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92章 被趕出來了

第092章 被趕出來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一邊看電視一邊自己喝酒,賀蘭婷去洗浴室洗澡,從這個角度看,那砂霧玻璃上,她的輪廓甚是迷人,她沒有拉上裡邊的那層帘子。

我跑過去,貼在砂霧玻璃看。

老天爺,我剛喝了那麼多酒,我會把持不住自己啊!

她已經洗完了正在擦拭身子,然後套上了浴巾,我也該撤了,不然她出來被發現我就要死了。

手機突然鈴聲大作!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紅紅的小臉溫暖我的心窩。」

我掏出來,按按按,它還失靈了怎麼按都沒用了。

浴室的門被狠狠推開,賀蘭婷知道了我在外面偷看了,氣狠狠的打出來就給了我一巴掌,啪的一聲清脆作響。

我被打懵了,痛,腦子裡嗡嗡嗡的,滿目星星。

臉上火辣辣的。

她狠狠地對視著我,我被這一巴掌打得頭都歪了,看著天花板,手機接到了電話,還不知怎麼的剛才按到了擴音鍵現在才出來反應:「您好,我們公司現在有各類證件出售,有意請聯繫131」

「滾出我家!」她罵我。

「啊?」我看著了她。

「滾出去!」她大聲道。

「對不起,我不是,好吧,對不起,我是故意的。」我揉著扇了一巴掌疼痛的臉。

「滾!」她像是對待敵人一樣的吼道。

「對,對不起。」

我沒辦法了,轉身慢慢走了,小博美在腳下搖著尾巴看著可憐又可恨的我。

當我走到門口,小博美對我搖了搖頭,舔舔嘴唇,我揉了揉它的狗頭,然後對屋裡的賀蘭婷說:「對不起。」

「滾!」她的聲音更加大,更加冷冰。

靠。

真是不作不死。

走出外面,我想,去哪裡睡呢?

天氣冷,大冬天的,冷颼颼,我給王達打電話,還是叫他出來喝點小酒吧。

不過剛才已經跟他說我喝多了,沒空理他,這時還找他也不好。

管他,兄弟就是拿來折騰的,我給他打了電話,叫他出來陪我喝酒,他說:「尼瑪的你不早說,我已經連夜去啤酒廠進貨,現在在臨縣,今晚不回去了,明天再說。」

「靠,好吧。」

「哎我說,你找你那個大胸的長得很像wl丹妮的那個女朋友不行嗎?或者,你找你那啤酒廠的,她好像是啤酒廠的老闆娘啊。」

「好吧別廢話,掛了。」我掛了電話。

點了一支煙,戴上帽子,晃悠在街上。

沒辦法了,只能去開個房了。

天氣實在太冷了,我買了兩瓶小白酒一包酒鬼花生,去開了一家八十八的旅館,挺好,白酒跟酒鬼花生,絕配啊。

想起今晚偷窺賀蘭婷洗澡的事,這根本就是小人所為啊,只是我實在是忍不住,不過也沒想過要怎麼忍,想起以前反正都和她那樣過了,看就看唄,誰知道挨了那麼大一巴掌。

不過話說,她以前都和我有過了,老子就是看看怎麼了,至於要那麼大反應給那麼大一巴掌,打得我頭都歪了嗎。

越想越氣,人就是這樣,明知道自己是錯的,但總喜歡把罪錯歸咎於別人頭上,這是人性,人性本惡。

沒喝完小

白酒,喝了一瓶半,許是混酒喝的原因,連澡都沒洗鞋子沒脫就睡倒在了床shang。

次日醒來,已經是中午,好久沒睡得那麼爽啊,真是煩心事太多,人的大腦負荷越重,就真的是越累,活得真累,做間諜中的間諜更累,感覺自己就是一顆棋子,被人擺弄的棋子,而且是身在棋局中,結局也不知道是什麼。

可我換個角度想,至少,我救了我爸的命,所以,我如果盡努力了還是得到的要被人害的結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睡醒後,刷牙洗臉,看看手機,快一點,要幹嘛去呢?

還是給王達打了電話,他約我三點半一起吃飯,在萬達的博士咖啡。

一起吃飯,到萬達的博士咖啡吃飯?還三點半吃飯,這都什麼跟什麼。

兩點退了房,我就慢慢的走去萬達,兩公里,不遠,晃晃悠悠的半小時就到。

路上,進了一家手機店,看中了一款國產的新上市的手機,九百九十九,屏幕很大,很亮麗,做工很細緻,看著屏幕也超級舒服,銷售員問了我三遍:「先生那我們給你下單了。」

咬咬牙:「算了。」

轉身出了手機店,看,這就是沒錢人的悲劇。

看看有錢的有本事的人,過一個生日梨子手機隨便發,就像班主任發成績單一樣,而我這種窮人,九九九的手機,考慮了好久,還不敢下手。

找個借口安慰自己吧,反正我用手機次數不多,在監獄裡也不能玩什麼,能暫時用著就行了,不過偶爾的卡機,就跟昨晚一樣的,真是鬧出大事,不知道賀蘭婷現在還恨不恨我。

好吧,反正她一直對我也沒什麼好感的。

到了博士咖啡,沒見王達人影,三點整,我點了一杯美式咖啡,十八塊。

喝了幾口,看著寬敞商場里人來人往,放著聽不懂的韓國流行歌曲。

喝完了咖啡,我看著手機,玩了一下,自己跟前站了個女孩,穿著雪地靴。

我抬起頭來,啊,是李洋洋。

她見我看著她,眼眶就紅了。

「怎麼是你?」我訝異道。

她只是定定的站著,眼眶紅著,慢慢的,兩行眼淚流下來。

我站了起來:「坐吧。」

用力的按了她坐下來,她坐下後,還是在哭。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巾:「