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88章 一招制敵

第088章 一招制敵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回去後,我就和康雪指導員報告申請了一下去學習擒拿術這事。

指導員說:「我早就想和你說一下這事,獄警和管教們很多是從警校出身,進監獄考過警務體能和技能測試,其中包括擒拿術,槍械,棍術等等就算是警校出身,監獄系統通過考試新招募的獄警,也要接受為期兩到三個月的政治理論、業務知識、法律法規、武打擒拿方面的集中培訓以及體能強化訓練。平時像你這樣的沒有經過這方面考核,更不是警校出身的,進了監獄更必須要去學習。有監獄指定的訓練營,也有監獄自行組織的特定時間的訓練課,我早就想安排你,但是這段時間,又是年底的,事情太多,一直忘了和你說。」

「那我下午就去了啊。」

「去吧。」

「謝謝指導員。」

記得上次b監區駱春芳和薛明媚兩個幫派開戰,我除了拿著警棍往前沖,亂打一通外,根本沒一點技術含量,對付那個牛高馬大的排球隊出身的大個女囚犯,更是沒點優勢,那朱麗花,比我要嬌小瘦弱許多,學過的就是不一樣,只是用了不到三秒鐘,就制服了大個子。

康指導在我出門的時候,還特意問晚上要出去嗎,可以坐她車。

我說不想出去了,沒地方睡。

她說抱歉。

出來後,我想,不論是康雪是想從我這裡得到我的身體,或是想要得到我對她的幫助,毋庸置疑,她對我還是有點好的,並且在我父親生病的時候,她還召集同事們募捐款項,如果站在這個角度來看,我卻還做了賀蘭婷的間諜來對付康雪,就算是賀蘭婷對我是更好,我也不能這麼邪惡的做個小人來對付她,只不過,我順著賀蘭婷是因為賀蘭婷是代表法律正義道義的一方,而康雪,則是違反法律對女犯們剝削的無道一方,這麼說來,我還是個正義人士,因為我要幫著賀蘭婷剷除這些毒瘤。

下午,去了訓練場地,就是在那個禮堂的後邊,民歌天后李姍娜她們排練禮堂的後面,路過那裡,我還往裡面瞅了瞅,沒見到什麼排練的人。

拿著指導員給我的字條,我進去了訓練場。

遠遠看到一個站著的站著戴著墨鏡的高大男警察,看起來就是特種警察那類的。

也只有這麼一名男警察,他身邊的下面的全是監獄的女預警女管教,有五六十人。

當我過去後,大家沒見過我的都看著我,當然我在這裡也有一段時間很多人早已見慣不怪。

還有我們監區的女同事,我過去認識的都打了招呼。

高大的男警察的身邊,站著一排女獄警,其中就有朱麗花。

這幫女的,看這站姿,想來就是和朱麗花一樣的都是武警出身的。

「安靜!按高矮順序一列十人排好隊!聽命令,向中間靠齊!立正,稍息!」男警察聲音如雷,中氣十足。

我們排好隊。

他走出來,說:「我先自我介紹,我姓黃,你們叫我黃教官,我的身份,保密,我的一切,除了性別,都是保密。你們要知道的,就是,我是你們的教官,我

在這裡,就是負責把你們教好,怎麼叫教好呢?」

我看著朱麗花,朝朱麗花擠眉弄眼了一下,朱麗花定定站著,看都不看我,這死女人,還假裝看不到我了。

「怎麼才是教好呢?那男的,站出來回答問題!」我正在擠眉弄眼的時候,教官注意到了我,朝我一指。

我嚇了一跳,急忙站出去:「教好,就是教會我們能單打獨鬥女犯人時能制服吧。」

「如果是武打出身的女犯人?或是以前就從事跟戰鬥有關的職業出身的女犯人呢?」他看著我大聲問。

「這個,這個,只能努力吧。」我說。

「我在上面講話的時候,不許分心,不許說話,不許動!這是對教官最起碼的尊重!五十個俯卧撐,趴下!」教官怒斥我。

「啊?」媽的我只是擠眉弄眼幾下,就讓我干五十個俯卧撐,這麼多女人看著,靠。

「一百個。」他看我沒立即執行命令,當即給我加碼。

「是!」我馬上趴下。

日他了。

一連做到三十多個,我有點酸了手臂,好久沒做過俯卧撐,以前還是在學校的時候才經常練身體的。

所有人都看著我,教官也不繼續教下去,他罵我道:「偷什麼懶,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就等你一個人!」

尼瑪我去。

我斷斷續續了四五次,才把一百個俯卧撐做全了。

「歸隊!」他瞪著我。

我回到隊伍中,媽的手全酸了。

我看著朱麗花,日你個朱麗花,還一臉平靜好像不認識我似的。

「前幾個月,大家都知道了,在北方xx縣公安局看守所三名囚犯殺警越獄。這起突發事件給所有的監獄再次敲響了警鐘。從媒體公布的越獄視頻看,那名獄警是被囚犯從背後用手勒死的,其實破解這個套路的招數在自衛術、格鬥術里很多,但凡學過都不至於丟掉性命,我表示很可惜。很多獄警因為壓根就沒有自衛術、格鬥術的訓練,體育鍛煉多為跑步、踢球這樣全民喜愛的運動為主。那個男的,看起來還是一臉不服氣是吧,你出來一下。」

我靠怎麼又是老子?我又怎麼了,我只是看著朱麗花這樣,心裡表現不爽,也沒寫在臉上,他怎麼又說我不服氣他。

「是。」我站了出來。

「到我面前來!」他命令我。

「是!教官!」我上去了。

走到了他面前,他說:「到我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