家庭的大變故,那麼大的打擊,是不是真的想到了家人死了,傷心欲絕,乾脆跟著一走了之?

我想,我先去問問柳智慧,看看柳智慧怎麼說,我再來處理。

我說:「我先考慮考慮,然後我再找你吧。」

「好吧,希望你盡量快點,別讓出事了。」

「嗯,你們也照看好

她。」

小凌走後,我馬上去b監區,找柳智慧。

在徐男的嘮叨罵聲中,我到了柳智慧的門前。

我站好後,輕輕咳了一下,然後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面對她,我沒有剛開始時的輕佻,也沒有之後的對她的恐懼和害怕。

感覺她就是我早就認識的一個朋友,人和人之間,感情真是妙不可言。

也許我們有著同樣的共同語言,也許是因為她能幫到我很多,開導我心中很多疑問,能幫我解決關於心理學方面我能力不足的很多問題。

想來也搞笑,我是監獄裡的心理輔導師,我幫不到有心理問題的女犯就算了,還要求助於女犯人。

我輕輕敲門。

「請進。」柳智慧在裡面道。

「你好柳老師,我來了。」我走了進去。

我進來之前,她正在看書,她把凳子推過來給我:「坐吧。」

「謝謝。」

「不客氣。說吧,有什麼事?」她問我說。

我看著她,她雖然是穿著囚服,但是身材好就身材好,囚服都遮掩不了她的好身材,看到她的臉蛋,我咽了咽口水。

她示意我說話。

我慌忙低下目光:「呵呵,挺不好意思的,進來之前我就在想,我這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心理醫生,本來是給病人們治病的,結果現在有什麼問題的,還要向你求助。」

「覺得自己幫不了女犯人就算了,還要向女犯人求助,心裡不舒服?」

她一言中的看出我內心想法,我點頭:「是啊,覺得很麻煩你。」

「沒關係的,有什麼你說就是,我們是朋友,是應該互相幫忙。」

「呵呵對,我們是朋友,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我把關於活死人女犯的問題跟柳智慧說了,說完後我問柳智慧,活死人到底為什麼變成這樣呢?是不是因為那個徐教授提到了她的傷心事,讓她悲痛欲絕,心灰意冷,想到一家人全死了,而且自己在牢房裡遙遙無期的徒刑,乾脆一死了之算了。

柳智慧分析了一下,問我:「如果心灰意冷的話,為什麼不在父母死的時候自殺,而等到這時候才自殺?」

「也許,也許是她那時候沒坐牢,現在坐牢了,才想死。」

「那為什麼不在剛開始坐牢的時候自殺,而要等到現在?」柳智慧再問。

「或許是提到了傷心事,而且坐牢坐得心灰意冷了。」我說。

「這傷心事,她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