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86章 對症下藥

第086章 對症下藥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可是,一個女人願意和你睡在一起,那代表什麼?

難道她示意我我可以隨便動她嗎?

這種問題,去問柳智慧好不好?

門鎖一道一道的開了,徐男進來了。

我走過去,問她:「去哪了你?」

「還說呢!差點被領導發現。」

「我艹,發現就發現唄,我都和你說了,我可以跟領導說我是為了工作而來。」

「你是為了工作,我呢?老是無緣無故往這裡跑不好吧。再說也沒有請示領導,讓隊長她們知道,我肯定被罵。」

我跟著徐男往外走,我問她:「誰把你叫走的?」

「小丁,小丁說隊長來了,要找我,叫我快點出去。還好。」

我心想,很大可能就是康雪知道我經常往柳智慧那裡跑,擔心我和柳智慧搞出什麼事來,就暗中指示馬玲隊長讓馬玲找機會偷聽我和柳智慧的對話。今天我來找徐男讓徐男帶我進來時,已經有她們的人注意到了,偷偷報告了馬隊長,於是馬隊長讓小丁支開徐男,然後讓馬爽來偷聽我和柳智慧的對話。

多半是這樣。

我又細想了一番剛才和柳智慧的對話,在被偷聽的那幾分鐘里,我們聊的也全是心理學的東西,沒有其他,康雪如果得到馬爽的報告,也不會制止我和柳智慧繼續來往吧。

回到了辦公室,事不宜遲,擔心d監區的活死人出事。我就拿出柳智慧給我寫的紙條細看,按照紙條上面寫的辦。

委託康雪幫忙找d監區的小凌,讓她打電話把小凌叫來,畢竟她出面比較好,她是指導員,比較容易請的動人家,人家也對那邊的領導好交代,而我也至少讓康雪知道我到底在忙什麼。

小凌過來後,我問她:「你說犯人一直有帶抗抑鬱症的葯是嗎?」

「我們監獄也有葯啊,但是她不吃。飯也不吃了,都是我們讓其他女犯灌著喝粥。」小凌回答說。

「那就把抑鬱的葯弄進粥里融化,灌著她喝下去。她現在發病的根源是抑鬱症發作,而且明顯的有自殺傾向,在病人拒絕治療這種特殊情況下,也只能通過特殊辦法強行對待。還有,那個叫徐教授的,不管用威逼還是利誘的辦法,一定要讓她改了之前的那個人沒有靈魂的說法。」

「吃藥這個容易解決,但是要徐教授改了這個說法?怎麼改?」小凌問。

「要徐教授在無意中和別人聊天的時候讓那個女病人聽到,讓其他女犯人假裝請教徐教授關於人體化學物質的問題,然後讓徐教授說,雖然人不過是動物,**也和動物一樣,但和動物不一樣的是,人是有頭腦的,有靈性的,有自我思想的,儘管科學上的研究,唯物論學說宣稱人沒有靈魂,但是從古至今,發生很多奇異的靈魂出竅等等事情,很多很多,無法用科學解釋,這或許因為科學工具還沒達到那個水平的原因,並沒有研究透這一塊。」

「我,我聽不太懂,也記不得。」小凌說。

我拿著紙和筆,寫給了她,然後要她給徐教授看這段話,並且明確警告徐教授,是她惹起的禍,如果她不幫忙解決,那只有對她

進行處罰。

「你們看好她,等徐教授做好了這件事,你們也給她吃了幾天葯後,再帶著她到我這裡來。」

我還沒說完,我桌上的電話響了。

我不好意思對小凌說我接個電話。

是康雪,「d監區來電,說那個女犯人要自殺。」

我大吃一驚:「怎麼回事!死了嗎?」

「在廁所企圖用陶瓷片割脈的時候被一直看著的其他女犯發現。已經制止,d監區的監區長給我打了電話,說需要你這個心理輔導師對她進行心理輔導。」

我感到頭大,沒想到來得那麼快,還想照著柳智慧給我寫的藥方慢慢治療她。

「讓她們帶她過來吧。」我說。

掛了電話後,小凌站著,緊張的問我:「是她嗎?」

「對,在衛生間想用一小片陶瓷角割脈被發現了,沒事,現在送來這裡。」

小凌舒了口氣,說:「還好。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先出去吧,我等會兒等她來了聊聊。或者你先去找徐教授談談要她怎麼做,而且準備好抑鬱症的葯。」

「好。」

我把桌上的小仙人掌盆子的仙人掌挖出來,然後點了三支煙,插小盆子里,做出燒香拜祖宗那樣的祭祀。

那個女犯被押送過來了,三個d監區的女管教陪著,就是怕她突然做出什麼自殺的舉動。

她還是那樣,形同枯槁,活死人樣。

我示意三個女管教出去外面等,三個女管教都看到了我身後的插著三支煙的那個小盆,很疑惑,然後又看看我問我:「確定不會有事吧。」

「沒事,你們在外面等,有事我叫你們。」

三個女管教出去了。

女犯人面如死灰,我說:「聽說你要自殺,我們這些管教,應該給你燒黃紙燒香送走你靈魂的。」

她聽到靈魂兩個字,嘴角輕輕抽動了兩下,我扯謊說:「好巧,今天是我外公的祭日,你死了,剛好也一起拜拜你,你們的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

她的嘴唇微微顫抖著,輕輕的抬起頭,眼睛裡閃出一絲光芒,沙啞著聲音艱難的說:「人死了,沒有在天之靈。」

成功了!

柳智慧果然是厲害啊。

我站起來,雙手合十,對著三根香煙拜了拜說:「之前我高考,我到了我外公祭日那天,去墳前燒香拜他,我說,外公你那麼疼愛我的話,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