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89章 學習擒拿術

第089章 學習擒拿術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躺在地上!你們兩人一組的,有一個也躺在地上,平躺!」他要求道。

我躺在了地上,然後眾人按照他的吩咐,躺在地上。

「另外一個組員,坐在躺著的組員身上,雙手掐住她的脖子!你來,坐在他身上,示範!」他吩咐身後的一個女的。

那個女的很高很壯,我提議說:「我能不能選她?」

我指著朱麗花,教官氣狠狠的過來踢了我一腳:「請你奶媽來好不好!」

我不說話了。

那個高高大大的女的騎在了我身上,雙手掐住我喉嚨,卡的我呼吸不接,我說:「這是演戲,不要搞這麼真實好不。」

她卻瞪著我,乾脆加重了力氣,我雙腿亂蹬,雙手也掐住她脖子,教官衝過來一腳踢我屁股上:「認真點!是不是不想學,不想學就滾!」

我把那女的手掙脫開,咳了幾聲:「報告教官!這假戲真做,我受不了,會死!」

「如果是真實的,你早就已經死了!」

「我強烈要求換訓練對象!」我坐了起來。

那個女的瞪著我,我也瞪著她。

「你有什麼資格來要求我?」教官問我。

我看他又要動武,躺了下去。

然後那個女的雙手又掐住了我的喉嚨。

教官道:「03年,我還在高中,還沒考入軍校,我們市裡,男監獄,發生了一起一名殺人犯殺管教越獄的事故,殺人犯假裝在監室里暈厥,當時的一名沒有經驗的新來的管教,沒有向同事報告,開監室門進去後,就被躺在地上裝暈的殺人犯絆倒,殺人犯就用現在你們同樣的方式,將這個年輕的管教掐死,儘管殺人犯雙手被鎖鏈鎖著,但還是可以用很多的方式殺人。殺了管教後,拿了管教的鑰匙,逃之夭夭,一直到次年,罪犯才被抓獲歸案,鬧得是整個市都人心惶惶。假如躺在地上的是你們管教,而坐在身上的越獄殺人犯,在已經被制住的情況下,管教們,想想,怎麼把犯人反制住?」

好多學員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什麼反掐她喉嚨啊,什麼把她反下身去啊。

「你們說的基本都對,但具體怎麼操作?好,我來示範!」

黃教官躺下讓騎在我身上的那個女教官,騎在了他的身上,我馬上爬爬爬爬到了朱麗花面前躺下。

朱麗花看著我,不明白我在幹什麼。

只見黃教官雙手往頭上用力一伸,騎在他身上掐住他脖子的女教官雙手被撐開撐在黃教官雙肩旁的地上,黃教官左手抓住女教官的左耳,右手抓住女教官的鼻子,輕輕用力,女教官就被反過來騎在了地上。

好厲害!

這先是借力弄開了罪犯掐著管教喉嚨的雙手,然後雙手抓住罪犯身體上薄弱器官,輕輕用力,罪犯當即被掀下馬來。

黃教官站起來:「下面開始練習。」

我趕緊的叫朱麗花:「來啊!來啊!不然會被那個女的弄死我!」

朱麗花看都不看我,黃教官看到了我:「你什麼時候跑到那裡了?朱警官,麻煩你和他配合一下!」

哈哈,這下有得玩了。

朱麗花說是,然後騎在了我的身上。

我笑嘻嘻的問朱麗花:「我很容易就能把女人翻身騎在身下,你信嗎?」

「老實點,好好學。」她警告我。

看著她這副樣子,我說:「我用這招,龍抓手抓住,然後她勢必要雙手捂住前胸,然後我馬上。」

我沒說完的時候,因為雙手是在隨著說話示範,就不小心抓到了她,還很有料,非常有料,她果真雙手抱胸保護,接著一巴掌扇下來:「流氓!」

啪的一聲,我疼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氣道。

黃教官走過來:「你們在幹嘛在幹嘛!你還不想學了是吧,不想學你滾回去!」

我瞪著朱麗花,媽的我又不是故意的,至於那麼用力給我一巴掌吧。

她也覺得下手有點重,說了句不好意思,捏了捏我的臉,然後用力扯了一下:「你臉皮怎麼那麼厚!」

「痛啊!」

她雙手掐住我喉嚨,我也不跟她客氣了,既然是訓練,就要搞得真實一點,我馬上用剛才教官教的那招,弄開她雙手,然後她整個人伏在了我的身上,接著我抓住她鼻子耳朵翻身騎著她,其中因為翻身用力過度,不小心就睡在了她身上。

朱麗花氣得罵我:「流氓快點起來!」

「喲,還挺舒服啊。」我嘻嘻說道。

黃教官氣沖沖的過來給我屁股踢了一腳:「爛泥扶不上牆壁!她們都練得好好的,就你這裡有問題!其他的人給我練兩次後,周五再來!你!練一百次!」

「啊?一百次?」我鬱悶了。

他又吩咐朱麗花:「朱警官麻煩你陪著他練,下周五如果他不過關,以後也不用來上我的課!」

她們簡單的練了兩次後,那個黃教官就遣散她們走人了,教官們也撤了。

頓時,訓練場里,只有我和朱麗花兩個,我說:「你還那麼認真啊,他走了,我們也走吧。」

「不行!你要是下周過不了關,我還要被罵。」

「罵就罵唄,他誰啊,那麼囂張?」我問道。

「是監獄專門請來教授搏擊技能的特種警察,得罪了他,就等於得罪防暴中心的領導,監獄的領導。」

「得罪就得罪,又不能拿你怎麼樣,別那麼認真朱警官,都六點多了,我很餓,麻煩你下來,我要去吃飯,我回去了,拿著被子慢慢練哈。」我的肚子叫了起來。

「不行!」她還認真了。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